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於破產邊緣 淪落第三級別聯賽的昔日準豪門

《足球紀元》 於 17/03/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提起安捷,相信大部分人對這支俄超球隊的印象只停留在幾年前,當時擁有 Eto'o 的安捷,是一支由土豪班主擁有的豪華球隊,希望衝擊國內聯賽錦標。但現時已在2018/19年俄超聯賽中降班。安捷在只有16隊的俄超之中,取得5勝9和16負,只得21分,排名第15,以尾二的身份直接降班,只比榜尾球隊高出一分。這支在1991年才成立的球隊,在創立20多年還未拿過一個冠軍。在10/11年球隊從俄羅斯甲組聯賽升班之後,在俄超排第12。到11/12球季 Kerimov 擁有球隊的第一季排第五、第二季則排第三。慢慢上升的聯賽排名,似乎預示著安捷能夠達成目標。克里莫夫在買入球隊時,向外界宣布希望球隊在三年內獲得歐聯資格。2011年1月他成為了安捷的班主,他是俄羅斯一位優秀的商人。當時安捷球迷知道他買入後,令球隊在財政上更加穩固,並且能夠買入知名球員。

新班主令球隊立即有了資金增兵。在2010/11球季冬季轉會窗,安捷就立即開始簽入球員。第一個簽入的球員就是 Roberto Carlos。這是第一位知名球員加盟球隊。當時這名巴西後衛在退役之前簽約,雖然他已經是37歲,但曾獲得三次歐洲冠軍、一次世界盃冠軍,世人都為安捷能夠簽入他感到驚訝。羅拔圖卡路士加盟之後,他被任命為隊長,並且被主要被安排踢防守中場。但相比他在戰術上的貢獻,更重要的,還是他能夠令人知道這對安捷的野心。及後安捷再以1000萬歐元簽入哥連泰斯中場 Jucilei,並以800萬歐元從安德列治簽入摩洛哥翼鋒 Boussoufa。夏季轉會窗再簽入匈牙利進攻球員 Dzsudzsák,轉會費據報達到1400萬歐元。及後又從車路士以1500萬歐元買Zhirkov。這幾筆介乎1000萬歐元至到1500萬歐元的轉會,費用對於一般俄羅斯球隊來說,可以算是頗高,甚至被認為是球隊踏上世界舞台的第一步。

該年暑假更加有震驚世界的轉會,就是從國際米蘭買入 Eto'o,轉會費據報為3000萬歐元,當時伊度奧的年紀也只是30歲,並非來養老。安捷簽入喀麥隆射手更加被視為是要衝擊國內聯賽冠軍的重要象徵。他當時更加力壓美斯、C朗等人成為世界最高人工的球員,年薪接近2100萬歐元。在2012年2月 Hiddink 正式上任後,他的第一個收購是從布力般流浪買入喀麥隆後衛 Samba,轉會費是1200萬歐元。同年6月,科特迪瓦前鋒 Lacina Traoré 加盟,在離隊前他共為球隊上陣29場入13球。8月,皇馬防守中場 Lassana Diarra 轉會安捷,這宗轉會發生在轉會期結束前的最後一天,轉會費未有透露。而這些只是其中一些較著名的球員轉會,另外還有不少介乎1000萬歐元的轉會。2013年1月,安捷再有世界級收購。薩克達年青球員 Willian 當時已經成為各大豪門想要的對象,安捷竟然在此情況下搶到他。


安捷一切正上軌道,Kerimov 在2013年8月卻突然決定把球隊的經費削減三分之二,由1.8億歐元大幅降低至5000萬歐元。為了達成這個目的,他更加不惜把球隊主要球員出售,基本上有人接貨的,他都已經賣走了。這些離隊球員剩下的位置,就由俄羅斯本土年青球員補上。此決定減少在這球隊上的投資,原因眾說紛紜。當中包括由於他健康情況不好,管理安捷對他構成巨大壓力,因此他離開。也有指因為他在投入大量資金後,仍然未獲得好成績或者獎杯,使他感到氣餒,並決定撤銷投資。由於班主撤資,多名球員被迫離隊。其中最著名的兩人被送到車路士。Willian 只效力半年,上陣11場射入1球、伊度奧就上陣53場入23球。前者以3200萬歐元離隊,後者則自由轉會前往藍軍。
另外,包括 Zhirkov、Samba、Kokorin、Denisov、Gabulov、Ionov 六人都被賣到莫斯科戴拿模。Kokorin 當時甚至被譽為俄羅斯的明日之星,安捷在2013年7月以1900萬歐元的解約金由莫斯科戴拿模買入他。但不到一個月後,Kokorin 在球隊一個月還未上陣過,就直接回到母會。除了他以外,另外兩人也在來投不久就被送走;Denisov 加盟一個月上陣3場、安洛夫加盟兩個月踢了6場。至於 Diarra、Boussoufa和 Logashov 則轉會莫斯科火車頭。Shatov 被賣到辛尼特、Traore 以1800萬歐元轉會法甲摩納哥、Jucilei 改投阿聯酋球隊 Al-Jaziri,主力盡數離隊。隨著這些主力球員被賣走,球隊依靠年青球員,令球隊在2013/14俄超表現很差。安捷在聯賽只獲得20分,打破多項最差紀錄,包括球隊在聯賽最低積分、最少勝仗等。不出所料地降班後,在下一季俄甲排第二成功升班。

