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為上計(下):薩克達班主阿美杜夫、前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

《足球紀元》 於 03/10/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希望大家撳入嚟睇下呢篇文,謝謝!

任何事都離不開政治,包括足球。現任薩克達班主阿美杜夫 Rinat Leonidovych Akhmetov 正是一位參與政治的足球界人士。目前有不少人將烏克蘭於2013年起的情況和現今香港作比較,而其實阿美杜夫也是當中一員,並且在當時政治事件前後擔當重要角色。現時他被視為一個商人(System Capital Management 及薩克達球會的老闆)、及一個政治家(烏克蘭反對黨的一員)。

阿美杜夫在1966年出生,1995年因原薩克達班主在球場內被炸彈炸死,而被任命為球會新任班主席。有傳聞指阿美杜夫是製造原班主死亡的背後空手,但是未有確實證據。認為爆炸並非由他引起的人理據更強,因為當時阿美杜夫在爆炸現場,差點被擊中,只是幸運地站遠了一些而未有被炸中。當然炸彈的波及範圍能夠計算,若果阿美杜夫親自策劃並假裝自己是受害者,也有可能。事件的真相無從得知。一般球會易手是通過正常渠道以金錢收購,但阿美杜夫當時作為薩克達的領導人員之一,是原班主的得力手下,因此順其自然成為新任班主。

筆者在幾天前發布了一篇《走為上計(上):動盪時代裏逆境自強的薩克達》,和本文極大關係,大家若未看,可以按此先看。而為了讓沒有看上一篇的讀者了解,以下用引號括住的三段,是由上一篇節錄:

「阿美杜夫十分喜歡薩克達,給予球隊大筆資金。在2006年阿美杜夫為了讓球隊能在環境更佳的球場作賽,決定建造新主場:頓巴斯球場 Donbass Arena。這個位於頓涅茨克 Donetsk 的新球場於2009年落成,建成後是薩克達的主場,但因2014年時附近地區有嚴重衝突,及因此令球場破損,球隊決定將主場搬往利維夫 Lviv 的利維夫球場 Arena Lviv。由2014年開始,俄羅斯軍事介入烏克蘭東部,被西方稱為俄羅斯烏克蘭戰爭,到現時仍然持續。烏克蘭東部不少地區都被戰事影響,不少民眾被迫離開家園。受影響地區包括最著名的克里米亞 Cremia,俄羅斯安排虛假公投讓克里米亞成為自治共和國,但是不獲西方國家、美國以及烏克蘭政府承認。聯合國也通過決議指出此次公投無效,但是俄羅斯仍然擁有克里米亞的實際控制權。此兩共和國也只是名義上存在。而頓涅茨克、盧甘斯克 Luhansk 等烏克蘭東部地區,以及俄羅斯羅斯托夫 Rostov,雙方也有衝突。由於俄羅斯的侵略,令到俄羅斯和西方的關係緊張,北約及美國等都曾經譴責和指控俄羅斯的行為,至今該地區局勢仍然十分緊張。

薩克達本來的頓巴斯球場雖然並非於雙方衝突的位置上,但因為鄰近,球會會方為了球員及球迷安全,決定棄用主場,改到距離頓涅茨克600公里的利維夫球場,和該地區另外兩支球隊共用主場。及後薩克達又在2016/17球季冬天決定再搬主場,至距離頓涅茨克250公里的金屬工人球場 Metalist Oblast Sports Complex。球場位於哈利科夫 Kharkiv,和基輔、利維夫一樣,局勢相對較平靜。而球隊的行政總部則處於基輔。至於球隊的訓練基地則是位於頓涅茨克的Kirsha Training Arena,這個訓練基地供薩克達一隊、u19以及預備組使用。由1953年起這訓練基地就啟用,但也因為烏克蘭和俄羅斯的戰事影響,訓練基地被拋棄,薩克達搬到鄰近基輔的 Svyatoshyno Training Center。球隊的主場館以及訓練基地在近年都經常有所改變,球員須適應新環境並不容易。

