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鵲專訪] 懷才不遇 —— 拿沙路(Valentino Lazaro)

喜鵲誌 於 10/08/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懷才不遇——拿沙路(Valentino Lazaro)

自從賽事重開後,拿沙路(Valentino Lazaro)只曾在對曼城及利物浦兩場比賽中擔任正選。上陣時間之少,與他當初加盟紐卡素的設想略有不同。

拿沙路正在蕭赫斯公園(Selhurst Park)準備對水晶宮的比賽。當時的他應該沒有想過,當天,他將會領到人生第一張紅牌。

令拿沙路在合約上動筆簽名,是紐卡素今個夏天的目標之一。

Max Hagmayr,這位國際米蘭翼鋒的經理人在年初一月時,現身於聖占士公園(St James' Park)的人群中。那場正是「喜鵲」在最後時刻絕殺「車仔」的比賽。

按Hagmayr原訂計劃,當時他下一個議程就是飛到德國與RB萊比錫的代表會面,RB萊比錫方面希望可以將離開德甲不久的拿沙路從米蘭帶回德國。

然而,計劃在艾錫希頓(Isaac Hayden)於Gallowgate前戲劇性地攻入致勝一球之後不夠一周就有了改變。紐卡素於2020年1月24日宣布,拿沙路正式成為喜鵲的一員。
拿沙路的加盟被視為布魯士(Steve Bruce)重塑紐卡素為Front Foot風格的重要一步。

布魯士在球會的官網上說:「華倫天奴是一位具素質的球員,他的加盟使得我們在進攻上需要改進的地方有所增強。他雖然可以踢多個位置,但他是一名天生的翼鋒,而且表現出色。」

「我們一直比其他球隊更努力、更希望可以簽下他,所以我對我們(在簽下拿沙路一事上)的成功感到高興。」

於足總杯對西布朗和聯賽大勝般尼茅夫的兩個入球反映了拿沙路在對方後場的能力。

但是,在更多情況下,這位「天生的翼鋒」被迫以客串其他位置的形式出場,或以翼衛身份才得以正選上場。

布魯士領導的紐卡素顯然是一支正在過渡的團隊,布魯士經常在前任賓尼迪斯(Rafa Benitez)偏愛的五後衛陣式和更具侵略性的4-2-3-1陣型之間轉換。

然而,對拿沙路來說,這種轉換是不幸的。他發現自己是球隊頻繁轉換陣型的受害者,這位24歲的奧地利國腳經常被迫擔任他難以適應的翼衛角色。

這位翼鋒首次上場就被英格蘭的足球狠狠地上了一課,在對阿仙奴慘敗一役中,拿沙路被布卡約沙卡(Bukayo Saka)狠狠地玩弄了一番。

在接下來對水晶宮的比賽,拿沙路更因在完場前一分鐘拖跌單刀的韋費特沙夏(Wilfried Zaha)而遭球證直接以紅牌驅趕出場。

圖為拿沙路於足總盃第五輪賽事為紐卡素攻入第三球時與隊友一起慶祝。在是次外借期間,拿沙路一共在紐卡素攻入2球。

然而,拿沙路在停賽後強勢回歸到比賽。在足總盃第五輪賽事中,他以正選出戰之餘,更在山楂球場(The Hawthorns)攻入令紐卡素晉級的一球。雖然對手僅為英冠的西布朗,但在比賽中的強勢表現,無疑也向布魯士證明,他在進攻上可以與米基爾阿米朗(Miguel Almiron)、祖連頓(Joelinton)和辛特麥斯明(Allan Saint-Maximin)聯袂出戰並取得成功。

諷刺的是,事情並不如大家所預料般發展。自英超重新開賽之後,拿沙路僅獲得兩次正選的機會,而且兩次皆是以不擅長的翼衛身份出戰曼城和利物浦。一如所料,翼衛下的拿沙路在兩場比賽中都很沉寂。

在後備上陣對陣般尼茅夫,並以狡黠的走位連帶笠射攻入紐卡素那場的第四球後,拿沙路終於在鏡頭前表達他對這段借用期上陣時間不足的不滿。

拿沙路說:「我想證明我可以為球隊做到更多。我對我之前那些(少許的)上陣時間並不滿意。我認為我值得有更多(上陣時間),但最後這一切都取決於領隊的決定,我們早早領先3-0,而且球隊表現出色,這證明他做得很好。」

拿沙路也許怕話說得太重,及後又補充道:「我只是單純地希望可以上場展示自己的實力,並將自己融入團隊。」

撇除其紮實而低調的表現外,還有不少原因足而令拿沙路因缺乏機會而感到不悅。

由於英超再開,在一周兩戰的情況下,紐卡素陣容深度不足的問題困擾着布魯士調兵遣將的思量,隊中部分主將更無可避免地出現疲累。

在英超重開的第一場,「喜鵲」就以一場大勝確保了自己下季得以繼續留在英超。與此同時,足總盃的出局亦意味著在最後的幾周中,除了對每場勝利的執著外,紐卡素並無其他額外的動力和誘因要全力以赴——如果還有,那也只會是那些球評一廂情願地的比較,要將布魯士與他的前任的積分比拼一番。

但即使在這樣的局勢下,拿沙路還是被迫在比賽時坐在場邊觀看比賽。也因如此,也不難怪拿沙路會質疑,自己若以永久轉會形式轉投紐卡素,對他實現有更多上陣時間這個目標有甚麼建樹?

在「收鑼日」中輸給利物浦後,布魯士談及有關再次借用拿沙路和賓達納(Nabil Bentaleb)的可能性。

布魯士說:「我們需要和兩位各自的球隊溝通一下,看我們是否可以以永久轉會的形式將他們留在這裏。如果最後談不成,我們也考慮是否可以以再借一季的形式把他們帶回來。讓我們看看情況會如何發展。」

但是拿沙路或早已發現自己在隊中只是個可有可無的人。在重開聯賽後,拿沙路發現自己在一隊進攻乏力和傷患不斷的球隊中,仍只獲得微小的上陣時間。

這本來是一個可以讓這位翼鋒長時間上陣,並判斷他是否值得在聖占士公園擁有長遠未來的絕好機會——但布魯士顯然對這些嘗試不感興趣。

以上一系列讓人費解的舉動都不約而同地指向一個關鍵的問題——那紐卡素當初爲何要簽下拿沙路?而且種種跡象都顯示出拿沙路在紐卡素的懷才不遇,何以布魯士又有信心可以簽回拿沙路呢?

紐卡素迷目前也無法從外得知一絲線索,惟一可以肯定的是,紐卡素今個夏天想達成拿沙路在合約上動筆簽名這個目標,可謂難度甚高。

原文鏈結:https://www.chroniclelive.co.uk/sport/football/football-news/newcastle-united-sign-valentino-lazaro-18672792

若果你對紐卡素的任何消息感興趣,歡迎你到我的Facebook專頁喜鵲誌參觀。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紐卡素  拿沙路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