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蘭大之強,實則是祖雲達斯之弱

瘦哨波經 於 13/07/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2:2的賽果並不代表比賽場面勢均力敵,阿特蘭大憑著精密的戰術細節部署,成功彌補球員個人能力的不足,令祖雲達斯陷於苦戰。

賽前在各項賽事挾著11連勝氣勢的阿特蘭大,在上半場發揮出色,成功統治了比賽,若非球員在下半場出現體力不繼,加上兩度犯手球被判兩個12碼, 阿特蘭大理應可取得第12場連勝。

1)艾真度高美斯繼續主導推進

眾所週知,艾真度高美斯一直是策動阿特蘭大攻勢的命脈,但祖雲達斯今場並沒有作出任何針對性部署。

圖1:
阿特蘭大展開buildup play時,艾真度高美斯(黑圈)慣常由前場墮後至中場協助組織,一邊指揮隊友走位,一路順勢上前。另一方面,祖雲達斯的球員企位亦值得商榷,4人中場集中在中路一字橫排(紅線),讓出邊線給對方推進,令右翼衛夏迪保亞輕易在邊線推進。

2)側擊是阿特蘭大的主要進攻套路

圖2是阿特蘭大在final third區域的傳球路線圖,當中主要集中在兩邊大禁區角。

此外,阿特蘭大的兩側中堅,翼衛,中場中,亦擅長在兩邊透過三角短傳逐步推進:左邊組合是迪占士堤,費奧拿和卡斯泰尼;右邊組合則是拉菲爾杜萊,迪朗恩和夏迪保亞(圖3)。另一方面,杜雲薩柏達是阿特蘭大前場迎接皮球次數最多的球員,而艾真度高美斯則是球隊由後場到前場最重要的傳送樞紐。

即時夾擊,延續攻勢
圖4: 阿特蘭大的側擊攻勢是連綿不絕的,即使推進失敗(黃色箭咀),球員亦會即時夾擊對手(黑圈),務求切斷對方傳球路線,搶回皮球後延續攻勢。

3)高效反擊
除了陣地戰之外,阿特蘭大亦擅長透過簡單的傳接配合進行反擊。

圖5:
拉菲爾杜萊在右邊準備出球,C.朗拿度當時遮了迪朗恩的接應路線(紅圈),而馬杜迪理應回後看管身後的夏迪保亞(黑色箭咀),但卻慢了半步,結果夏迪保亞輾轉在邊線擺脫賓坦古(黃線)之後橫傳給伊利錫,後者招牌式射遠柱,可惜出界,整個反擊過程只用了10秒,途經三名球員便完成。

只不過,其實只要邦路斯或迪列特其中一人在伊利錫準備接應橫傳時衝前,就可阻止伊利錫起腳(黑色箭咀),可惜兩名中堅到最後也沒有衝出禁區(紅線)。

4)前場壓迫
阿特蘭大今場多次透過前場壓迫搶回球權,甚至順勢製造起腳機會。

受制於阿特蘭大的前場壓迫,令戴巴拿(圖6),阿歷斯辛度(圖7),古亞達度(圖8),不得不墮後迎球,而且在控球後經常以一敵二,就算成功控定皮球,亦需立即傳給身邊隊友(圖6黃線)。此外,阿特蘭大通常會派出對等人數進行迫搶,務求令對方難以找到出球點(圖6,圖7,圖8黑圈和紅線)。

另一方面,祖雲達斯後防球員對於出球後的保護嚴重不足,基本上只是出球了事,並沒有上前支援隊友,令球隊在失去控球權後漏出大遍空間給對方(圖6 ,圖7,圖8藍色長方格)。

圖6:
圖7:
圖8:

5)祖雲達斯迫搶有形無實

圖9: 阿特蘭大中堅在後場準備出球,當時祖雲達斯派出兩名球員進行人盯人(黃圈)。到皮球傳到左翼衛卡斯泰尼腳下時,對位的古亞達度理應上前迫搶(黑線),但後者卻選擇原地踏步,交由原先在禁區角看管對方中堅的隊友走過來進行遮線,再加上這幾名祖雲達斯球員移動步伐緩慢,根本談不上是迫搶,結果讓阿特蘭大球員輕鬆橫傳,繼續組織攻勢。

6)局部位置人數優勢

圖10: 阿特蘭大能夠經常在邊線製造人數優勢,從而得到傳中機會,一方面是球員不惜氣力走動,但另一方面卻是祖雲達斯球員企位太過僵硬所致。

4人防線加上貝拿迪斯基一字橫排在大禁區線(藍線),但當時阿特蘭大球員真正接近禁區的其實只有箭頭杜雲薩柏達一人,而且亦有迪列特準備上搶,但身邊的古亞達度和貝拿迪斯基卻遲遲未有離開禁區,令卡斯泰尼在邊線無人看管。直到卡斯泰尼接應迪占士堤的傳送後(黃線),貝拿迪斯基才向卡斯泰尼進行搶截(黑線),但這時候又輪到迪占士堤無人看管,原因是拉比奧特和古亞達度都只等待卡斯泰尼回傳給迪占士堤(藍色箭咀)。

祖雲達斯今場防守一直只封位不盯人,讓對方有足夠時間在邊線組織攻勢,深信後防球員在禁區內能夠化險為夷,這種頗為消極的低位防守策略一旦遇上把握力強的射手便很大機會失守。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