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術看似相似 實質大為不同:沙利的車路士、哥迪奧拿的曼城

《足球紀元》 於 13/08/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沙利在車路士是否成功見仁見智,若果純粹看戰績,他取得歐聯資格,更加在歐霸杯奪得冠軍,算是不錯了。本人認為他的能力其實執教能力頗高,可惜因在簡迪和佐真奴一事上令球迷不滿,加上在阿利沙巴拿加事件上也看出他並未得到球員的絕對支持。另外就是季中輸曼城零比六、輸般尼芧夫零比四失去班主支持,除此以外他的能力都還行。最終他也並非被辭退,而是轉教另一隊。沙利的戰術講求由進攻球員作為球隊的核心,和哥迪奧拿一樣。這兩隊同樣使用433陣式,但踢出來的效果(並非計成績,而是實際用的陣式)十分不同,但兩隊仍然有可比較之處。

本文會比較車路士對強隊時的進攻及防守的理想站位及實際效果,並配上一些曼城的情況作出比較。文中的圖片中,藍隊代表車路士、紅隊代表其他球隊。至於球員的號碼也是根據現實(佐真奴號碼應為5號,製圖時不慎輸入了6號),對手球員的號碼就用了曼城作例子。由於這是上季的車路士,10號仍然是夏薩特、30號大衛雷斯、9號希古恩,對手4號則是甘賓尼。虛線代表傳球路線,實線代表球員跑動。由於圖片是原創而本人製圖技術極差,請大家見諒。

進攻上:

圖一:車路士面對強隊策動進攻時的預期站位:
圖二:從上述圖片已經可顯示後場多名球員被對手嚴密看管,當30號及2號兩名中堅控球,並未有太多可選擇的傳球對象,球員實際上的站位:強隊看準車路士後場球員傳球能力不足而作出防守部署,而沙利又堅持自己的戰術,固執地要求球員在後場傳送,忽略了球員本身的能力問題。車路士後防球員扭失波、傳失波的情況不斷,後防風聲鶴唳。強隊防守壓迫主要針對佐真奴,導致他 one touch 必是回後。中堅傳給佐真奴也沒用,車路士球員在後半場控球但零威脅。因此,兩名閘位3號、28號看到兩名中堅冇意義地互相傳球,未能組織向前場,常要回到後場協助組織攻勢。這正中強隊下懷,將對手越多人迫回後場,對己隊的進攻威脅就越低。車路士兩閘需要回到後場,曼城不會如此,因為兩名中堅腳下技術好,長短傳能力皆出色。

曼城和車路士面對的是相同的局面。使用相同陣式,為什麼曼城組織攻勢如此順暢?主要是因為正前鋒及防中的能力差異。偽9號阿古路回後迎球能力高,輕易拉走對手中堅。阿古路的快速回後令中堅思考跟或不跟。要知道他甚至會回到中圈附近接球後,中堅貿然跟得太前又不太合理,不跟又會令阿古路輕鬆轉身傳給中場中。曼城的中場組織核心實在太強,大衛斯華、貝拿度斯華、迪布尼三人都是世上數一數二的中場。他們策動大轉邊輕易落底,對手防線被拉開變得極度鬆散。反觀車路士使用的基奧特、莫拉達、希古恩三名相對較高的前鋒被安排穿梭於防中及中堅之間的空位,甚少回後,大衛雷斯在後場要傳給前鋒就必須放過頭波,許多時都未能奏效。另外就是兩隊的防守中場。費蘭甸奴走位飄忽,回後持球協助帶球向前場,對手球員難以跟緊。這也是費蘭甸奴和佐真奴的一大分別,佐真奴只會企定等交波,對手完全能捉摸他走位,從而令他即使接球後仍不能帶上前製造威脅。

