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啲入嚟睇:班主疑似殺人上位 咁大件事無人講?

《足球紀元》 於 01/01/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殺人的班主?

任何事都離不開政治,包括足球。現任薩克達班主阿美杜夫 Rinat Akhmetov 正是一位參與政治的足球界人士。目前有不少人將烏克蘭於2013年起亞努科維奇 Viktor Yanukovych 親俄政權和現在香港林奠月娥親共政權作比較,以下就簡單描述一下近年烏克蘭政局及阿美杜夫的重要角色。

作為 System Capital Management (SCM) 的老闆,阿美杜夫擁有公司全部股份。SCM 旗下各子公司員工接近20萬人,涉獵的行業眾多,包括採礦能源開採、銀行、保險、電信、地產等。其中,從事採礦及能源開採的 DTEK 和鐵礦業的 Metinvest,都是烏克蘭國內在該行業最大規模的公司之一。這兩公司也和阿美杜夫被指控與政治人物過於密切有直接關係。

阿美杜夫出生於普通家庭,但他年少時就擁有眾多財產。蘇聯倒台後,他冒險作出大額投資,並迅速致富。但相比起他賺錢的能力,西方大部分人都對他的可能做過的惡行更熟悉。很多人都認為他與眾多犯罪事件有關。最著名的是1995年原薩克達班主 Akhat Bragin 在薩克達主場賽事中觀戰時,在球場內被炸彈炸死。有傳聞指阿美杜夫是令原班主死亡的背後兇手,但持相反意見的則認為爆炸並非由他引起。阿美杜夫當時也在爆炸現場,差點被擊中,只是幸運地站遠了一些而未有被炸中。也有指炸彈波及範圍能夠計算,阿美杜夫能親自策劃並偽裝成受害者。阿美杜夫當時作為 Bragin 的頭號助手,本身也是薩克達的領導人員之一。Bragin 死後,阿美杜夫順其自然成為新任班主,不費一分一毫就繼承了這個財力雄厚的球會。有不少傳媒曾經披露他參與的犯罪,烏克蘭內政部在1999年更在有組織犯罪組織報告中,形容阿美杜夫是犯罪頭目,由90年代起一直參與有組織犯罪,包括洗黑錢、詐騙等。至於在2005年,他被揭發因為頓涅茨克大量失蹤人口的案件而面對調查。他面對包括謀殺在內的多宗指控。由2005年至2006年擔任打擊有組織罪案主管及內政部經濟罪行部門主管的 Serhiy Kornich 指出阿美杜夫是有組織罪案的主謀。為了避免被檢控,阿美杜夫逃亡至摩納哥。Kornich 於2006年被替換,加上 Viktor Yushchenko 在2004年總統大選重選擊敗亞努科維奇。前者上任成為總統一年後逐漸掌握權力,決定撤銷對阿美杜夫的指控。阿美杜夫該年結束逃亡生活,返回烏克蘭。近三十年來,阿美杜夫被指控參與的犯罪活動多不勝數,但因擁有強大的律師及公關團隊,以威迫利誘方式令烏克蘭國內及國外西方國家的傳媒封口。也許因為掩飾得好、後台強硬沒人敢對付他以及律師團隊強勁,外界未有確實證據,因此他即使是有犯罪,也能夠逍遙法外。現時仍未有確切證據證明他在烏克蘭有參與任何一項違法事件。

