足球總監不是問題所在,人才是

拖肥工廠 於 28/05/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近來曼聯有興趣增聘足球總監的消息引來不少質疑,矛頭直指副行政總裁活華特。究竟活華特是否只想要一位傀儡敷衍球迷?答案就如本文標題一樣。不過筆者對曼聯的情況當然不如專業曼迷熟悉,所以,本文還是以我的愛隊愛華頓 作case study,看看本文標題的假設是否成立。

在開始分析前,筆者先要說明足球總監的定義。這裏的足球總監泛指負責球員轉會及續約談判的人士,當然,他們的職位名稱不一定是足球總監,領隊本人、體育總監、技術總監、行政總裁,甚至是球會老板本身也能負責這兩項工作。由誰負責,則視乎球會的架構及分工。不過,關於轉會及續約的爭坳時有發生,這兩項工作處理得不好,球隊當季的表現便已打個七折,更甚者會影響球隊的長遠發展。

那足球總監怎樣才能「做好呢份工」?以下三點是成功的基礎。Again,雖然我只以愛華頓作例,但箇中原理及思維,值得其他球隊參考。

買人要準、賣人要狠
球員買賣對球隊戰績的影響舉足輕重,今季的皇馬任由C朗離開致使前場把握力大跌,以及曼聯沒有引入高質素中堅以致後防漏洞處處,都是季前沒有把握機會好好補強之過。幸而愛華頓的新任足球總監Marcel Brands並未犯上以上錯誤,能好好把握休季時間增兵,補強球隊實力。

Marcel Brands 此前是荷甲PSV燕豪芬的足球總監,在極為重視青訓的荷甲出任此職,需要的是精準的眼光。現時效力拿玻里的梅頓斯、利物浦的韋拿度姆、以及前熱刺中場迪比利(Mousa Dembélé)都是其得意之作。今季上任後他亦貫徹球隊注重年青球員的方針,買入的球員年紀無一大於25歲。處理續約及清洗不合用的球員也十分「爽手」,今季無甚上陣機會但潛力仍在的湯戴維斯乖乖的續了約,而卡拉臣、保拿斯、辛度拉美利斯等冗員,則爽快地售出或借走。
(Source: PSV)

為球隊引入合適球員是Brands的另一個重要職責。Brands的談判技巧及評核球員的眼光可算是出類拔萃,先是果斷地應馬高施華要求,簽入與其合作無間的「契仔」李察李臣,繼而爭贏AC米蘭,免費簽入時為自由身的班納特(Bernard),最後於轉會窗最後一日引入巴塞雙子耶利文拿及安達高美斯及向車路士借入蘇馬。Brands的簽約目標明確,也無懼不少規模比愛華頓大的球會的挑戰。唯一值得批評的是上季轉會窗要待至最後一日才能簽入中堅,使後防默契未能於季前建立,但考慮到上年是世界杯年及管理層大革新等因素,這樣的結果還是可以接受的。

權力分明,量才錄用

也許這是最重要的一環。一隊球隊若想力求突圍而上,穩定的管理層十分重要。車路士球迷不時抱怨有西女人之稱的瑪連娜(Marina Granovskaia)既全權負責簽入球員,又有權解僱領隊,公我嬴,字你輸,缺乏權力制衡。的確,權力制衡對於球隊管理是不可或缺的。管理層內部應聲明何人負責何事,明文禁止濫權,也應防止權力過份集中(如車路士的例子)。
(Source: Evening Standard)

今季的愛華頓正好能用作演繹何謂良好管理。本文會析述愛華頓管理層其中四位主要人物,分別是上文所述的足球總監Brands,領隊馬高施華,CEO Prof. Denise Barrett-Baxendale,以及老闆Farhad Moshiri。四人角色分明,老闆Moshiri負責提供資金予球隊運作,甚少干預球隊日常事務;球會CEO Prof. Barrett-Baxendale 負責球隊的日常運作,商談球隊贊助,協助球隊植根社區,以及愛華頓未來新主場的建造計劃也是由其領導;領隊馬高施華則負責一切球場上的事務,如球隊訓練,領軍排陣、更衣室管理等,也對轉會有一半決定權;而足球總監Brands的角色除了上文所述的買賣球員外(其手執另一半轉會決定權),也會與球員商談續約及從球會梯隊發掘年青球員。四人職責明確,但更重要的是四人都未有企圖僭越他人職責,使得今季愛華頓的管理異常穩定。
(Source: Royal Blue Mersey)

依筆者觀察,若主管轉會及續約的人士並非紅褲子出身,球會內部較為容易就這些問題與球隊主帥起衝突,車路士及曼聯是兩個顯著的例子;相反則較融洽,除了拖肥外,曼城、阿積士、西維爾等都是成功的例子。我不是說必須要由前球員來主管這兩項事務,也不代表這模式必能取得成功,但這傾向,值得現時身陷管理困境的球隊參考。

互助互信,成功要訣

要想球隊長遠有良好發展,對領隊及足球總監投以百二分信任是必需的。但另一方面,人對未知的未來常會感到不安,萬一錯信庸才,那先前的等待豈不是白費?故此,不少人的邏輯都是相反的,希望領隊及足球總監以若干戰績來換取球迷及管理層的信任。問題是,部分球隊的問題並非一朝一夕能解決,重建中的球隊需釐定堅實目標,理順改革思路,而朝令夕改不會帶來一時的收成,徒然拖長改革的進程。

今季走馬上任拖肥主帥一職的少帥馬高施華英超領軍經驗不多,在侯城及屈福特皆未曾帶隊超過一季,任命他的風險當然不少,但他的足球理念符合管理層指明的「具吸引性的進攻足球」(attractive, attacking football)(註一),故此管理層仍願意冒這個險任命其掌帥印。

把球隊先前的戰術佈陣推倒重來的風險甚高,愛華頓要由大Sam時期的「十九世紀足球」一躍至馬帥高效主攻主控的「廿一世紀足球」,自然需時適應。然而季前的大舉增兵又使不少球迷心雄,故此,季中的一輪劣績,使不少球迷質疑馬帥的能力,甚至打出#silvaout的口號。面對球迷及球隊成績的壓力,管理層選擇繼續支持馬帥,在低谷時主動表明馬帥帥位無虞,既能給予主帥及球員信心,又能作最後通牒,警示他們要改進表現。幸而最後球隊逐步復甦,於季尾展現馬帥理念的鄒形,給予大家信心繼續支持馬帥。

今季不少主帥都曾深陷危機,急需改革的拜仁和拖肥一樣,在低潮時都沒放棄少帥尼高高華;但皇馬的盧柏迪古及犘納哥的渣甸(Leonardo Jardim)則不太幸運(不過犘納哥最後知錯能改,重新任命渣甸)。一個「信」字,看似簡單,但真要做到,難度委實不少。


球隊的每一細節是環環相扣的,做好管理這一環不代表球隊就會取得成功,但作為始動的一環,球隊管理能主宰球隊的成就,沒有良好的管理模式,再多的改革,只會換來更昂貴,更耗時的重建。


註一:https://www.theguardian.com/football/2018/may/31/everton-confirm-marco-silva-as-new-manager


本欄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offeefactoryhk/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足球總監  愛華頓  拖肥工廠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