但是現時因為班主阿美杜夫的大力投入,令球隊能夠簽入更多高質素球員及改進訓練設施。即使在未來,薩克達於頓涅茨克的頓巴斯球場及 Kirsha Training Arena 會在衝突結束後重新開放,薩克達球員會回到頓涅茨克訓練,但是阿美杜夫仍然投放資金改進臨時訓練基地。可見他對球隊的熱愛,即使是臨時場地,仍然希望為球員提供最佳訓練環境。另外,因為在和俄羅斯的衝突中,頓巴斯球場受損而暫停開放。加上長期上作為臨時庇護中心,在球場內向當地居民派放人道物資,球場質素日漸下降。在2017年,阿美杜夫重新修建球場,球場慢慢地回復。本來受損的部分也被修復好,而最重要的草地的質素也回復水平。有消息指2018年夏天球場已經完全維修好,但是至今仍然關閉。球隊依舊在哈利科夫的金屬工人球場作賽。」


根據福布斯富豪排行榜,阿美杜夫由2013年擁有154億美元身家,到2015年只有67億美元,2016年更只得34億,身家在三年間大幅減少接近五倍。這是由於烏克蘭和俄羅斯在2014年開始的戰爭,他的生意受到影響。加上在足球上,他此段時間希望令薩克達變得更加強大,為球隊投入大筆資金。其中包括上述說到維修新訓練場及原本訓練場、球場以及不同球會經費也有上升。值得一提的是,即使他的生意受到影響,身家正在暴跌,他仍然在薩克達增加投資,可見他對球隊的熱愛,希望球隊成功,而非單單把管理薩克達當成是一個生意。有和他熟悉的人曾接受傳媒訪問,也表示阿美杜夫對足球十分熱衷。

他和美國律師及政治家馬納福特 Paul John Manafort Jr. 十分要好。大家應該對現年70歲的馬納福特不會陌生,他在2016年時是當時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的競選經理,但因為被指和俄羅斯及烏克蘭過份親密,有選特朗普的名聲,因此及後沒有擔任此職位。在特朗普當選總統後,有關他及其競選團隊的通俄門調查展開,及後在2019年馬納福特因詐騙及逃稅被判監七年半,並且被褫奪律師執業資格。說回正題,阿美杜夫和馬納福特早在2000年已經認識。及後在烏克蘭橙色革命及後續事件中,兩人協助了亞努科維奇 Viktor Fedorovych Yanukovych 一步一步在攀升其政治地位。亞努科維奇在2002年至2007年期間三次擔任烏克蘭總理。在2010年他則第二次競選烏克蘭總統,在馬納福特及阿美杜夫的支持下,擊敗史上首位烏克蘭女性總理季莫申科 Yulia Volodymyrivna Tymoshenko,成功當選總統,

亞努科維奇本來標榜自己是改革派,但上任後和俄羅斯關係更好,在普京的反對下於2013年拒絕和歐盟簽訂協議,引發烏克蘭政治危機。加上此前他把自己最大政治競爭對手季莫申科送入監獄,季莫申科在監獄內遭到不公平的對待。反對派發起大規模示威,要求他下台。全國性的親歐盟示威以及抗爭展開,全國大部分人都反對亞努科維奇繼續執政。以下兩段文字節錄於維基百科,可見當時的社會情況,大部分人都反政府:

基輔莫吉拉學院的政治學家 Oleksiy Haran 如是說,「而反對歐盟的人都只是為了錢。政府利用他們來引起反抗,他們不會做出任何犧牲。」

「頓涅茨克州政府和地區黨計劃在(2013年)12月2日在頓涅茨克舉行集會來支持總統亞努科維奇,不過之後因為人數不足而取消。」


亞努科維奇暴力鎮壓示威者,造成多人死亡。及後他請普京帶兵入烏克蘭保護公民,錯上加錯。這再加劇了烏克蘭民眾與亞努科維奇政府及其親俄立場的反感。亞努科維奇最終在2014年2月逃亡到俄羅斯,但是俄羅斯軍隊未有徹出烏克蘭,更乘機佔領不少地方,包括吞併克里米亞。兩國開始發生衝突,事件由烏克蘭本土問題延伸至兩國爭鬥,事態越趨嚴重。同月烏克蘭國會宣佈把亞努科維奇革職,逃亡海外的他卻拒絕接受辭職,但外界視國會罷免他的2月22日為亞努科維奇離任之日。

在事件過後他及政府內多名官員被國際刑警全球通緝,但至今亞努科維奇仍然在俄羅斯,得到普京政府的保護。亞努科維奇的行為也令支持他的人被民眾批評,其中包括薩克達主席阿美杜夫。因為他多次協助亞努科維奇,助他攀上政治高峰並且最終勝出總統大選,及後卻把市民利益拋諸腦後。但其實阿美杜夫已經盡力在事件發生後為市民提供幫助。由於他已經做了錯誤的選擇,到後期他也反對亞努科維奇,但也做不到什麼。阿美杜夫表示認為亞努科維奇處理手法不當,並且認為和平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