根據福布斯富豪排行榜,阿美杜夫由2013年擁有154億美元身家,到2015年只有67億,2016年更只得34億,身家在三年間大幅減少接近五倍。這是由於烏克蘭和俄羅斯在2014年開始的戰爭,他的生意受到影響。他和美國律師及政治家馬納福特 Paul John Manafort Jr. 十分要好。大現年70歲的馬納福特在2016年時是當時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的競選經理,但因為被指和俄羅斯及烏克蘭過份親密,有損特朗普的名聲,因此及後沒有再擔任此職位。在特朗普當選總統後,有關他及其競選團隊的通俄門調查展開。阿美杜夫也是被調查對象之一,他一直積極拓展生意,在2009年 SCM 旗下的 Maninfest 收購了田納西州聯合煤炭公司,但多次違反健康與安全條例。在特朗普執政時,阿美杜夫的公司並沒有因此受到應有的懲罰。有傳媒認為這是因為馬納福特和阿美杜夫的交情。另外馬納福特被指尋求阿美杜夫幫助,詆毀希拉里 Hillary Clinton,協助特朗普贏得2016年總統選舉。及後在2019年馬納福特因詐騙及逃稅被判監七年半,並且被褫奪律師執業資格。說回正題,阿美杜夫和馬納福特早在2000年已經認識。及後二人在烏克蘭橙色革命及後續事件中協助亞努科維奇攀升政治地位,在2002年至2007年期間三次擔任烏克蘭總理。在2004年他首次參選烏克蘭總統,被指選舉舞弊,並在重選時落敗給 Yushchenko。2010年總統選舉中,亞努科維奇第二次參選,在馬納福特及阿美杜夫的支持下成功當選。他得票35%,比第二的史上首位烏克蘭女性總理季莫申科 Yulia Tymoshenko 高10%。

二人得票相差不少,可見當時亞努科維奇深得民眾支持。他本來標榜自己是改革派,但上任後和俄羅斯關係更好,疏遠歐盟。在普京 Vladimir Putin 的反對下他於2013年拒絕和歐盟簽訂協議,引發烏克蘭政治危機。加上此前他把自己最大政治競爭對手季莫申科送入監獄,她在監獄內遭到不公平的對待。反對派發起大規模示威,要求他下台。全國性的親歐盟示威以及抗爭展開,全國大部分人都反對亞努科維奇繼續執政。亞努科維奇暴力鎮壓示威者,造成多人死亡。及後他請普京帶兵入烏克蘭保護公民,再加劇了烏克蘭民眾與亞努科維奇政府及其親俄立場的反感。2014年起俄羅斯軍事介入烏克蘭東部,被西方稱為俄羅斯烏克蘭戰爭,至今仍然持續。烏克蘭東部大量地區都被戰事影響,不少民眾被迫離開家園。及後反政府示威愈演愈烈,亞努科維奇在2014年2月逃亡到俄羅斯,同月烏克蘭國會宣佈把亞努科維奇革職,逃亡海外的他卻拒絕接受辭職,但外界視國會罷免他的2月22日為亞努科維奇離任之日。俄軍未有隨著他逃亡而徹出烏克蘭,更乘機佔領不少地方,包括吞併克里米亞。兩國爭鬥越趨嚴重,由烏克蘭境內親俄分離分子建立了克里米亞共和國 The Republic of Crimea、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 The Donetsk People's Republic 以及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 The Luhansk People's Republic。三個自稱為共和國的地區名義上從烏克蘭獨立,官方語言都是俄語。現時三個共和國均不獲西方國家、美國以及烏克蘭政府承認。聯合國也通過決議指出此次公投無效,但是俄羅斯仍然擁有大部分地區的實際控制權。俄羅斯的侵略令其和西方的關係緊張,北約及美國等都曾經譴責和指控俄羅斯的行為,至今該地區局勢仍然十分緊張。足球上,最受影響的是克里米亞,當地成立了新的聯賽,頂級聯賽有八隊。至於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的球隊則保留在烏克蘭聯賽體系中,但為了安全改用其他主場。薩克達、頓涅茨克奧林比克及盧甘斯克索爾亞是此兩地區目前在頂級聯賽的三隊。

