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曹如何戰術性擊敗拿高士文

瘦哨波經 於 20/08/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2008年的一次嚴重受傷,令拿高士文的球員生涯敲響問號,由於拿高士文當時跟球會仍有合約在身,加上當時奧格斯堡二隊人手不足,於是時任領隊杜曹便邀請拿高士文擔任球隊球探一職,主要研究對手踢法。自此,拿高士文便慢慢從球探轉為助教,最後更成為領隊。誰又想到,12年後的今天,拿高士文會跟杜曹在歐聯四強相遇?

1)企位

PSG維持4-3-3陣式,擔任防中的馬昆奴斯在雙中堅泰亞高施華和甘彭比身前,柏列迪斯和靴里拉在左右兩側half space協防(黃線)。


RB萊比錫的企位近似4-1-4-1,奇雲甘保擔任防中(紅色箭咀),主要在中場和防線兩線之間(黃線)的spaces between the line協防,例如在圖2藍圈看管麥巴比。


2)迫搶策略

兩隊今場的迫搶策略直接影響比賽形勢。

有別於之前對熱刺和馬體會,RB萊比錫今場的迫搶策略分兩個時段。圖3: 在開賽階段,RB萊比錫球員更多時候留在中場線等待對方引球推進(黃線),順道進行遮線(紅色箭咀),以防皮球穿過第一道防線。而當PSG球員盤球進入中圈前半圓的時候(藍色方格),RB萊比錫球員便會上前壓迫。


20分鐘過後,RB萊比錫球員為收復失地,逐漸壓前迫搶,透過遮線(紅線)和人盯人(藍圈),令PSG中堅難以作短傳推進。


相比於RB萊比錫的階段性迫搶,PSG的策略更多層次和精密。

每當RB萊比錫門將古辛斯開球門球時,PSG的三叉戟:麥巴比,尼馬和迪馬利亞(黃線),便會由左至右在大禁區頂進行遮線(紅色箭咀),封阻傳給烏柏美簡奴和奇雲甘保的接應路線,令古辛斯只能左右橫傳。而當皮球傳到侯斯頓保時,迪馬利亞便會上前壓迫,靴里拉亦會衝向安祖連奴(黃色箭咀),目的是迫使對方回後至死位(藍圈)。而當安祖連奴回傳給侯斯頓保,迪馬利亞和尼馬便會進一步壓迫(黃色箭咀),甚至放棄原來目標(綠色箭咀),迫使安祖連奴大腳解圍(藍圈)。


PSG的高位壓迫戰術(High press)另一目的是迫使對方大腳踢前給中鋒尤素夫保臣(藍圈)。每當RB萊比錫球員在後場大腳長傳,甘彭比就會馬上貼身頂住尤素夫保臣,令後者只能控定皮球等待隊友支援,而PSG的中後場球員便會立即回後進行夾擊,搶走腳下球。


當尤素夫保臣頭鎚二傳給丹尼爾奧莫時(藍圈),泰亞高施華便會和貝拿治進行夾擊(藍圈)。


除了迫對方回後至死位,以及大腳長傳之外,PSG還經常透過迫搶在中前場範圍截斷對方傳球路線,然後進行反擊。

烏柏美簡奴正在後場尋找傳球選擇,由於奇雲甘保已被靴里拉盯住(藍圈),加上其後身邊隊友又被對方對位看管(藍色箭咀),正當猶豫之際,奇雲甘保突然加速回後(黃色箭咀)接應烏柏美簡奴的快腳傳送。只不過,PSG球員亦很快找到應對方案,柏列迪斯追緊奇雲甘保(藍圈),而麥巴比,尼馬,迪馬利亞,就聯同靴里拉和馬昆奴斯,在外圍組成一個防護網(黑色四邊形),令奇雲甘保四面受敵,再次失去控球權(黃圈)。


迪馬利亞迫搶烏柏美簡奴腳下球(藍圈),後者本想快腳傳給丹尼爾奧莫(黃色箭咀),但卻再次被柏列迪斯(紅圈)截斷傳送。


3)「避重就輕」

烏柏美簡奴在八強對馬體會光芒四射,一夫當關。於是,PSG一眾攻擊球員便刻意避開跟烏柏美簡奴正面對抗,改為走向烏柏美簡奴身後位置(盲眼位)尋找起腳機會。

麥巴比單對單挑戰梅基尼(藍圈),尼馬刻意走向烏柏美簡奴身後(黃色箭咀),然後麥巴比便第一時間直線傳給尼馬破越位單刀(紅色箭咀)。


靴里拉在禁區頂控球,麥巴比突然加速走烏柏美簡奴身後(紅色箭咀),靴里拉便直線傳給麥巴比起腳(黃色箭咀)。


12年前杜曹提攜拿高士文,讓兩人種下不解之緣,如今杜曹再勝一仗,除了球員實力分野之外,賽前部署亦極具針對性,令拿高士文功虧一簣。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