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真藍黑女神史上首次進入歐聯淘汰賽的歷程

《足球紀元》 於 17/03/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今年才首次踢歐聯的亞特蘭大在首3輪歐聯全敗只取0分,到第4輪打和曼城才取得第一分。有人認為球隊出線無望,但球隊最後兩場勝出,能夠出線。

在第一場球隊以四比零擊薩格勒布戴拿模,對手利奧華克 Leovac 和奧錫 Orsic 分別入一球及三球贏波。第二場主場對陣薩克達,前鋒薩柏達 Zapata 入球後對手的祖利亞摩拉斯 Moraes 追平,到90分鐘依然打和一比一。薩克達在補時5分鐘,杜杜 Dodo 策動右路反擊,傳給以色列翼鋒蘇路蒙,後者避開兩守衛後射入,亞特蘭大以一比二落敗。此後在第三輪至末輪,首席前鋒薩柏達受傷不能上場。球隊雖然前場人數充足,可用於343前場三位置的包括高美斯 Gomez、伊利錫 Ilicic、馬連路夫斯基 Malinovskyi、柏沙歷 Pasalic、梅利爾 Muriel 和穆沙巴路 Barrow,但外界皆認為薩柏達對球隊的作用極高,難以取代。果然在第三場失去薩克達的亞特蘭大雖憑馬連路夫斯基先開紀錄,但及後被連入五球反勝,三戰得零分外界認為球隊出線不容樂觀。但在第四場主場對陣曼城,曼城即使出盡主力、史達寧 Sterling 上半場先開紀錄,但柏沙歷很快在下半場追平。而在半場艾達臣 Ederson 因受傷被巴禾 Bravo 換出、在81分鐘巴禾出迎失誤,獲得單刀機會的伊利錫被踢跌。球證翻睇var後將巴禾趕出場,基爾獲加 Walker 在餘下分鐘換入馬列斯 Mahrez 作為門將。馬連路夫斯基的罰球地波被獲加救出,及後兩隊再無紀錄以一比一打和。在第五場亞特蘭大對陣薩格勒布戴拿模,意大利球隊全場佔了優勢。這場的前場組合是阿歷真度高美斯、柏沙歷和梅利爾,伊利錫被放於後備。最終梅利爾和高美斯分別在上下半場入球助球隊勝出。故第五輪過後,C組競爭更為激烈,賽前榜首的曼城以11分得遙遙領先第二位的薩克達,已確定能夠以首名出線。而排在第二三四位的三隊,分別是薩克達、薩格勒布戴拿模以及亞特蘭大。這三隊目前分別取得六分、五分及四分,賽前仍然能夠爭取出線資格。因此第六輪對於這三隊來說是十分重要。在12月11日凌晨曼城在主場對薩格勒布戴拿模,曼城哥迪奧拿決定排出的陣容中,有多名主力,陣容輪換程度少。這對這一組的另一個出線席位極為關鍵,因若果曼城放水給薩格勒布戴拿模獲勝,即使亞特蘭大在另一場踢得多好都不能出線。幸而曼城未有放水,亞特蘭大成功出線。當然除了曼城沒有放水外,亞特蘭大自身表現得好成功取勝
第三,進攻中場的企位。位置上,高華蘭高 Kovalenko 和阿倫柏德歷 Patrick 組成雙進攻中場,球隊踢的4141中,高華蘭高在典型10號位表現不錯。但阿倫柏德歷一向踢法的墜後偽10號未能發揮好。亞特蘭大在正選陣容中使用兩正宗中場中費奧拿 Freuler 及迪魯恩 De Roon,兩人的防守力都甚佳。加上三中堅配置,薩克達前場人手完全被嚴密看管。在此情況下,必然由巴西人阿倫柏德歷擔任偽10號,他一向喜歡回到後場攞波參與組織,但有時進攻時企位比較前,固戰術是4141和4231之間。史達賓蘭高企位依然較後,是防守型中場屏障,不能寄望他將球送上前場作組織核心。阿倫柏德歷在此情況下依然很少回到後場攞波,史達賓蘭高也不能連接前後場,攞波時礙於對手中場強勁而未能推前。史達賓蘭高企位較後,是防守型中場屏障,不能寄望他將球送上前場作組織核心。對手下半場早段以馬連路夫斯基換走中堅馬思路 Masiello,中場人數增多,加強中場控制力,但薩克達未有做出有效臨場調動壓制對手的改變。史達賓蘭高多次在中場中路被 overload,對手作出換人後表現截然不同。史達賓蘭高在缺乏支援下,即使力挽狂瀾,仍難以一人之力挽救球隊。亞特蘭大最終以三比零獲勝,奇蹟地以第二名晉級歐聯16強。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