在事件過後亞努科維奇及政府內多名官員被國際刑警全球通緝,但至今他仍然在俄羅斯得到普京政府保護。亞努科維奇的行為也令支持他的人被民眾批評,其中包括薩克達主席阿美杜夫。因為他多次協助亞努科維奇,助他攀上政治高峰並且最終勝出總統大選,及後卻把市民利益拋諸腦後。阿美杜夫在俄烏戰爭開始表示認為亞努科維奇處理手法不當,和平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薩克達主席為了幫助在俄烏戰爭中的受害者,捐出了3500萬烏克蘭元提供援助,並且成立了阿美杜夫人道救援中心,由2014年8月至2017年7月向頓涅茨克及盧甘斯克平民提供援助。中心由 SCM 及薩克達開設,並且提供醫療、金錢以及心理支援,讓烏克蘭東南部地區的人撤離戰線。他也積極安排人道救援服務,並向受援助的平民派發食水等必要物資。有統計指他在2014年9月起,救援中心援助的平民超過115萬、39000人徹離衝突區。另外他也經常探訪衝突鄰近地區的醫院及孤兒並贈送禮物。儘管如此,不少烏克蘭人仍然認為他當初支持亞努科維奇的決定是大錯誤,任何補救措施都只是亡羊補牢,因此對阿美杜夫十分反感。他是協助亞努科維奇成為惡魔的背後支持者。除了在烏克蘭發生的政治及社會事件,他也參與了不少慈善活動。包括在2011年他撥款100萬烏克蘭元資助烏克蘭建造新的保護殼,覆蓋切爾諾貝爾事件中受損的核電站,以避免繼續洩露造成危險。2011年日本311大地震,他也作出了捐款,以薩克達的名義捐了100萬美元給地震受害者。當時他說311大地震是令人震驚的災難,烏克蘭人曾經經歷過切爾諾貝爾事件,完全明白日本人的無助。雖然無法挽回已經死去的人,但是能夠盡力協助仍然生存的人。身為政治家、商人,他也許可算是有良心、肯為市民服務。

烏克蘭人對他的意見十分兩極化,在烏克蘭東部及東南部受到最嚴重破壞,需要靠著阿美杜夫的援助以保持生命的平民認為阿美杜夫是地區的英雄,是一個大好人。但是在烏克蘭其他地區,人民則認為他只是一個醜陋的政治家,而從始至終他也沒有批評俄羅斯,只有批評亞努科維奇。他也被指因為顧著商業利益,需要和俄羅斯合作,因此只是表面上人道援助,以他巨額財富中的一小部分做騷,給予民眾小恩小惠扮成好人。而在背後,他公司仍然和俄羅斯保持商業往來,在2017年他所的公司總部仍然坐落於俄羅斯控制地區。事實上現時外界對於阿美杜夫是親俄或是親西方並沒有一致的立場。普遍學者認為他接近俄羅斯的立場多於西方。但親俄分離分子在克里米亞、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建立的三個共和國都不被阿美杜夫承認,故此沒有在此三所謂自治區繳交稅款。他的立場是三地都是由西方認可的澤連斯基領導的烏克蘭國土。另外,在2014年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的首長 Pavel Gubarev 指出親烏克蘭、反抗共和國的示威者是收了阿美杜夫的錢,但阿美杜夫否認。與此同時 SCM 旗下 Metinfest 宣佈由鋼鐵工人組成非武裝部隊於馬里烏波爾 Mariupol 阻止親俄分離分子及罪犯搶掠,當時報導指阿美杜夫希望結束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的控制。

