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零年代戰術史系列之十五 - 2016歐洲國家盃 黑馬球隊(冰島,威爾斯)

瘦哨波經 於 13/05/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2016歐洲國家盃首次把決賽週球隊名額擴充至24隊,亦造就了一些過往在歐洲實力次一級的球隊得以首度參賽,例如:北愛爾蘭、冰島、阿爾巴尼亞、威爾斯,斯洛伐克(重新獨立參與國際賽)。今集就為大家介紹兩支於當屆賽事表現驚喜的黑馬份子:冰島,威爾斯。

冰島
雙領隊拿格碧克和賀健臣帶領冰島首次打入國際大賽,其成功秘訣更惹來多個國家或地市(包括香港)學習。

4-4-2是冰島的主打陣式,穩守攻擊,作風務實,是拿格碧克球隊的標誌。

陣地組織能力一般

除了中場核心施格臣,比查拿臣,中堅納拿施古臣之外,普遍冰島球員的腳下功夫都一般,全隊場均成功短傳次數170.2次和傳球成功率67%,在參賽24支球隊中排第23位,更別說控制比賽節奏,場均控球率只得36%(排包尾)。

下圖是冰島於當屆賽事對葡萄牙、匈牙利、奧地利和英格蘭的傳球路線圖

註:藍色代表成功傳球,紅色代表傳球失敗,淺藍色代表製造射門的傳球路線,黃色代表助攻傳球路線


值得留意的是大部分由後場長傳至對方中後場的長傳都失敗告終,原因是長傳準繩度低(場均成功長傳次數只得25.5次(排第22位)。

當進入final third區域後,冰島的推進能力便出現問題,在大禁區頂對出位置幾乎沒有成功傳球(只曾對匈牙利賽事中製造2次埋門),側擊又停滯不前(場均只得8次傳中,排第23位)。

再加上冰島球員個人能力有限(場均成功突破對手次數只得3.2次,排包尾),形成每場比賽的攻門次數都不多(場均起腳只得8.4次,排第20位),但巧合地,冰島全部助攻的傳球路線都來自偏右位置(黃色線)。


既然陣地推進困難,冰島唯有依靠死球戰術或簡單的前場配合來製造入球。


身材高大的冰島球員制空力不錯,場均爭頂成功21次(排第5位),當中根拿臣的手榴彈戰術更成為球隊的破門手段。通常在根拿臣準備擲出界外球之前,冰島球員都會在禁區內外以三角形方式企位,刻意預留12碼點區域。然後當皮球進入禁區之際,原本企近前柱的球員會走前引開對手,而原本企近後柱的隊友便聯同禁區頂的隊友一齊衝向12碼點爭頂。

前掩後殺,是冰島另一入球板斧。當隊友在邊線準備傳中之際,雙箭頭史基賀臣和保特華臣便會在禁區內透過一走前一走後方式,引開對方為隊友製造攻門機會。


防守企位極具紀律性,橫移一致,絕對是冰島能夠殺入8強關鍵。由門將賀度臣,兩閘沙華臣和費爾施古拿臣,以及中堅卡尼阿拿臣和納拿施古臣,組成的防線在當屆賽事令球迷眼前一亮。

下圖是冰島球員(藍色)的陣地防守企位圖,442企位清晰,三線之間距離尚可,當對方球員在space between line位置控球時,冰島球員很快便上前迫搶。只不過,由於長期採用低位防守,每場比賽都是受壓一方,還幸冰島球員的單防能力不俗,盯人尚算貼身,面對對方狂攻都總能把失球數字減至最低(場均封阻射門和傳中次數,解圍次數,都排前3位置)。

