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東子弟多才俊,捲土重來未可知

拖肥工廠 於 09/05/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95分鐘,盧卡斯摩拉一射破網,被譽為20年來最強的阿積士就此黯然出局。
(Source: Business Insider)
熱刺取勝的主因只有一個:運氣。Hakim Ziyech若不是中柱,今日昂首挺進決賽的將會是阿積士;不過,足球世界就如人生一樣,運氣有時會主宰成敗,有時候大家縱使很努力,但幸運女神不小心站錯邊,諸多努力也是徒然。但,這就是足球引人入勝之處,it ain't over till it's over.

這篇文章不是想和大家講人生大道理,而是談談我在荷蘭時的所見所聞,為何我會說荷蘭足球是「江東子弟多才俊,捲土重來未可知」?

故事要由兩三年前說起,那時我因緣際會到荷蘭當了半年交換生。荷蘭的空氣格外自由,人們也比香港更加坦率,內向如我也能和荷蘭人無所不談,其中一項最常談到的話題,當然是足球。

那時荷蘭足球一片死寂,不僅失落歐洲國家盃及世界盃的參賽資格,更糟糕的是人才凋零,昔日即便是最為低迷的時候,都總會有一兩位球星能支撐大局,但那時的荷蘭隊,是連支撐大局的人也沒有,荷蘭足球可說是陷入最黑暗的時期。

「甚麼叫絕望,抬起眼望望…」

「不,不是的,荷蘭足球總會有出路的,縱使這次低潮期比以往的更長更難受,但在可見的將來,荷蘭足球總會全面復甦。」我的友人Frederik說道。

他淘出手機,打開手機的相簿,找來了一幅相片給我看,相片的Frederik只有六歲,同在相片中的,還有一大群一起踢球的小朋友。

「當足球員是我們以前的夢想,小時候放學後,我們總會相約在一起踢球,一起為夢想奮鬥。不過,相中絕大部分小朋友受制於天賦,或是家庭環境,或是自身因素,已放棄了當一名足球員。我印象中好像只有他成為了職業足球員。」說罷,Frederik指向一位皮膚黝黑的小朋友。

「他是誰呀?能踢上職業足球應該很厲害吧。」好奇的我當然要弄清他是誰。

「他的名字叫Denzel Dumfries,在荷甲鹿特丹斯巴達踢球,今年剛到一隊作賽,是球隊的右閘。你看,我們這麼一群鬧著玩的小朋友當中也能產出一位職業足球員,整個荷蘭這麼多人,若然每一群踢球的小朋友當中有一位職業足球員,也不愁沒有人才……」

Denzel Dumfries,這個名字我記住了。

後來,Dumfries於17年轉會至海倫芬,翌年以550萬歐元轉投PSV燕豪芬,並於同年為荷蘭國家隊上陣,至今已確立荷蘭國家隊正選右閘的地位,也被不少豪門相中,今夏有望衝出荷蘭。
(Source: Daily Mail)

之後,我每次回家,經過住處下的足球場,看見一群小朋友在踢球,也會幻想他們當中會不會有一位新Dumfries,新De Ligt,或是新Frenkie de Jong,有好幾次我甚至特意駐足觀看他們比賽。

「Hey, come play with us!」有一次,一位小朋友突然向我喊道。我被這突如奇來的邀請嚇了一跳,不過我仍接受了他們的邀請,趕快回家換上球鞋球衣,便下來與他們作賽。
賽果十分慘烈,雖然對手只是一群十來歲的少年,但我在場上只是人形雪糕筒一個,防守上被對方輕易地一個one two或是插花突破,進攻時也不敵強力逼搶,屢屢斷球,當上進攻終結者,後來我的隊友也索性不傳球給我,減低被我拖累的機會。不過,我記得我們最後仍是大敗一場。

自此以後,我深知只曾在香港偶爾踢衛生波的我不宜再「獻世」,故此我便不敢再和荷蘭人踢球。他們在街場踢球的意識及速率我想是直逼港超青年軍,更不用提真正在職業球會受訓的年青球員會有多厲害。自此以後,我便明白為何Frederik對荷蘭足球如此有自信。

昨日,歐聯四強,阿積士雖然飲恨出局,但已經成就了Donny van de Beek、Frenkie de Jong及Matthijs de Ligt等一眾新晉球員。荷甲礙於水平及資金有限,年青球員都傾向外闖,但我深信,以荷蘭人對足球的熱誠及敬業樂業,一批年青球員選擇另謀高就,總會有另一批年青球員補上,更甚者可能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重演90年代的榮光。

江東子弟多才俊,捲土重來未可知。今年的阿積士失敗了,也面臨被拆骨的結局,但五年後,十年後,荷蘭球隊定能捲土重來!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