2017年親俄份子攻擊了阿美杜夫的 SCM 擁有的 DTEK 及 Metinvest 位於俄羅斯控制地區的公司總部,並在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佔領並控制他的數間公司。親俄人士認為阿美杜夫和時任總統波羅申科 Petro Poroshenko 涉及貪污。由於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被親俄分子控制,烏克蘭失去了六成煤礦,2015年國內生產的煤比上一年下跌近四成。波羅申科政府首次向南非買煤,並在2016年5月決定採取 Rotterdam+,由政府控制煤炭價格。這些煤炭的主要供應對象是國內的火力發電廠,絕大部分都是由阿美杜夫旗下 DTEK 控制。DTEK 一直被指和烏克蘭政府過份緊密合作,更於2007年起一直代表烏克蘭參與聯合國全球契約 UN Global Compact。公司業務為烏克蘭國內開採煤及天然氣以及提供太陽能、風能、火力發電廠,Rotterdam+ 能令 DTEK 及阿美杜夫獲益。煤炭價格的提高令親俄分子利益受損,加上波羅申科的親歐盟立場令親俄分子不滿。為了令政府和阿美杜夫屈服,決定佔領其公司以示警告及報復。

本來煤炭價格由鐵合金和冶金市場決定。控制大部分這類企業的商人 Ihor Kolomoisky 認為 Rotterdam+ 令他公司利潤受嚴重打擊,矛頭直指阿美杜夫和 DTEK。從此阿美杜夫和 Kolomoisky 結下樑子。更甚的是在2016年 Kolomoisky 旗下最大銀行 PrivatBank 遭指控洗黑錢,烏克蘭政府在償還56億美元救助資金後將 PrivatBank 國有化。Kolomoisky 面對指控後離開烏克蘭,曾於瑞士和美國生活,直至波羅申科離任後他才回國。2019年波羅申科結束總統任期,新上任的澤連斯基原本和 Kolomoisky 有密切聯繫。在澤連斯基於2018年競選總統時,Kolomoisky 已經公開支持他,他擁有的電視台是澤連斯基發表政綱的平台。至於死敵阿美杜夫則本來和澤連斯基沒有太多交情。外界本來預期阿美杜夫不能再如以往十多年般直接影響過去三任總統 Yushchenko、亞努科維奇、波羅申科。他們不是被阿美杜夫扶植,就是在任內和他有過緊密合作。這屆總統選舉中,與阿美杜夫有聯繫的數個總統參選人都落敗,包括爭取連任,最終成功進入第二圈但只得不足兩成半選票的前總統波羅申科、以及得票只有4.15%的親俄政黨候選人 Oleksandr Vilkul。

澤連斯基當選後,指出希望國內的有錢人都能協助國家。Kolomoisky 和阿美杜夫直接競爭,後者正佔上風。澤連斯基正式上任後,Kolomoisky 和他的合作已減少。Kolomoisky 指政府國有化 PrivatBank 是非法,要求巨額索償;加上今年 Kolomoisky 被美國 FBI 調查指控洗黑錢,若果澤連斯基和他走得太近容易惹上麻煩。加上死對頭阿美杜夫對於政府及人民的實際貢獻愈來愈大,阿美杜夫對於澤連斯基的影響力或會超過 Kolomoisky。阿美杜夫去年在旗下的慈善基金撥出金錢資助國家的醫療;另外在武肺爆發初期,烏克蘭需要把滯留中國的國民送回國,也是在阿美杜夫的協調下由薩克達專機接送回國。阿美杜夫參與國家的事務越來越多,澤連斯基也和他有更多聯繫。在2020年1月烏克蘭史上最年輕首相 Oleksiy Honcharuk 失言指澤連斯基的經濟知識不足、不能勝任總統的錄音流出後,Honcharuk 申請辭職但不獲接納,兩個月後澤連斯基改組政府時 Honcharuk 的首相一職才被前 DTEK 高層 Denys Shmyhal 接替。Shmyhal 和阿美杜夫的直接聯繫不大,但畢竟也是 DTEK 的人,令人聯想澤連斯基會否在執行政策使更偏向聆聽阿美杜夫的意見。後來澤連斯基打算由俄羅斯入口電力的方案也被撤銷,這意味著在國內接近壟斷電力市場的阿美杜夫能獲得更多利益。有人相信入口電力方案的撤銷是和阿美杜夫有關。因此阿美杜夫現時和澤連斯基關係亦更進一步,預計在未來幾年也會繼續參與烏克蘭政壇。作為總統,澤連斯基需要平衡這兩位國內最有影響力的商人並不容易。但目前來看,阿美杜夫比起 Kolomoisky 更能影響澤連斯基的決定。