冰島在當屆進行了5場比賽,前4場都表現穩定,唯獨是來到8強階段面對主辦國法國便出現「走樣」情況。

比賽態度突然進取,推前防線,三線之間距離拉遠,同時間暴露中堅轉身緩慢缺點,結果被基奧特破越位先開紀錄後便兵敗如山倒,大敗出局。


拿格碧克和賀健臣帶領冰島以弱示人,先求穩守,對一眾球員實力瞭如指掌,以最簡單直接方式製造埋門,加上球迷以Viking Clap方式為球隊打氣,令冰島成為2016歐洲國家盃其中一支最令球迷關注的隊伍。

威爾斯

同樣是首次打入歐洲國家盃決賽週的威爾斯,在領隊高文帶領下殺入4強,令球迷喜出望外。

穩守

跟冰島差不多,威爾斯同樣以穩守突擊作為主要戰術套路,分別在於球員個人質素較高。

3-5-2是高文的主打陣式,穩健的低位防守是球隊部署反擊的最大本錢。

防線領袖艾殊利威廉斯負責指揮隊友回防,左右中堅賓戴維斯和占士車士打內收補位,兩邊翼衛尼爾泰萊和基斯根達的回防速度成為球隊能否保護邊線的關鍵。與此同時,防中祖亞倫和列特利亦會頻頻回到禁區頂位置阻止對方遠射,以及爭奪解圍後的第二點。防守網大致由上述7人組成,艾朗藍斯和笠臣簡奴則在中場位置對位遮線,巴爾等待機會反擊。

球員企位緊密,單防時落腳準繩,令威爾斯在多項防守數據都名列前茅,當中包括上搶,解圍,封阻射門次數和傳中次數。

只不過,低位防守的問題就是容易令禁區頂出現空位,讓對方有機可乘。情況就如下圖,8強對比利時就因為威爾斯球員未能及時衝出禁區,結果被尼恩高蘭射入世界波。


突擊
當年仍「身體健康」的巴爾是威爾斯整套反擊戰術的核心。高文給予巴爾充足自由度,在由守轉攻時,就算前場只有巴爾一人,亦讓巴爾單人匹馬挑戰對手,結果全屆賽事取得3個入球。

情況就如下圖,巴爾由中場線開始推進,就算以一敵四仍然憑著高速和左右轉向壓過對手起腳。


關鍵副手
笠臣簡奴的背身護球能力減輕了巴爾的負擔,隨著賽事進入淘汰賽階段,笠臣簡奴的角色越來越重要。由起初擔任副手,為巴爾作嫁衣裳,到最後殺入禁區爭取入球之餘,亦經常在比賽中作出關鍵傳送(場均關鍵傳球1.2次,隊中排第3位)。

笠臣簡奴對比利時射入的金球結合了入攝時機準繩,背身護球能力出眾和乖巧射術。


艾朗藍斯在當屆賽事發揮出色,貢獻了4次助攻和射入1球,除了負責處理死球之外,亦經常走兩邊half space位置再cut back傳給隊友撞射,又或在兩邊邊線作45度傳中。

下圖是威爾斯常用的傳中戰術


當艾朗藍斯在底線準備傳中時,禁區內會有隊友衝近柱引開對手,讓身後隊友衝向12碼點撞射,利用前掩後插的走位配合製造起腳機會。

死球攻勢
威爾斯在當屆賽事透過熟練的死球訓練合共取得3個死球入球(排第2位)。

在等待皮球傳入禁區前,威爾斯球員會一字長城企在12碼點區域,然後當皮球傳入禁區之際,威爾斯球員便會分批衝向前柱和小禁區,而在皮球落點的位置會有一名隊友頂住對方球員,為迎頂的隊友開路。


冰島和威爾斯同樣建基於穩健防守和高效反擊,教練團和領隊自然功不可沒,而各球員在經驗不足的情況下仍能多次發揮穩定就更難能可貴。

各位球迷亦可到Youtube搜尋 - 戰術TSA,觀看今集戰術影片分析。
又或瀏覽以下Facebook 專頁 - 戰術TSA
https://m.facebook.com/pages/category/Coach/戰術TSA-389071711722604/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