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鵲專訪] 此心安處 —— 積祖威廉斯(Jetro Willems)

喜鵲誌 於 05/05/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此心安處 —— 積祖威廉斯

「此心安處是吾家」——一句本來呼應蘇軾當年被貶謫的佳句,最近卻獲香港首富李嘉誠用得恰到好處。然而,除了他們兩位外,紐卡素的積祖威廉斯(Jetro Willems)最近也向紐卡素表明心跡,講了類似的說話。那當然,我想積祖威廉斯固然不諳中文,不過看完其訪問後,此句卻一直在我腦海中縈迴,揮之不去。我想,如果他略懂中文,也或會認同這句。至於我用得恰當與否?還請大家看下去。

在遭受導致提早「收咧」的大傷後,積祖威廉斯現已回到他的故鄉鹿特丹(Rotterdam)。不過,這並不代表這一別,便是永遠。

對積祖威廉斯來說,他在聖占士公園(St James’ Park)的第一次是充滿困惑和責駡,而最後一次則只有痛苦——撕心裂肺的病楚由他膝蓋蔓延至全身。「就像被人用刀從後刺進膝蓋般疼痛,」他說,但是,正正是這兩極般的六個月紐卡素歲月,使他確信,紐卡素,就是他的「家」,並且值得他在傷後再一次重投黑白的喜鵲歲月。

威廉斯在這六個月的表現,即使上溯與紐卡素歷來的借用球員相比,這筆簽約也足可稱得上為上佳的借用。對利物浦和曼城的入球,說明了威廉斯的能力,那種在其年輕時已能吸引歐洲豪門注意的能力。

自積祖威廉斯一月中對車路士時遭受導致提早「收咧」的大傷後,紐卡素沒有一刻不想念他在邊路的衝撃力。[註1]

重傷後的積祖威廉斯,基本上每天都是在鹿特丹的公寓裏度過。由手術成功那刻起,他每天都為着可以重新上場比賽這個目標而努力。為了盡快擺脫這個預計困擾至他明年九、十月的ACL傷患,他每天都在鹿特丹重覆着那單調而具挑戰性的復康運動。最近,他又在這個化身為復康中心的公寓內向ChronicleLive吐露他職業生涯至今最為痛苦的時刻。

「最好的描述方式?突兀。這是一次非常突兀的經歷,」他說。赫臣奧杜爾(Callum Hudson-Odoi)於其受傷後曾向他聯絡及道歉,並表示自己很擔心是他受傷的原因。

突如其來的倒下,錯愕的不只是球迷,也包括積祖威廉斯。

「但是當時周圍沒有任何人,沒有人碰過我,你知道嗎? 我當下已經意識到這(傷)會很糟糕。我清楚我自己的一切,我也知道自己的身體是甚麼情況,而我同時也知道當我受傷的時候,會有甚麼感覺。當其時,我感到我腳內有東西撕裂了,而且立刻引發一陣劇痛。如果當下你也面臨類似情況,那一刻你是不會立刻意識到自己已經『收咧』,你只會感到由腳蔓延至全身的痛楚,並且知道自己無法從這痛楚中抽離。就好像你可以感覺到所有痛苦及因其隨之而來的一切都一下子湧襲向你處。我當時只是感到劇痛。而我知道今次『大獲了』。」

在劇痛的煎熬中,他隱約地聽到了掌聲。如果他在紐卡素第一個值得記下的時刻是他對阿仙奴的犯錯——順帶一提,那犯錯可謂毀了紐卡素今季第一場比賽。當時積祖威廉斯雖然上場比賽,但明顯地布魯士(Steve Bruce)對如何發揮出最好的他仍然是茫無頭緒。結果阿仙奴因為他的防守誤判,使美蘭尼爾斯(Ainsley Maitland-Niles)在其防守的漏洞夾縫中傳出一記精妙的長傳於奧巴美揚(Pierre-Emerick Aubameyang),並由奧巴美揚一腳射入那球致勝球——那他最後一個在紐卡素值得記下的時刻,就是聖占士公園內的人群為他歡呼加油的喝彩聲。

「作為一個外借球員,這實在是太神奇了。我只是踢了十幾場比賽。我的『地標』戰明顯不太理想,但自此之後,一切都變得如此順理成章,而我很高興那些為我而起的喝彩聲。我衷心感激他們為我歡呼加油。這(受傷)對我是一段艱難的時期,我很感謝他們對我的看法以及認同我的比賽,」他說。

積祖威廉斯手術後的報平安照。

在紐卡素接受了基本診斷後幾天,他回到德國。而且在得悉自己提早「收咧」後,他立刻安排在下星期於慕尼黑(Munich)接受由著名外科醫生Dr. Michael Storbel執刀的手術。手術完結當晚,是他有記憶以來第一次在醫院留宿過夜。

「手術前,我非常非常緊張。這是我第一次住院,也是我第一次在醫院過夜。對我而言,這是件很陌生的事,但是手術很快便完成,我猜大概是50分鐘左右。」他說。

起初,他因為麻醉劑的後勁而無法入睡,無眠的夜晚使他飽受煎熬。於是,他決定在Instagram上公布了有關該手術的消息,並仔細地看了在Post下的每個回覆。「感動,這令我很感動,你知道嗎?紐卡素對我來說,意義重大,在我來之前,我已經有預感這會是美好的一年,你知道嗎?我知道紐卡素對我的來到也有很好的感覺,這推動我竭盡所能。我想向所有人證明,我還遠不至結束。是,我是重傷,但我仍舊會成為一位頂尖球員。」