足球上,阿美杜夫十分喜歡薩克達,給予球隊大筆資金。在2006年阿美杜夫為了讓球隊能在環境更佳的球場作賽,決定建造新主場:頓巴斯球場 Donbass Arena。這個位於頓涅茨克 Donetsk 的新球場於2009年落成,建成是國內第一個符合歐洲足協5星標準,即最高規格的球場。2012年歐國盃也有不少賽事於頓巴斯球場舉行,可惜球場再啟用不足五年球隊就須暫時搬離頓巴斯。上述提及包括頓涅茨克在內的烏克蘭東南部地區局勢非常動盪,主場頓巴斯球場位於雙方衝突的位置中,該地區至今仍然被親俄羅斯分離分子控制。球會會方為了球員及球迷安全,決定棄用主場,改到距離頓涅茨克600公里的利維夫 Lyiv 的利維夫球場 Arena Lyiv,和該地區另外兩支球隊共用主場。至於球隊的訓練基地則是位於頓涅茨克的 Kirsha Training Arena,這個訓練基地供薩克達一隊及各預備組使用。由1953年起這訓練基地就啟用,但也因為烏克蘭和俄羅斯的戰事影響,訓練基地被拋棄。薩克達搬到鄰近基輔的 Svyatoshyno Training Center。球隊的主場館以及訓練基地在近年都經常有所改變,球員須適應新環境並不容易。而球隊不能在頓涅茨克操練和比賽,不只影響了一隊,也影響了二隊和三隊。本身薩克達和不少西甲球隊一樣,擁有b隊及c隊於較低組別的職業聯賽出戰。但在2015年前,薩克達二隊和三隊都退出職業比賽,重整架構後改編u21及u19,於各自級別青年聯賽出戰。

薩克達在2016/17球季冬天決定再搬主場,至距離頓涅茨克250公里的金屬工人球場 Metalist Oblast Sports Complex。球場位於哈爾科夫 Kharkiv,和基輔、利維夫一樣,局勢相對較平靜。2016年起球隊的行政總部處於基輔,但主場球場、行政總部和訓練基地相距太遠,極不方便。今年中薩克達終於成功爭取使用基輔奧林匹克球場作為暫時的主場。2020年6月6日薩克達在聯賽第二階段主場對迪斯拿切爾尼哥夫時,首次在基輔打主場賽事,球隊靠費蘭度及馬路斯入球以3比2贏出。及後的聯賽次階段、歐霸主場賽事,薩克達都一直在基輔奧林匹克球場作賽。在11月薩克達會方據報成功爭取在球場地面興建紀念品商店,明顯是要將國內死敵基輔戴拿模比下去。這次改變主場對薩克達十分有利。除了改善各設施之間相距太遠的麻煩外,還能受惠於球場的整體設施的改善。基輔奧林匹克球場是國內可容納人數最多以及最著名的球場,2012年歐國盃決賽也在此球場舉行。其前身是基輔中央球場,是前蘇聯國家隊第二常踢比賽的球場。於1969年至滅亡前,蘇聯在此踢的比賽場均取得2.58分的高分。蘇聯滅亡後,球場成為烏克蘭國家隊及基輔戴拿模主場。

