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有為的「未來」與大器晚成的「現在」 ——紐卡素在龍門位置上的煩惱

喜鵲誌 於 04/12/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年少有為的「未來」與大器晚成的「現在」 ——紐卡素在龍門位置上的煩惱

作為一隊在英超中下游浮沉的球會,紐卡素今季在龍門位置上的人員選擇可謂太奢侈了:穩如泰山的杜巴夫卡(Martin Dubravka)、愛爾蘭國腳艾利洛(Rob Elliot)、被譽為「英格蘭國家隊遺珠」的卡爾達路(Karl Darlow),以及獲視為英格蘭未來一號門將的費迪活特文(Freddie Woodman)。除卻杜巴夫卡以外,同時供養三個「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龍門,對一向奉行緊縮開支政策的紐卡素來說,無疑是令一眾紐卡素球迷大跌眼鏡。而四位門將之中,紐卡素迷又最為擔心費迪活特文的處境,事關大家對他的寄望都很厚,認定他終有一日,會接過紐卡素一號門將的位置。然而,目前的他卻苦無上陣機會,欠缺成長鍛鍊,長此下去,只怕變成另一「小時了了」的活例。不過,以他目前的實力,要打敗杜巴夫卡搶過一號位,似乎又是癡人說夢,而且如果強行揠苗助長,從球隊角度考慮,礙於紐卡素實力有限,如果要賭上紐卡素的英超席位來磨練活特文,似乎紐卡素又未愛他愛到他這個程度。在「現在」與「未來」皆想兼得下,紐卡素在龍門位置上,似乎陷入一個中小球會時常面對的煩惱……

「未來」的困境
獲香港球迷暱稱「木人」的費迪活特文現時在紐卡素的情況可謂相當不妙,甚至可以說,是陷入困境。

於剛過去的夏天轉會窗,紐卡素並沒有將費迪活特文——這位目前英格蘭U21的門將外借至其他球會。此舉惹來不少紐卡素球迷的不惑及非議。

這個問題,即使您問費迪活特文本人,他都會承認自己在紐卡素的情況不太妙。

現年21歲的費迪活特文,發現自己正被邊緣化。按常理,以他的實力及年齡,他應該每周在一隊內默默地累積自己的出場次數,而不是仍在U23比賽中應付實力遠不如自己的對手。

活特文的潛力無容置疑,單憑現任英格蘭國家隊領隊修夫基(Gareth Southgate)允許他與今夏打入世界盃四強的原班人馬一起訓練就可見修夫基對其的肯定及信任。然而,在紐卡素,他卻完全沒有任何機會爭取得類似以上的待遇及機會。[1]

這位U21三獅軍團龍門於上季獲外借至蘇超的鴨巴甸(Aberdeen),但由於合同問題,紐卡素球員總監Lee Charnley於今夏並不同意任何有關活特文的外借請求。

「木人」與紐卡素的合同將於2020年到期,如果他於約滿後行使「波士文條約」而免費轉會,相信對他拋橄欖枝的球會將大排長龍。
安格斯在諾域治的好表現,促使修咸頓今夏以1350萬鎊,從曼城收購他回來做後備。

對於活特文來說,這是一個棘手的情況,在過去的十二個月裏,活特文目睹了其國家隊隊友安格斯根恩(Angus Gunn)在U21門將競爭上由其背後追趕至其面前,並因此而贏得了由諾域治(Norwich)轉會至修咸頓(Southampton)的機會。活特文看在眼內,想必也是百感交集。

事實上,想租借活特文的球會不在少數,除了牛津聯外,由前紐卡素球員保耶(Lee Bowyer)擔任領隊的查爾頓(Charlton Athletic)也極力希望爭取到活特文的來投。

從培育角度而言,不通過外借,以提供更多上陣機會予年輕門將是很危險的。紐卡素管理層也應該要意識到這一點,畢竟,積克艾恩域(Jak Alnwick)的前車之鑑仍歷歷在目。

時間倒數回2014年,紐卡素當時就面對門將人手短缺的危機,造成危機的一大原因,是因為當時紐卡素對積克艾恩域的培育失當,使當時的艾恩域欠缺比賽經驗,以致難堪大任。

也許從今以後,人們一提起艾恩域,就想起這球「污點」。

2014-2015賽季,在一隊僅上陣135分鐘後,艾恩域就被推上前線——於聯賽盃八強對陣熱刺(Tottenham HotSpur),該場比賽開始了僅18分鐘,艾恩域便在無壓力的情況下犯下大錯,結果讓當時仍效力熱刺的賓達納(Nabil Bentaleb)把握機會先開紀錄。在該場比賽後,艾恩域就被時任紐卡素領隊柏祖(Alan Pardew)扔回預備隊,在當季過後,艾恩域便離開了紐卡素,被漸漸消失在眾人的視線內。