除了班主徹資引致球員離開以外,球隊的領隊也不斷轉換。在2009/10球季帶隊的領隊 Gadzhiev 在2011年冬天離開球隊,改由 Krasnozhan 接掌教練職位。及後在克里莫夫成為班主,Krasnozhan 在執教球會兩個月後就被切換,上台的是名帥 Hiddink。當時 Kerimov 為了吸引 Hiddink 接受邀請,甚至令他成為了足球壇上最高人工的教練,年薪達1000萬歐元。2013年7月荷蘭人在帶領球隊取得俄超第三名後就離開球隊,改由助教 René Meulensteen 執教。就在此時 Kerimov 決定裁減球隊洗費,令 Meulensteen 在成為教練16日之後又被徹換。Meulensteen 近期在球壇引起不少討論,原因是這位曾經在曼聯三次擔任教練團成員,分別擔任u19領隊、預備組領隊以及一隊教練的荷蘭人指出 Lingard 是 Iniesta,引起譁然。他不再執教安捷後,球隊換回2009年時的領隊 Gadzhiev。到近期,安捷的教練位置仍然不斷出現變動。在近四年就換了四次教練,包括 Semin 在1516球季執教的頭10場聯賽,只獲得六分,瞬間被炒魷魚。在該季後半段換上 Agalarov,16年6月因為 Agalarov 合約結束,改由 Vrba 執教。在克里莫夫於16年冬天把球隊賣給 Kadiyev 後,Vrba 和新任班主達成協議立即離開,因此他只在球隊執教半年。及後安捷每一年都更換一個教練。分別是16/17球季下半年的 Grigoryan、 17/18球季 Skripchenko、18/19球季的 Adiev。但無論是哪一個教練執教,球隊的頹勢仍然持續。15/16球季排第14、16/17球季排第12、17/18球季排第14,到18/19球季排第15直接降班,安捷的氣數已盡。要留意的一點是俄羅斯聯賽升降班制度是排第13和14,即尾三、尾四的球隊都要參加升降班附加賽。安捷在過去兩次排第14,更在17/18球季輸掉升降班附加賽。但由於甲組有升班資格的球隊 FC Yenisey Krasnoyarsk 未能符合俄羅斯足總要求,被拒絕升班,安捷才幸運地能夠保着自身的頂級聯賽資格。近四年兩次排第14都成功留班,也算好彩。

除此以外,由於安捷的主場館及訓練設施位於俄羅斯西南部邊境的達吉斯坦共和國首都馬哈奇卡拉,馬哈奇卡拉位於北高加索地區,局勢不穩定,球隊被迫改到莫斯科進行訓練。安捷只在比賽時回到主場安捷球場比賽,球員需要舟車勞動難免會影響表現。莫斯科距離馬哈奇卡拉的距離超過4200公里,球隊的主場根本就不算是主場。

2019年5月安捷總監 Agaragimov 宣佈球隊未能獲得下季俄羅斯足總的發出的牌照,並需要作出上訴。在5月尾上訴宣告失敗後,安捷今季不能踢次級聯賽,即甲組。因為未能申請牌照的球隊,皆不能留在頂級及次級聯賽。安捷只可以選擇直接宣佈破產,或者在第三級聯賽,即乙組中作賽。在6月安捷宣布成功獲得2019/20賽季的俄羅斯足總發出的參賽許可,能於乙組作賽,未有宣佈破產。安捷在2018/19球季於俄超的實力已經不強,全隊只有幾名外籍球員。幾乎沒有球員踢過國際賽,只有 Andres Ponce 一人曾經為委內瑞拉國家隊踢過國際賽。面對只能踢乙組的困局,原本隊內的所有職業球員幾乎全部都已因為此問題而離開球隊。

現時在2019/20安捷註冊於俄乙上陣的球員全部都出生於1997年以後,沒有一名球員年老過23歲。註冊名單中大部分上季都是在安捷青年隊效力,不少人只在今季初安捷確定會在俄乙出賽後才和球隊簽下個人第一張職業合約。另外,部分球員來自其他被俄超球隊解約或合約完結,能夠自由轉會的球員。他們的實力都不高,因為安捷根本沒能力給予高人工具能力的球員。而全隊24人有21人是20歲以下,有3人是22歲。當中不少球員出生於2001、2002甚至2003年。安捷的能力欠佳,現時球隊在乙組表現得也不好。大家可想像,一隊全部球員都只是十幾歲或二十歲頭的球員,因為經驗不足以及身體未發育完成,難以和較大年齡已經成熟的球員比併。若果安捷想捲土重來,必先有商人肯拯救球會,給予球隊巨額金錢重組,再簽入較強的年長球員帶領球隊一步步升班,由乙組升上甲組再回到俄超。但這個過程不會簡單,不是每隊能夠像帕爾馬一樣年年升班,更多的是一沉不起。且看安捷會如何面對困境,未來能否再在俄超看到他們。


*
本欄及文章由兩個中六學生開設同撰寫,大家按此讚好我哋嘅 fb page 「足球紀元」,如有不足請指正,謝謝!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