而為了幫助在兩國戰爭中的受害者,阿美杜夫捐出了3500萬烏克蘭元提供援助,並且成立了阿美杜夫人道救援中心,於2014年8月起到2017年7月,向頓涅茨克及盧甘斯克平民提供援助。中心由他創立的公司及薩克達開設,並且提供醫療、金錢以及心理支援,讓烏克蘭東南部地區的人撤離戰線。他也積極安排人道救援服務,並向受援助的平民派發食水等必要物資。有統計指他在2014年9月遊起開始,他中心援助的平民超過115萬人,並且令39000人徹離衝突區。另外,他也經常探訪衝突鄰近地區的醫院及孤兒,向他們贈送禮物。儘管如此,不少烏克蘭人仍然認為他當初支持亞努科維奇的決定是大錯誤,任何補救措施都只是亡羊補牢,因此對阿美杜夫十分反感。他是協助亞努科維奇成為惡魔的背後支持者,因此反俄羅斯的示威者衝擊阿美杜夫擁有的公司。

除了在烏克蘭發生的政治及社會事件,他也參與了不少慈善活動。包括在2011年他撥款100萬烏克蘭元資助烏克蘭建造新的保護殼,覆蓋切爾諾貝爾事件中受損的核電站,以避免繼續洩露造成危險。同年在日本發生的311大地震,他也作出了捐款,以薩克達球隊的名義捐了100萬美元給日本地震的受害者,並且指出這場地震是一場令人震驚的災難,烏克蘭人曾經經歷過切爾諾貝爾事件,完全明白日本人的無助。雖然無法挽回已經死去的人,但是能夠盡力協助仍然生存的人。總括阿美杜夫在球場外於社會及政治上的所作所為,他最大的錯誤就是支持亞努科維奇。亞努科維奇自己才是事件的元兇。在2010年總統選舉中,亞努科維奇得票率35%,高於第二位季莫申科的25%。二人得票率相差10%,這是一個不小的差距,由此可見當時他仍然深得民眾支持。而阿美杜夫當時支持他即使是出於政治決定也好,當時民眾的選擇也是如此。在當選後亞努科維奇的行為大幅改變,當初協助他勝選的人根本沒法參與其中。他們也會感覺自己被騙了,阿美杜夫也如是。他為了補救自己的錯誤,在兩國對抗時極力協助烏克蘭平民重新過生活及援助他們,就是最佳實證。他仍然是一個有良心、為市民服務的人,即使他是政治家、商人,但仍會到親身到醫院探望人。

烏克蘭人對他的意見十分兩極化,在烏克蘭東部及東南部受到最嚴重破壞,需要靠著阿美杜夫的援助以保持生命的平民認為阿美杜夫是地區的英雄,是一個大好人。但是在烏克蘭其他地區,人民則認為他只是一個醜陋的政治家,而從始至終他也沒有批評俄羅斯,只有批評亞努科維奇。他也被指因為顧著商業利益,需要和俄羅斯合作,因此只是表面上人道援助,以他巨額財富中的一小部分做騷,給予民眾小恩小惠扮成好人。而在背後,他公司仍然和俄羅斯保持商業往來,在2017年他所的公司總部仍然坐落於俄羅斯控制地區。加上由上世紀90年代至今的三十多年,阿美杜夫一直都面對指控,指他參與有組織犯罪,包括搶劫、殺人,主要是針對自己的商業競爭對手,但是都未有確切證據證明他有參與任何一項違法事件。

有不少傳媒曾經披露他參與的犯罪,但是阿美杜夫擁有強大的律師及公關團隊,以威迫利誘方式令烏克蘭國內及國外西方國家的傳媒封口。曾經指控阿美杜夫的傳媒最終都會道歉,並且指出有關指控只是謠言、懷疑,而並非事實。由於相關謠言太多,沒可能全部都是空穴來風,外界普遍認為他確實有參與部分非法事件。但因為掩飾得好、後台強硬沒人敢對付他以及律師團隊強勁,外界未有確實證據,因此他即使是有犯罪,也能夠逍遙法外。支持、反對阿美杜夫的人也有道理,不知大家的意見如何,對他在球場外的評價是好是壞。


*
本欄及文章由兩個中六學生開設同撰寫,大家按此讚好我哋嘅 fb page 「足球紀元」,如有不足請指正,謝謝!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