「後來我和我經紀人分享這件事時,他說:『那你回到紐卡素時感覺如何?』我立刻說,當我抵達機場的那一刻,『感覺就像回到家一樣』。就是那種感覺。在我而言,紐卡素的一切都很合我意:球隊、球迷,更甚連比賽都很適合我。」

在某一個做完手術後的星期五,威廉斯重返紐卡素訓練場。重返草場使得威廉斯精神振作了不少。他與辛特麥斯明(Allan Saint-Maximin)和利祖尼(Florian Lejeune)這兩位更衣室的鄰居互開玩笑。當然,少不得主教練布魯士,威廉斯熱情地擁抱了這位給予他高度「自由」的白髮教練。

「我喜歡為Steve效力。我喜歡他。他是那種與球員經常交談的教練。他會為隊中每個球員找到其在團隊的角色。我們各司其職,而且每個人都深明自己的職責。」他說。

「他不是那種給球員很多規範的教練。他深知每個球員在心理上,還是在其他層面的所有。我認為這是他最厲害的地方。我不是那種需要面提耳醒的球員,而往往在現實中卻有許多這種不斷指示及提醒的教練。『你需要做到這點,需要這樣這樣,需要那樣那樣,——但我不是那種球員。我只需要你簡單地告訴我:『Just Kill It! 保持控球,替我們製造一些機會。』然後我就會竭盡所能地去做。」

對利物浦的勁射,可謂徹底打響了積祖威廉斯在紐卡素的名堂。

「他給了我很大自由度。Steve的執教方式很適合我。對我來說,他很棒。」

他同時對布魯士「帶兵更帶心」的方式讚不絕口。「他幾乎每天都會打電話給我,看看我最近恢復得如何。他對我說:『如果你有甚麼需要,即管打給我。』。對此我只有無限的感激及敬意。」

「不是每個人都會這樣做,而他亦大可不用這樣做。最使我感動的,是他往往也會在比賽日當天打給我。我通常不會在比賽日打電話給教練,因為他們需要集中精力應付比賽,但他說:『不,不用擔心,積祖,你更重要。』。」

威廉斯加盟時,紐卡素正值動盪混亂。不過在威廉斯看來,即使變動大如領隊賓尼迪斯(Rafa Benitez)離隊,也只是一件已經發生的事,僅此而已。

「我並不為此而擔心。足球就是足球,有時候你只需要關心比賽本身。我們有一批好好的球員,而他們在夏天過後仍然在這裏。這個夏天,惟一改變的就只有教練。因此,紐卡素的文化及底蘊仍然在,我想這也是為何我沒有在今夏的人事變動時想到:『我會因為換了領隊而後悔加盟嗎?』。反之,我只是反覆地看着我們的陣容,心裏默唸着『這真是個好陣容。一批好球員。』。」

威廉斯在其康復期間,也一直有看紐卡素的比賽。他早前看了對阿仙奴0-4的慘敗,不過即使如此,他也堅持紐卡素是不會跌落護級漩渦,也不用打甚麼護級戰。他說:「我們當然會強勢地結束球季。我們有能力做得很好。看看紐卡素借來的球員:丹尼路斯(Danny Rose),華倫天奴拉沙路(Valentino Lazaro)、賓達納(Nabil Bentaleb)。他們都知道球隊在甚麼情況下需要甚麼,他們也知道身為球員,我們需要在比賽中做些甚麼。」

不過路斯,一個會為紐卡素帶來諸多好處的「Nice Guy」,他的到來,或會令積祖威廉斯失去了轉會至紐卡素的機會。

那威廉斯有沒有因此而思考過自己的將來?紐卡素其實早與法蘭克福有過協議:如果一切順利,紐卡素會在季尾以1200萬鎊簽下積祖威廉斯,但當然,現在這個協議已經告吹。不過,由於布魯士十分滿意威廉斯的表現,所以即使威廉斯在下季開季前(按:正常情況下)都未能重返賽場,紐卡素依然願意在今夏和法蘭克福就其轉會及相關費用一事再磋商。

威廉斯自己就說新約一事仍然是懸而未決——但他堅信自己的紐卡素旅程並不會就此告一段落。「我沒有和任何人談過此事。我將來是怎麼不是我目前最關心的。現在,我只會專注於康復一事。我對於球隊,或接下來的事都不是太關心。雙方都沒有就新約一事接觸過我,不過即管看看接下來幾個月會發生甚麼事吧。」

「我當然會想和紐卡素談談(新約)。我不希望上次就是我最後一次回紐卡素。至於下季會不會回來?Why Not?」


註1:該場是2019/2020英超賽季Week23,紐卡素於主場迎戰車路士的賽事。積祖威廉斯於該場第15分鐘時,在防守赫臣奧杜爾(Callum Hudson-Odoi)時無碰撞情況下突然倒地,及後證實為ACL斷裂。


原文Link: https://www.chroniclelive.co.uk/sport/football/football-news/jetro-willems-newcastle-united-future-17760287


若果你對紐卡素的任何消息感興趣,歡迎你到我的Facebook專頁喜鵲誌參觀。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紐卡素  積祖威廉斯  布魯士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