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為上計(上):在烏克蘭動盪時代裏遭遇挑戰 逆境自強的薩克達》

《足球紀元》 於 02/10/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希望大家撳入嚟睇下呢篇文,謝謝!

現時在歐洲球壇踢波的著名球員不少都曾經效力薩克達。其中三人現在在曼市雙雄效力,費蘭甸奴 Fernando Luis Roza 及辛真高 Oleksandr Zinchenko 都曾經效力薩克達、至於中場費特 Frederico Rodrigues de Paula Santos 則在2018/19球季初轉會曼聯。除了此三人外,現時效力祖雲達斯的翼鋒杜格拉斯哥斯達 Douglas da Costa Souza、阿仙奴外借羅馬的米希達恩 Henrikh Mkhitaryan、愛華頓的班納特 Bernard Anício Caldeira Duarte丶車路士的韋利安 Willian Borges da Silva 等人都是前薩克達球員。

另外兩位曾經效力薩克達的著名球員是阿力斯德士拿 Alex Teixeira Santos 以及雷斯阿祖安奴 Luiz Adriano de Souza da Silva,兩人分別效力中超及巴西踢波。而在2018/19球季兩名主力中堅拉傑斯基 Yaroslav Volodymyrovych Rakitskiy 及奧達斯 Ivan Ordets 分別在2018年冬天及2019年轉會俄羅斯,二人分別轉投辛尼特及莫斯科戴拿模。其中,擁有辛尼特的天然氣公司 Gazprom 因為上世紀末的歷史原因,是烏克蘭人的死對頭,拉傑斯基轉會辛尼特被視為叛徒。

薩克達十分喜歡買入巴西球員,一向給人感覺前場主要由巴西球員擔任、後場位置則由烏克蘭本土球員擔任。這情況的確在以往薩克達陣容中出現,但到現時隊內前後場球員也充滿烏克蘭及巴西籍球員,漸漸沒有了前後場之分。現時在球隊內,左閘伊斯馬利 Ismaily Gonçalves dos Santos、右閘度度 Domilson Cordeiro dos Santos 等的巴西後防球員,加上不少後場烏克蘭國腳,令球隊防守力得以提升。烏克蘭國家隊隊長門將派耶杜夫 Andrii Valeriiovych Pyatov、中堅麥維安高 Mykola Matviyenko、基維索夫 Serhii Andriyovych Kryvtsov、右閘波巴特 Serhiy Bolbat 等人都累積了不少烏克蘭國家隊上陣經驗。

兩名中場主力也分別是烏克蘭及巴西人。史達賓蘭高 Taras Mykolayovych Stepanenko 以及阿倫柏德歷 Alan Patrick Lourenço 是薩克達的中場組合首選。而19歲的中場馬高斯安東尼奧 Marcos Antônio Silva Santos 及同樣是19歲的右翼迪迪 Mateus Cardoso Lemos Martins,未來也有望在歐洲賽場上發光發亮。這兩名出生於2000年的巴西人有不少潛力,尤其是後者今季在薩克達得到不少機會,但傳媒甚少提及。

在今年夏天由史浩克04買入的高路比恩卡 Yevhen Olehovych Konoplyanka 也增強了球隊的前場實力。另外薩克達前場的巴西球員眾多,包括泰臣 Taison Barcellos Freda、祖利亞摩拉斯 Aluísio Chaves Ribeiro Moraes Júnior、鄧天奴 Bruno Ferreira Bonfim。而巴西出生但現時為烏克蘭國家隊上陣的馬路斯 Marlos Romero Bonfim、以及不少大球隊都有興趣的烏克蘭新星高華蘭高 Viktor Viktorovych Kovalenko,這些分別來自烏克蘭及巴西的進攻及防守球員的實力不容置疑。

但是基於烏克蘭聯賽不被外國媒體留意,球員甚少被報道,不少球員被低估了。目前球隊主要使用4231,在聯賽的高壓迫搶十分成功。現任教練路爾斯卡斯度 Luís Manuel Ribeiro de Castro 繼承了前任教練保羅方斯卡 Paulo Alexandre Rodrigues Fonseca 的戰術,防守時經常只會留下兩名中堅及門將在自己後半場,其餘球員都會壓上。但是在歐聯戰場,因為對手相對強勁,薩克達會改變踢法。在目前未有太多媒體會直播烏克蘭聯賽的情況下,香港球迷普遍只能在歐聯或歐霸等觀看薩克達的賽事,因此難以觀賞到聯賽中薩克達的高壓迫搶戰術。