可怕的是,歷史似乎正在活特文身上重演。

話說回頭,雖然我們認為紐卡素目前對活特文的冷待是不合情理,然而即使您問活特文本人,他都會向您坦承,在競爭激烈的龍門位置上,他是不可能躋掉杜巴夫卡,卡爾達路或艾利洛以上任何一位來得到一個一隊位置。

由開季至今,活特文一直在預備隊把關。活特文告訴Chronicle:「(這裏的)比賽很有競爭性,但我一直都努力訓練。」

「我和守門員教練以及其他龍門合作得非常之好。」

「我一直努力令自己保持在高水平。」

「一月快來到,我必須為此而做足準備。」

「我常把『喜歡踢足球』這句掛在口邊,所以無論比賽組別是什麼,水平是高或低,我都會享受比賽。」

「我沒有考慮太多,我只是想在糟糕的情況下做到最好。」

然而,活特文仍渴望在一月份時可以再次以外借形式加盟至其他球會,他深知只有成為一隊常規隊員,才能讓他實現在頂級聯賽上陣的夢想。

活特文說:「我想在最高水平的賽事中比賽,我知道我可以。」

「事情並非盡如人意,因為總有其他事情妨礙我向着目標一步步邁進。」

「但我讓其他人處理這些事。」

「我惟一要做的,就是努力訓練,並將自己保持在高水平上。」

「這就是我惟一可以控制到,以及我為了目標而應該要做的事。」

從球迷角度來說,活特文這半季無疑是磋跎了,但願管理層在活特文身上可以展現出更好的規劃。至少,讓球員本身看到希望。也許第一步,就是拿出一個長期計劃,展示予活特文看,如何幫助他一步一腳印地成為英格蘭首席門將。

[1]:修夫基是活特文的教父。

「現在」的壓力
縱使甫加盟就成為不動如山的一號門將,但杜巴夫卡在紐卡素仍然在不少壓力。

杜巴夫卡於近日受訪時,主動談到在紐卡素的生活,以及成為「喜鵲」守門員的巨大壓力。

儘管紐卡素本賽季開局不利,但杜巴夫卡一夫當關的表現絕對令人眼前一亮。

在最近一次受訪中,杜巴夫卡主動談及他是如何處理身為紐卡素門將的巨大壓力。

儘管紐卡素在前十場英超聯賽中都沒有獲勝,但杜巴夫卡在門前的表現依然是令人無可挑剔。

這位29歲的門將今季已經施展了一系列優秀的撲救,並且確立了自己作為球隊一號門將的地位。

自一月以外借身份來投後,杜巴夫卡一直是球隊內表現最穩定的一員。

他高水準的表現贏得了媒體評論員和紐卡素球迷的讚賞。同時,又有許多人因此而產生了疑問:為何杜巴夫卡在這麼長的時間裏都沒有在相對沉寂的捷克足球中獲發掘出來呢?

不過,話說回來,雖然讚美讓他受寵若驚,但作為任何一間大球會的龍門,其場下所承受的壓力之大,也是我們球迷難以想像的。杜巴夫卡解釋,除了因為他有一顆一如既往般堅定,要持續進步的決心以外,懂得調劑來自足球的壓力是他在英倫擁有良好開始的關鍵。

「大家的讚美令我受寵若驚,但如果球隊沒有(因為我的表現而)成功,即代表着那些令人讚美的撲救沒有解決到球隊防守的問題,」杜巴夫卡在隨斯洛伐克國家隊備戰國際賽期間,接受ProFutbal.sk訪問時提到。

「我一直以來做的,只是對自己有自信,我一直努力證明着,我是值得這個位置(紐卡素一號門將)。」

「我明白我可以做得更好,但我不是那種全天候廿四小時都可以活在足球的人。我一直嘗試在足球以外擁有個人生活,並做些我喜愛及享受的事。我會嘗試(在沒有比賽時)走到大自然,遠離煩囂。坦白講,身處紐卡素,壓力確實不少。這裏有城堡,有海,對我來說,這很好。」

迄今為止,紐卡素今季最令人難忘的表現,就是在第八周作客對曼聯(Manchester United)3-2一役,險令曼聯陰溝翻船。
堅尼地(Kenedy)和武藤嘉紀的入球令紐卡素在奧脫福(Old Trafford)早早以2-0領先,然而,即使杜巴夫卡在比賽餘下時間左飛右撲,力挽紐卡素於曼聯的狂攻之下,最終紐卡素仍以3-2不敵下半場截然不同的曼聯,無奈吞敗。

眾所周知,紐卡素在今個夏季轉會窗上的收支錄得淨利潤,而許多人亦因為此點而詬病艾殊利(Mike Ashley),並認為這正正就是他投資力度不足的象徵。部分球迷更把這點視為紐卡素今季身陷降班區的主要原因之一。

