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文共賞] 蕭牆之內:布魯士細談他在紐卡素的Hidden Agenda

喜鵲誌 於 16/10/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賓尼迪斯(Rafa Benitez),還是布魯士(Steve Bruce)?」如果問十個香港紐迷,恐怕有八個都會選擇前者,然而,在泰恩河畔(Tyneside),當地的紐卡素球迷已經用腳作出投票。新季伊始,聖占士公園的入場人數一直低迷,同上季賓尼迪斯坐鎮的情況大不相同。刺激入場人數回升,儼然已經成為布魯士的Hidden Agenda。不過,諷刺的是,或者入場人數持續低迷不下的主因,就是源於布魯士本身…

蕭牆之內:布魯士細談他在紐卡素的Hidden Agenda
Miles Starforth著

儘管布魯士(Steve Bruce)已經坐進那屬於領隊的辦公室內,然而,這並不代表他已坐穩紐卡素的帥位。


一張座無虛席的聖占士公園(St James’ Park)落地海報大刺刺地張貼在布魯士於練習場地的辦公桌後。仔細察看,海報上找不到任何一張沒有被坐上的椅子。

這就是重點:紐卡素在最近一場對屈福特(Watford)的主場賽事中[註1],入場人數只有44,157人,距離足以令聖占士公園「扯紅旗」的人數還相差甚遠。而至截稿一刻,紐卡素的下場主場賽事,於Week 6主場迎戰白禮頓(Brighton and Hove Albion),其門票仍然待價而沽。

三個月前,在同一處,上演的是截然不同的故事:在賓尼迪斯(Rafa Benitez)坐在同一個辦公室內,俯視着球隊在Benton的基地那整齊潔淨的訓練場時,聖占士公園的平均入場人數為51,121。(近98%)[註2]三個月後,數以千計的人憑空消失,沒有回來。哪麼,他們會在什麼時候回來呢?

艾美卡夫(Emil Krafth)在慶祝紐卡素以1-0小勝熱刺。

關於這個問題,布魯士或終於可趁最近的國際賽期來臨,而在辦公室內好好想一下。而且,他還可以好好回想這八星期以來,忙碌而新鮮的「喜鵲」教頭時光。當然,他也可以選擇暫時遠離工作,好好趁着這段時間,選幾本好書,喝一口咖啡,讓思緒逃離至足球以外。不過,以布魯士的性格,這恐怕只是個空想。要布魯士真正做到「放下」足球,就如同廣東話的一句俗語:「講就容易做就難」。至於球員們,有一部分於這個周末暫離了紐卡素,前往其所屬的國家隊報到,而另一部分則因無需為國出征,而好好把握了難能可貴的休息時間。

相比於平常,國際賽期的訓練場是那麼的安靜,儘管醫療室內仍然是人頭湧湧——是的,卡路爾(Andy Carroll),辛特麥斯明(Allan Saint-Maximin),馬特列治(Matt Ritchie)和杜韋基爾(Dwight Gayle)……他們都擠在裏頭,不幸的是,他們暫時都不能為布魯士所用。

自賓尼迪斯出乎意料並帶有怨憤地離開的一刻至今,泰恩河畔(Tyneside)的情況已經慢慢平靜下來,但球迷對班主艾殊利(Mike Ashley)的不滿並沒有因此而消失,而這些不滿對布魯士和他的球隊來說,就像是一個漫長而艱苦的冬天般煎熬。

開季時,Sports Direct在倫敦舉行了年度大會。當時在會場外,有着規模不小的示威活動,而該次示威亦反映出未來幾周,甚至是幾個月,泰恩河畔都會有類似活動,以示對艾殊利的不滿。當然,也有部分球迷打算只要艾殊利一日不賣盤,那他們就一日不進場支持紐卡素。

贏,是布魯士應該做,也是惟一可以為紐卡素做的事。

而對布魯士來說,要贏得球迷的心,並將他們帶回聖占士公園,就只有一個方法——贏。

「毫無疑問,在好早的時候,我已經知道(接手紐卡素)將會很困難,」布魯士說。「我好早已經知道我們的開季會較其他球隊困難。為了平息季初至今,那波及隊內上上下下的動盪風波,惟一的方法就是帶領紐卡素取得點成果。」

紐卡素本賽季*迄今為止,已比上季的紐卡素取得更多分數:上季的紐卡素,在賓尼迪斯的帶領下,踢完整整十場也只是取得三分。今季的紐卡素,在布魯士的指揮下,僅僅用了四場的時間就取得四分。同時間,紐卡素在上個月撃敗熱刺 (Tottenham Hotspur)一役中,全隊的表現也是不俗。不過,接下來的魔鬼賽程,或會為現時排在第14位的紐卡素帶來挑戰:在接下來的五場比賽,紐卡素要先後挑戰Big 6中的利物浦(Liverpool)、曼聯(Manchester United),以及車路士(Chelsea)。
*截至2019/09/12。