而薩克達能夠獲得如此多的外籍球員(主要是巴西籍),是因為球隊的轉會策略。球隊會在巴西發掘一些具潛質的球員,並以低價買入。巴西球員十分樂意前往烏克蘭踢波,會視為一個跳板再轉到其他歐洲球會。薩克達也十分願意做這個角色,將球員培養完成後高價賣走,再不斷低價買入年青巴西人。如此過程不斷重複,薩克達不斷獲利。有時薩克達甚至能夠搶贏其他歐洲大球會,是因為巴西年青球員認為看到其他巴西前輩在薩克達,於年青時期已經能夠得到眾多上陣機會並且成名,再轉會也未遲。相比起直接轉會大球會,他們需要先於預備組或者後備席等待機會。大球會陣容星光熠熠,年青球員難以得到機會。

在歐洲足協公布的2019/20各國聯賽系數中,烏克蘭聯賽評選為歐洲第10聯賽。烏克蘭兩隊最強勁的球隊是薩克達和基輔戴拿模 FC Dinamo Kyiv,而在前幾年表現出色進入歐霸決賽不幸落敗給西維爾的迪尼普 FC Dnipro,現時只能在業餘聯賽踢波。薩克達和基輔戴拿模作為烏克蘭國家隊的骨幹,是兩支為國家隊貢獻最多球員的球隊。加上外流表現好的球員,烏克蘭在名宿舒夫真高 Andriy Mykolayovych Shevchenko 的帶領下,極有望晉級2020歐洲國家盃正賽。而在烏克蘭本土聯賽方面,薩克達由2001/02球季至上季,總共奪得了12次聯賽冠軍,其餘的則由基輔戴拿模贏得,可見兩隊在聯賽的絕對領導地位,沒有其他球隊能夠挑戰。至於在烏克蘭盃,由2000年開始,薩克達已經贏了11次。其中在2015年至今連續4屆也奪冠。而在歐洲賽,薩克達也表現很好。由於在聯賽成績優秀,球隊由2000年起12次晉級歐聯正賽。

薩克達更連續三年於歐聯和曼城同組,今屆首輪薩克達就主場對曼城,以三比零落敗。在2017/18球季薩克達在歐聯表現很好,以4勝2負得12分排在第二位晉級淘汰賽階段,僅次於5勝1負的曼城。曼城唯一敗仗就是輸給薩克達。該屆拿坡里也是在同組,但只得6分出局踢歐霸。這些都是比較近期的歐戰成績,而其實早在2008/09球季,薩克達已贏得了最後一屆歐洲足協杯,可反映球隊實力不弱。再看看2018/19歐洲足協的球會系數排名,薩克達以80分排在第16位,比起以78分排在第17及18的兩支英超豪門熱刺及曼聯都要前。雖然在2019/20球季系數中,薩克達下降一位置第17,但仍然比不少歐洲大球會前。薩克達的實力絕對不容忽視。


雖然薩克達近年不論在聯賽還是歐戰表現都不錯,但面對不少困境。局勢動盪,迫使球隊將訓練場、主場搬遷,是球隊面對的挑戰之一。

薩克達班主阿美杜夫 Rinat Leonidovych Akhmetov 給予球隊大筆資金,在2006年為了讓球隊能在環境更佳的球場作賽,決定建造新主場:頓巴斯球場 Donbass Arena。這個位於頓涅茨克 Donetsk 的新球場於2009年落成後,一直是薩克達的主場,但因2014年時附近地區有嚴重衝突,及因此令球場破損,球隊決定將主場搬往利維夫 Lviv 的利維夫球場 Arena Lviv。由2014年開始,俄羅斯軍事介入烏克蘭東部,被西方稱為俄羅斯烏克蘭戰爭,到現時仍然持續。當時烏克蘭國內反政府示威嚴重,而總統亞努科維奇 Viktor Fedorovych Yanukovych 強烈震壓下未有效果,竟然請普京帶軍入烏克蘭協助他。及後雖然亞努科維奇逃亡到俄羅斯,但是俄羅斯在烏克蘭境內繼續侵略。