上述提到戰爭開始後,阿美杜夫的身家大幅縮水,但在對於薩克達的投資卻變得更加強大。為球隊投入大筆資金後,球隊維修了新訓練場、原本訓練場、新舊球場等設施。由此可見他對球隊的熱愛,而非只把管理薩克達視為生意。阿美杜夫管理薩克達也能令自己及旗下公司在國外更出名。他只容許球隊的外來球衣心口贊助商 PariMatch 在國內聯賽贊助,而在歐洲賽則要求球隊在心口印上 SCM。阿美杜夫的大力投入,令球隊能夠簽入更多高質素球員及改進訓練設施。即使在未來,薩克達於頓涅茨克的頓巴斯球場及 Kirsha Training Arena 會在衝突結束後重新開放,薩克達球員會回到頓涅茨克訓練,但是阿美杜夫仍然投放大量資金改進臨時訓練基地。即使是臨時場地,仍然希望為球員提供最佳訓練環境。另外,在和俄羅斯的衝突中,頓巴斯球場被迫擊炮擊中而損毀,暫停開放。長期作為臨時庇護中心,在球場內向當地居民派放人道物資,球場草地質素也日漸下降。在2017年,阿美杜夫在局勢稍為緩和事安排人手重新修好球場被炮彈擊穿的部分。有消息指2018年夏天球場已經完全維修好,但至今仍然關閉。前兩年薩克達極度希望能重回頓巴斯球場出戰,除了因為想球迷能重新入場外,一大原因是球場的質素比利維夫好得多。但相信在今年成功爭取入主基輔奧林匹克球場後,頓巴斯球場會繼續被棄置,直至親俄分子放棄佔領該地區。基輔奧林匹克球場在2011年翻新後,成功達到歐洲足協5星標準,連同頓巴斯球場,是全國僅有的兩個頂級球場。至於4星的也只有六個,包括全國可容納觀眾數量第三多的哈爾科夫金屬工人球場。但在薩克達搬到基輔後,現時球場仍然沒有球隊使用。

最後本文也會提及一下球隊在球場上近一年的改變。畢竟若果文章不談球隊有關的事情就不會有人感興趣。2019年夏天上任的路爾斯卡斯度整體上表現不錯,管得住隊中大佬,也沒有傳出過球員之間或將帥之間的不和。雖然上季歐霸四強0比5被國米血洗以及今季歐聯分組賽兩次慘敗給慕遜加柏,薩克達的球員表現都受批評,戰術也有些許問題,但一向給人感覺在戰術上十分刻板的卡斯度卻在對陣國米的最後一輪分組賽首次使用五後衛。這個加強防守的戰術效果不俗,也可見球員適應力強。至於阿美杜夫,他作為球隊班主,除了給予足夠的財政支持外,也給予領隊及球探團隊很大自由度,讓其自由決定簽入球員等事項。阿美杜夫一直沒有干預各教練的轉會政策和買賣。球探主管祖西保圖 José Boto 經驗豐富,在2018年加入薩克達前,曾為賓菲加發掘包括奧比歷、迪馬利亞、大衛雷斯、韋素爾等球員。今年曾經傳出羅馬希望聘請他作為體育總監,和保羅方斯卡重聚。但荷西保圖希望留隊,並指出阿美杜夫給予他的巨大信任是他想留下的一大原因。只是在盧錫斯古任內取得巨大成功後,阿美杜夫要求球探堅持球隊近年的引援策略,即主要平價簽入南美年青球員,並把他們培育成才。今年在武漢肺炎疫情影響下,不少球隊都受到嚴重影響。烏克蘭作為其中一個最被疫情困擾的國家,薩克達也有不少球員因為染病或被列為密切接觸者需要自我隔離,需要缺陣。但這也令球隊陣中平時較少機會出場的球員的得到機會,不少都能在有限的機會中展示實力。缺少巴西出生的前場三寶泰臣、馬路斯和祖利亞摩拉斯,迪迪和文拿所羅門等小將挺身而出,二人在歐聯的出色表現協助球隊出線歐霸。路爾斯卡斯度季初由青年隊提拔上一隊的兩名烏克蘭新秀也得到上陣機會。蘇達哥夫以及維尼克在聯賽嶄露頭角,雖然經驗不足,但仍有不錯表現。中後場也如是,防中史達賓蘭高、中中阿倫柏德歷的缺陣,令上季很少踢比賽的邁干在6號位大放異彩。至於上季主要擔任後備的高華蘭高也重拾狀態,更因而傳出季尾自由轉會至意甲之光亞特蘭大。薩克達除了受到武漢肺炎影響,主力球員的傷患也令球隊步步維艱。伊斯馬利上季傷出後至今仍未康復,青訓出身的干尼安高外借回歸,和前場隊友(尤其泰臣)培養默契後,在10月及11月踢得不錯。可惜後來他也傷出,薩克達只好使用中堅麥維安高客串左閘,空出的中堅位置也令新秀能夠上位。在國家隊正選中堅基維索夫經常缺陣下,華拉利邦達和域圖得到不少機會,也有不錯的表現。至於最令人驚喜的則必定是門將位置。同樣是國家隊正選的比阿杜夫在重要賽事被杜賓擠往後備席。杜賓不論在聯賽或歐聯都有精彩撲救,季中不但成為球隊史上最年輕的隊長,更在幾天前被選為球隊2020年最佳球員。多名年青球員的崛起,有時看到沒有了泰臣、馬路斯控制節奏,球隊機動性反而更強。進攻核心也由以往的兩名老將,改為中場及兩翼一同作為重心,對手更難以揣測球隊踢法。馬高斯安東尼奧、高華蘭高正是戰術改變後受惠的中場。