布魯士說:「當我看到賽程,發現前五場聯賽中,有三場比賽要對陣Big6時,我就知道接下來將會很困難。」

其實布魯士僅言「困難」,某程度上是淡化了其在紐卡素所要面對的困境。儘管布魯士於今夏其實已相當幸運,可以將前任賓尼迪斯所剩下的家底——過往六個轉會窗中,其買賣球員後所剩下的轉會費,轉化成今夏可用的轉會費,並帶來了卡路爾、辛特麥斯明、祖連頓(Joelinton)、艾美卡夫(Emil Krafth)和積祖威廉斯(Jetro Willems)五名球員。(筆者案:此處或有誤,經筆者用Transfermarkt求證,計算賓尼迪斯時期內六個轉會窗的所有球員轉會支出及收入,發現賓尼迪斯所留下的轉會費盈利約57萬鎊,而這筆費用僅佔上述五位球員的轉會費0.83%,用杯水車薪來形容也不過分。)

的確,與前任賓尼迪斯相比,布魯士在買賣球員上無疑是幸運得多。在賓尼迪斯時期,買賣球員是件很複雜的事:由於賓尼迪斯無法在轉會市場上得到艾殊利的銀彈支持,所以他拒絕在續約合同上簽字;艾殊利方面,由於賓尼迪斯拒絕在續約合同上簽字,為了保障自己,他決定讓賓尼迪斯自力更生:若想買人,先要賣人。

而在公關方面,現已接掌中國超級聯賽大連一方的賓尼迪斯更是箇中高手。他善於應付傳媒,知道甚麼時候該說甚麼,不該說甚麼。他也清楚知道,他的背後有紐卡素球迷的廣大支持。相較之下,現時的布魯士顯然還未熟悉泰恩河畔的傳媒生態。

現任大連一方領隊賓尼迪斯。

不過,即使只走馬上任幾周,布魯士還是學懂點東西。在紐卡素的首幾週,他已經學會了一條金科玉律——遠離球會政治。不論是對艾殊利的任何評價,孰好孰壞,他都一概充耳不聞,不作回應。

泰恩河畔對紐卡素有着嚴格的的審查,儘管布魯士對那些衝着他而來的批評而憤怒,但他現在在回應那些批評時,他會更聰明地選擇他的用字遣詞。同時,那些批評的多寡,實際上是取決於於紐卡素在場上的表現。因此,布魯士需要的,就是盡快找出紐卡素的勝利十一人,然後盡可能地將勝利帶回紐卡素。

布魯士說:「我唯一真正關心和專注的目標就是『我們可以成就更多嗎?』,因為這是我唯一可以左右的事。」

「我唯一可以控制的,就是在訓練場上確保球員已經準備好去贏得比賽,當然,對熱刺的勝仗也讓每個球員得到鼓舞。」

「我們度過了愉快的一周。我們在對陣李斯特城(Leicester)(在聯賽盃中)的比賽中表現非常出色——儘管在互射十二碼中落敗——並且在對陣屈福特的比賽中也表現得不錯。這個周末將迎來大戰(意指對利物浦),但我非常享受這種如箭在弦的感覺。」

自成為兒時球會的領隊以來,布魯士一直受到那些使他的家人和朋友皆難以接受的批評所攻撃,但他個人卻開始享受起那些有關他的批評。

「我只想要那些會令球會變成最好的東西,」這位在Wallsend長大,幼時被紐卡素拒絕的58歲教頭說道。「我想嘗試帶領球會向前邁進,而我病態地享受那些尖酸的批評。」

「我享受批評,也享受挑戰。它堆積得愈多,我就愈享受。我希望這些批評會因為好轉的成績而有所減弱。」

隨着紐卡素上輪爆冷以一球小勝曼聯,全隊上下似乎一掃再上一輪以0-5慘敗予李斯特城的陰霾,然而,這場勝仗可否贏回紐卡素球迷的心,使他們重回聖占士公園?這還值得我們拭目以待。

註1:這場為2019/2020賽季Week 4的賽事,紐卡素於主場以1-1迫和屈福特。
註2:聖占士公園的座位數為52354。

原文鏈結:https://www.shieldsgazette.com/sport/football/inside-managers-office-steve-bruce-opens-his-difficult-agenda-newcastle-united-564581

若果你對紐卡素的任何消息感興趣,歡迎你到我的Facebook專頁喜鵲誌參觀。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紐卡素  布魯士  賓尼迪斯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