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季回顧---點解做愛華頓球迷要咁辛苦?

拖肥工廠 於 17/01/2022 發表 收藏文章
自伊朗富商Moshiri入主愛華頓後,愛華頓雖變得富有,近乎每年都會作出高價收購,但拖肥的成績卻不進反退,從以往每季作為衝擊歐洲賽的黑馬,到現在內亂不斷,要為護級而戰。經歷過低處未算低的一年,2022年「新年進步」竟成了難以啟齒的說話。管理層內亂,Brands被鬥倒;班主仍然以為自己有份出錢就係大晒,可以無視球隊的文化和傳統,再加上個別球員醜聞纏身,球隊要員被肥賓迫走……2021年的拖肥,恕我直言,用「烏煙瘴氣」形容之,絕不為過。

來到2022年,球隊又再大地震,先是副隊長迪尼被肥賓逼走,亦立即在轉會窗開始後不久引入兩名閘位球員補充戰力;諷刺的是,肥賓本人在逼走迪尼數日後在一片罵聲中遭辭退。然則兩位閘位球員皆符合肥賓的口味,屬守強於攻之輩,但在肥賓被炒後,他們又會否適合新帥的口味?拖肥在後肥賓時代何去何從?坦白說,筆者都唔知,亦不敢寄予任何奢望,今季只求平平安安地護級成功,便已心滿意足。

賓氏之亂---由Day 1 起已注定會發生
關於肥賓緣何在拖肥神憎鬼厭,可回顧《間諜滾回晏菲路!賓尼迪斯的三宗罪》一文,本文主要回顧今季愛華頓除肥賓外的管理混亂的問題,肥賓個人的問題在此從略。不過,愛華頓為了讓這名所謂「名帥」能發揮出實力,先不斷地放話,呼籲球迷給予肥賓更多時間撥亂反正,並努力洗白其曾於同市死敵執教過的黑歷史;繼而賠償一筆「掟煲費」,解僱剛於大半年前續長約的足球總監Marcel Brands,讓肥賓能獨攬轉會大權;再滿足肥賓希望閘位守強於攻的願望,賣走攻強於守且與曾質疑肥賓戰術不合時宜的迪尼,並買入米干連高(Vitaliy Mykolenko)這名重防守輕進攻的左閘代替之。結果,在賣走迪尼後不夠一星期,肥賓便因戰績以及人格太過「不佳」而被怒炒。

迪尼出走---拖肥管理混亂的犧牲品
「 Sometimes it only takes one person to destroy a beautiful love affair.」
迪尼離隊後在IG 發文答謝拖肥上下的支持,並明言其本身並不想離隊,只不過有一人刻意製造矛盾,最終使其下定決心離隊。不用多說,這名「搞屎棍」便是臭名昭著的肥賓。

還記得幾年看拖肥的季前熱身賽,過程頗為沉悶,筆者最記得的,是完場後全隊波只有迪尼走去場邊和遠道以來支持的球迷傾計,聆聽他們的心聲,那時我便覺得這位球員將來會是成為拖肥隊長的材料。

到今年拖肥受制於FFP,如果要夾硬賣走一位主力籌旗,含淚賣走呢兩年表現下滑的迪尼亦無可厚非。不過,點解一位態度同人緣咁好嘅球員,只是向領隊表達對戰術的不滿,便要被領隊封殺,最後不歡而散?為何他和馬高施華以及安察洛堤合作不見得有問題,只係同肥賓先吵大鑊?係邊個嘅問題,顯而易見。

致愛華頓管理層的詰問: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

愛華頓班主Moshiri自己本身經營著一家市值數十億的公司,又怎會不知道管理的竅門?不過,球會和公司不同的地方,在於球會屬於球迷,不是班主一人的玩具,每一個決定,均需向球迷負責。所以,了解一隊球隊的歷史,文化、社會影響力等,對經營球會而言是至關重要的事。然則,在Moshiri 入主後的幾年,拖肥增長的只有資金,不論是球隊的戰績、球會的人情味、買賣球員和任命領隊的的眼光等等,都呈現大幅度的倒退。球迷愈來愈覺得自己對球會事務愈來愈no stake,由早幾年對忠臣和one club man奧士文(Leon Osman)冷淡的道別,到迪尼離隊後官方消息上連多謝都冇句,人情味淡薄之快,教人心寒;另一方面,拖肥管理層在任命肥賓時面對來自自家球迷鋪天蓋地的質疑,但管理層卻選擇洗太平地,一味強調肥賓能穩定球隊發揮,無視其曾執教同市死敵和對拖肥出言不遜的歷史,更與激進球迷割蓆,而肥賓明知自己是帶罪之身上任拖肥教頭一職,卻甚少在任上和球迷聯誼,或是參與社區活動,改善與球迷之間的嫌隙。需知道拖肥在球迷心目中是The People’s Club,如今管理層卻甚少主動和球迷溝通,令球迷和球隊之間產生隔膜;又屢屢無視球迷的意願,和球迷對著幹,但卻屢屢做出錯誤的決定。這一片的亂象,需要有人負責。而觀乎管理層至今仍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未見有人願意承擔這幾年亂局的責任,並提出可行的改善方法,只是一味說什麼Strategic review 之類的空廢言詞,那就不要怪球迷耐性耗盡,要求整個管理層問責下台了。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