如果你看到這裏,這篇沉悶的文章你也看到尾,我要先多謝你們。本欄在三年半前開設,現在我們這兩個大學一年級學生已經超過半年沒有在 fanpiece 寫文章。因為寫文章確實並沒有太大好處,以往在中學時每堂空堂寫一篇,發佈文章前也懶得 proofread。回看2019年8至10月、12月至翌年1月的紀錄,本欄每日一兩篇,每月收穫也只有一二千元。當時寫不少文章的心態都是:反正只要標題吸引(本篇是胡亂起個西標題),關於犭曼、金曼、能夠引戰,就有人會按進來看。而關於較冷門球隊、球員的消息,則不太多人會按連結。幾天前看到球迷世界編輯說希望有更多作者寫一些冷門球隊、球員的故事,但對這些有興趣的球迷是少數。故即使內容有多好看,也不會有人知。抱著hea寫又係錢、認真寫又係錢的心態,把文章重新整合再寫,有何不可?反正結果收穫的錢也是一樣。現在到了大學,找了一些補習,一星期二三千元,一個月約一萬元,若果為了錢,為何還要寫文章?看看在fanpiece facebook上的文章,有多少是認真寫;有哪些專欄是像本欄一樣內容空洞、明顯是用語音輸入卻不 proofread 因而經常錯別字、求其為寫而寫,讀者若花一花心機看看,其實一目了然。相反,本人喜歡的其中兩個專欄戰術tsa和足球財經,文章內容豐富、有深度,但其文章於 fanpiece facebook 的 reaction 很少。因為關於詳細戰術運用、或一些較冷門的財經資訊,想看的讀者並不多。反之,近來 ynwa 的文章被稱為燈神,reaction 卻多得多。這很明顯地反映了讀者想看的是什麼。香港人的速食文化也是導致文章質素低下的原因。香港著名的足球平台波波池、足球快報等,以錯別字、語句不清吸引留言,隨便以一幅圖加幾隻字,已有幾千人給 reaction、幾百人留言。對比起一些在 fanpiece 用心寫作的作者,卻沒人看,其分別十分明顯。作為一個hea寫嘅專欄,為免再影響 fanpiece 的生態,我們可能幾個月寫一篇,但也不會再在 fanpiece 上刊登了。如有興趣看我們的廢文,請讚好本 facebook 專頁,感激不盡。

按此讚好我哋嘅 fb page 「足球紀元」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