事件演變成烏克蘭和俄羅斯兩國的戰爭,烏克蘭東部不少地區都被戰事影響,不少民眾被迫離開家園。受影響地區包括最著名的克里米亞半島 Crimea,俄羅斯安排虛假公投讓克里米亞成為自治共和國,納入俄國版圖,但不獲西方國家、美國以及烏克蘭政府承認。聯合國也通過決議指出此次公投無效,但是俄羅斯仍然擁有克里米亞的實際控制權。而頓涅茨克、盧甘斯克 Luhansk 等烏克蘭東部地區,以及接近烏克蘭邊境的俄羅斯城市羅斯托夫 Rostov,雙方也有衝突。由於俄羅斯的侵略,令到俄羅斯和西方的關係緊張,北約及美國等都譴責和指控俄羅斯的行為,至今該地區局勢仍然十分緊張。

薩克達本來的頓巴斯球場雖然並非完全位於雙方衝突的位置上,但因為鄰近,球會會方為了球員及球迷安全,決定棄用主場,改到距離頓涅茨克600公里的利維夫球場,和該地區另外兩支球隊共用主場。及後薩克達又在2016/17球季冬天決定再搬主場,至距離頓涅茨克250公里的金屬工人球場 Metalist Oblast Sports Complex。球場位於哈里科夫 Kharkiv,和基輔、利維夫一樣,局勢相對較平靜,薩克達也需和另一球隊共用主場。而球隊的行政總部則處於基輔。至於球隊的訓練基地本來是位於頓涅茨克的 Kirsha Training Arena,這個訓練基地供薩克達一隊、u19以及預備組使用。由1953年起這訓練基地就啟用,但也因為烏克蘭和俄羅斯的戰事影響,訓練基地被拋棄,薩克達搬到鄰近基輔的 Svyatoshyno Training Center。球隊的主場館以及訓練基地在近年都經常有所改變,球員須適應新環境並不容易。

因為阿美杜夫的大力投入資金,令球隊能夠簽入更多高質素球員及改進訓練設施。即使在未來,薩克達於頓涅茨克的頓巴斯球場及 Kirsha Training Arena 會在衝突結束後重新開放,薩克達球員會回到頓涅茨克訓練,但是阿美杜夫仍然投放資金改進臨時訓練基地。即使是臨時場地,而本來的設施已經完善,但他仍增添不少設施,希望為球員提供最佳訓練環境。另外,因為在和俄羅斯的衝突中,頓巴斯球場受損而暫停開放。加上長期上作為臨時庇護中心,在球場內向當地居民派放人道物資,球場質素日漸下降。在2017年,阿美杜夫重新修建球場,球場慢慢地回復。本來受損的部分也被修復好,而最重要的草地的質素也回復水平。有消息指2018年夏天球場已經完全維修好,但是至今仍然關閉。球隊依舊在哈里科夫的金屬工人球場作賽。

要知道薩克達近年遭遇了多次問題,但球隊仍能保持水準,十分難得。其中包括上述因為烏克蘭東部局勢動盪,球隊訓練場以及主場館之間距離甚遠,大家由下圖的烏克蘭地圖可看到。處於烏克蘭北部的基輔(紅色)的訓練場,到哈里科夫(黃色)作賽,距離遠達400公里,因此球隊的主場並嚴格來說並不是主場,未能方便球員。


儘管阿美杜夫令薩克達成功,但在其他方面則經常被人批評,尤其是有關他的曾經的犯罪勾當及政治失誤。但毫無疑問,這位曾經的烏克蘭首富,對於促進薩克達的發展還是有十分正面的作用,如果沒有他的資金支持,薩克達在這動盪時代恐怕難以連續多屆獲得優秀成績。但是,他熱衷參與政治、社會以及國際事務,本來是前總統亞努科維奇的支持者,和他有密切關係,更協助他勝出大選。而特朗普在2016年競選美國總統時他的競選經理馬納福特 Paul John Manafort Jr. 也是阿美杜夫的朋友,二人經常互相幫助取得利益。下篇筆者會介紹阿美杜夫參與烏克蘭政局的事蹟、外界對他的評價,以及在足球上的貢獻。文中也會談到烏克蘭當時政局,畢竟目前有不少香港人將烏克蘭和香港現況作比較,這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


*
本欄及文章由兩個中六學生開設同撰寫,大家按此讚好我哋嘅 fb page 「足球紀元」,如有不足請指正,謝謝!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