沙利及哥帥的433陣式一大分別在於防中角式。沙利的6號(佐真奴)並不會墮太後,而曼城6號位(費蘭甸奴)會到後移至中堅位置,回後攞波拉出空位。在車路士,佐真奴的企位會在兩名中堅之前,三人會組成一個三角形,當對方迫搶時,這種三角形的企位能夠容易打穿對手在前場參與迫搶的球員。若果佐真奴在接到兩名中堅的傳球,就會在中場中路取得大量空位,能夠立即發動進攻。但是這只是理論上。在實際上,這三角形中,中堅傳球能力不足。魯迪加用球信心不足,而大衛雷斯儘管經常能夠放長波,長傳能力不錯,但事實上他也存在著和魯迪加一樣的問題。每次把球傳到前場,就等於把控球拱手相讓。對比曼城,後防球員在龍門口前不斷傳送,無懼逼搶。連龍門艾達臣、巴禾也如是,曼城突破前場逼搶能力高於車路士許多。

當球離開後半場,車路士前場球員持球時,沙利本想仿效曼城,但因為球員默契、能力問題未能成功。曼城會使用靈活的走位以及純熟的傳送技巧,例如曼城會以兩名中場會進入中堅及閘位球員之間的 half space 突破防線,獲得空間落底線傳中車路士則做不到這個效果,主要是因為一般進攻球員的無球走動欠佳,加上默契有問題。在左路夏薩特和馬高斯阿朗素的協調未如17/18球季好。


防守上:

圖三:車路士防守強隊時球員站位,紅框位置是車路士的弱點:
圖四:對手球員攻擊車路士的弱點在於左右邊路:
防守時,對方在後場組織。以圖的左邊(藍隊左路)作例子,紅隊2號作為內收型右閘持球,車路士排出一個接近451或4411的陣式。翼鋒會回到自己後場,收窄在兩邊邊線防線與中場線的距離。這樣一來可以避免強隊的中場球員和翼鋒的 overlap 後突然加速進入兩邊 half space,因為若果有翼鋒的幫助防守下,兩名閘位球員可以回得更後,做到一對一防守,兼守到兩邊 half space 空位。紅框標示的位置是曼城等球隊的最大強項。可惜車路士翼鋒防守能力欠佳、欠缺防守的熱誠。對比起哥迪奧拿的要求下,史達寧、利萊辛尼、貝拿度施華等人在防守時總會回得很後,趕在兩名閘位球員面對對方進攻球員之前,希望作為第一道屏障。

曼城球員會願意跑上跑落,翼鋒在防守上做出適當的貢獻。但車路士的翼鋒(10號)回後時,未能遮線,作用極低,他們欠缺執行沙利的指示的決心。這直接影響到球隊的防守力,當對手2號持球,翼鋒(10號)應回後協助3號防守對手二人(17號、7號),但他們未能做到此,令到2號容易放過頭波吊向前輕易找到17號及7號,二人在邊線形成2打1,玩弄藍隊3號(馬高斯阿朗素)。若10號肯承擔更多防守責任,邊線2打2,防線壓力減低。這是因為球員們對於沙利的忠誠度較低。對比起曼城,球員信任、尊重哥迪奧拿,甚少出現球員對領隊不滿的消息。而很多球員也視哥迪奧拿為恩師,史達寧、史東斯、辛真高等不少主力球員皆在哥迪奧拿調較下突飛猛進。這也難怪車路士球員,缺乏對領隊的信任及尊重,因車路士經常換領隊。在執行沙利的要求時未盡全力是導致車路士防守問題的因素。

車路士在對強隊時的防守,也有另一問題。在防守時的4411陣式,沙利希望球隊在前場迫搶,能夠做到「以最少球員就能做到最佳效果」,但往往都事與願違。對強隊的時候,參與迫搶的球員分別是第一個「1」的球員,會是衝前搶斷的7號(簡迪)、及正前鋒9號(希古恩)。這也是沙利的一大敗筆,簡迪的強項雖然是迫搶,但如此作出冇價值的跑動,只是浪費他的體力。倒不如放他回較後位置,清除對手在己方後場的大威脅。一般強隊中堅或中場球員的傳送能力都不錯,毫不畏懼對手只有二人的逼搶。二人的跑動儘管勤力,尤其是簡迪,跑足全場,但都無補於事。如圖4所見,紅隊五人(四名後衛4號14號2號35號加上墮後防中25號),面對藍隊7號9號的逼搶,五人打二人,車路士難以逼到對方失控球權。




*
本欄及文章由兩個中五學生開設同撰寫,大家如有興趣可按此讚好我哋嘅 fb page 「足球紀元」。若有不足請指正,謝謝!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