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冠(決賽)戰術分析系列(5) - 拜仁慕尼黑

瘦哨波經 於 19/06/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承接1974年世界盃強勢,拜仁慕尼黑成為70年代中期的歐洲王者。跟阿積士情況相似,拜仁慕尼黑的三連冠同樣經歷兩位領隊,分別是Udo Lattek和Dettmar Cramer,但三場決賽的表現則好壞參半。

1974年:拜仁對馬體會是歐冠歷史上首次出現重賽分勝負的賽事,結果拜仁在重賽以四球大破對手奪冠。面對馬體會鬆散防線,經常在佈置越位陷阱時出現誤會,加上兩隊球員個人實力分野明顯,拜仁除了保持控球在腳踢法之外,亦刻意增加大腳長傳次數,為走位靈活的Müller和擅長個人突破的Hoeneß製造更多單對單機會,從而在人少打人少情況下直接起腳。

1975年:一場略帶運氣的比賽。列斯聯在整場賽事佔盡優勢,主要透過傳中和長傳急攻製造起腳機會:無論是左閘Frank Gray的側擊傳中(效果一般),抑或Giles / Lorimer的中後場長傳,都以一對箭頭Joe Jordan和Allan Clarke為目標。列斯聯的雙箭頭默契十足,當一人頭鎚二傳,另一人便入攝接應。此外,如非Lorimer在下半場的窩利抽射被判入球無效,根據當時比賽形勢發展,列斯聯很大機會奪冠。拜仁方面,由於球員受制於對方體力化迫搶,未能有效地控制節奏,發揮一般。還幸防線保持水準,中堅Schwarzenbeck落腳攔截準確,清道夫Beckenbauer包位一流,又如常引球推進到中場串連組織,加上門將Maier作出多次關鍵性撲救,成功力保不失。

1976年:面對當時如日中天的法國班霸聖伊天,拜仁再一次在決賽處於捱打局面,特別是兩閘Johnny Hansen和Udo Horsmann應付對方側擊感到吃力。而在策劃進攻上,拜仁亦作出微調,雖然Beckenbauer依然是後場出球點,但前場接應點卻由Hoeneß 改為當時年僅21歲的Rummenigge,再加上Müller更多回後至中圈串連推進,此做法主要是提升皮球過渡速率,而Hoeneß則留在右邊等待機會進行突破。結果,拜仁憑著防線穩定性和運氣,加上把握一次自由球機會成功破網,成為第三支贏得三次歐冠或以上的球隊。

由於阿積士和拜仁都接連三季稱霸歐洲,比較兩隊戰術細節在所難免。阿積士強於對比賽的控制力,製造起腳機會,以及球員能夠擔任不同位置;而拜仁則防守性較強,前中後都有感染力強的球星壓陣,確保三線穩定性。

以下是1974年決賽對馬體會,Müller突破越位後的巧妙笠射。

以下是1975年決賽列斯聯如何透過長傳急攻和中鋒制空力向拜仁防線施壓片段。


各位球迷亦可到Youtube搜尋 - 戰術TSA,觀看今集戰術影片分析。
又或瀏覽以下Facebook 專頁 - 戰術TSA
https://m.facebook.com/pages/category/Coach/%E6%88%B0%E8%A1%93TSA-389071711722604/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