相反,看看對手曼聯,單是該場的後備席七位球員,他們的身價合共就已值約1.3億英鎊,而且該場更是由後備席上的山齊士(Alexis Sanchez)攻入致勝一球,勝利的背後,似乎與金錢擺脫不了關係。

儘管惜敗令人失望,但杜巴夫卡仍很高興看見隊友於曼聯一場的表現,特別是在一周前在主場以0-2輸給李斯特城(Leicester)後,他認為這場的表現正是一種對之前表現不滿的正面回應。

「我們在細節上的處理得並不好,一些可以令我們取勝的細節。我們本來可以取得勝利,但我們沒有在關鍵時刻做好細節,」杜巴夫卡補充道。

「(在主場對李斯特城戰敗後)我說我們應該團結一致,並找到正確的辦法。然而,英國的媒體卻把事情誤解了,而且它更以『滲漏』的形式向公眾報導,這些事情都使我感到嘔心。這只是一個普通的更衣室會議,尤其在我們目前的情況下(護級)。不論如何,我們都應該讓它留在更衣室內。」

紐卡素在連續十場不勝後,突然又觸底反彈,成功於十一月內豪取三連勝。雖然部分得益於賽程上的優勢,但未知杜巴夫卡所講的「更衣室會議」對連勝又有多少影響。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杜巴夫卡肩上的壓力,隨着這波連勝而減輕了不少。

瞻前顧後,兩者可兼得?
代表着「未來」的活特文,肩負起「現在」的杜巴夫卡。紐卡素現時可謂面對着一個甜蜜的煩惱。活特文的潛質無容置疑,但其目前的實力又不足以威脅到杜巴夫卡;至於杜巴夫卡,一個可以說是賓尼迪斯年代的最佳收購,再加上紐卡素目前的情形,又沒理由為了「潛力」而放棄現成的「實力」。按常理,紐卡素最理想的情況就是將活特文外借至一間可以讓其長期有正選的球會,使他通過貼近其實力的比賽來成長。奈何紐卡素今季在一隊組軍方面太多枝節橫生(肥佬與肥賓在轉會市場上的角力),使得活特文的前途遭冷放一邊。

事實上,不少英超中下游球會都會面對這問題:眼見後起之秀更有潛力,但奈何其目前實力難堪大任,無法將他提拔至正選位置。同時,又因為隊內實力不足,如果將他們外借至其他球會,萬一正選有甚麼損傷,後備席上又變成無可用之兵。結果不少領隊只好將一隻又一隻「潛力股」暫時放在後備席上,既希望他可以隨時候命,又可以在後備席上「茅塞頓開」,茁壯成長。結果兩、三季下來,再好的幼苗都因沒有出場機會而泯然眾人矣。

然而,矛盾的是,紐卡素目前並沒有這個問題:杜巴夫卡身後一早有艾利洛及卡爾達路兩位門將待命,即使杜巴夫卡受傷或狀態低落,活特文依然沒有任何上場的機會。雖然紐卡素對外宣稱因活特文合約問題而不將他外借,但2020距離至今都有近兩季。兩季時間,足夠讓一個21歲的門將改頭換面,如果在英冠或英甲場場上陣的話,兩年下來,說不定可以多踢近100場比賽,這些比賽機會,無疑是紐卡素目前無法提供予他的。

在我來看,所謂「合約問題」,更像是一塊遮羞布,說得難聽一點,就是對活特文沒有長遠規劃,所以就以合約問題為由交代。雖然坊間傳媒認為紐卡素借此逼活特文提早簽下新合約,以確定他的未來在紐卡素,但就目前看來,紐卡素似乎在對活特文的培養上,與球員本人欠缺共識。過去三季,活特文幾乎沒在一個穩定的環境下成長,三季皆中途外借,15/16季,一共上場19次;16/17季,一共上場26次;17/18季,一共上場17次。而且如果看得深入點,更會發現以上的上場次數,大多是他在外借時所累積的。門將,可謂是一個最需要時間及穩定環境培養的位置,然而從過去三季來看,紐卡素的決定似乎都沒有做到這件事。事情來到第四季,看來仍會像早前三季一樣,活特文於季中則會無奈地「半途出家」。既然如此,如果僅以「合約問題」為由解釋今季活特文外借失敗,似乎令人難以信服。

就目前來看,紐卡素重用杜巴夫卡是一定的事,但如何處理活特文的前途規劃,就值得一眾紐卡素球迷多加留意。做得好的話,魚與熊掌,兩者兼得,似乎也不是件不可能的事。

若果你對紐卡素的任何消息感興趣,歡迎你到我的Facebook專頁喜鵲誌參觀。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