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頭鷹的奇蹟

波瀾壯闊 於 10/03/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親愛的吉亞尼...」阿爾巴尼亞總統在其國家隊成功晉身歐國盃決賽周後對國家隊領隊吉亞尼迪比亞斯說「...我的言語無法形容我對你的感激。」


有雙頭鷹之稱的阿爾巴尼亞未曾參加如此盛大的國際賽事,2014年它們與世界盃擦身而過,而2016年他們僅僅晉身歐國盃。歐國盃以後的日子會很艱辛,他們要與新的足協成員國科索沃爭奪球員,例如當時的阿爾巴尼亞新星,效力雲達不萊梅的拉舒卡(Milot Rashica)。但那刻肯定的是,他們的球迷會從各地而來,共同慶祝這盛事。

拉舒卡最後決定代表科索沃

抱憾出局
歐國盃小組賽阿爾巴尼亞的對手分別是瑞士、法國以及羅馬尼亞。在首輪賽事,艾爾巴尼亞在隊長簡拿紅牌出場後僅以0-1敗於瑞士。而面對實力雄厚的法國,則在九十分鐘後連失兩球以0-2抱憾敗陣。第三場面對羅馬尼亞,阿爾巴尼亞憑薩迪庫的入球以1-0奠定勝局。

無奈阿爾巴尼亞入球能力弱,縱使後防有拿玻里翼衛希沙積、亞特蘭大門將比利沙、以及同樣效力阿特蘭大中堅占斯迪坐鎮防線,但也因得失球差與得分不足,無緣最佳第三名,逃不過出局的命運。

然而,他們回到首都提拉拿,依然受到人民夾道歡迎,他們的名字被刻上國家足球場內,就如他們的故事被寫上國家歷史般。

一路追夢,過程絕不簡單。



尋人與戰鬥

領隊迪比亞斯到過各地聯賽,包括亞洲與大洋洲的聯賽,觀察了148名阿爾巴尼亞裔球員。而現時球隊的主力巴夏(Migjen Basha)效力過瑞士的各梯隊,也效力過迪比亞斯執教的拖連奴,成為阿爾巴尼亞的目標,最終成功遊說他成為阿國公民。


在其晉身決賽周的過程中,2014年10月中旬,對陣塞爾維亞一戰成為關鍵。到上半場末段,一架展示一面「大阿爾巴尼亞主義」旗幟的無人機飛過,一名塞爾維亞後衛將無人機扯下來,隨即惹來阿爾巴尼亞球員不滿,雙方球員和球迷繼而發生衝突。由於場面失控,球證決定腰斬比賽。

國際足協裁定,主場的塞爾維亞要就賽事的混亂負責,最終判定阿爾巴尼亞以3:0勝出,獲取3分。他們指出,賽事腰斬的根本原因是球場的保安漏洞,以及塞爾維亞球迷暴力對待阿爾巴尼亞球員,所以塞爾維亞需負上最大責任。然而,畢竟是阿爾巴尼亞旗幟挑起爭端,阿國足總須為無人機和政治旗幟承擔責任,被罰十萬歐元,但已是不重要了。阿國獲得了出線的關鍵三分,若按實力而言,阿爾巴尼亞非塞爾維亞的對手。


歷史與發展
在巴爾幹半島內戰期間,阿爾巴尼亞人民各散東西,大部分人選擇逃到瑞士,統計數據顯示,瑞士人口超過3%屬阿爾巴尼亞裔,當中部分來自科索沃。但由於科索沃的國際地位過去並未得到國際認同,不少阿爾巴尼亞裔的科索沃球員都選擇代表科索沃出戰,這也解釋了為何科索沃成為足協成員國對阿爾巴尼亞做成威脅。

在2014年世界杯外圍賽,瑞士在主場以2:0戰勝阿爾巴尼亞,而在該比賽中,瑞士的大軍名單有9個阿爾巴尼亞裔球員。賽後瑞士中場的格列沙加在社交媒體表示他百感交雜,指出他依然認為自己是「100%阿爾巴尼亞人」。

而除格列沙加外,還有不少球星擁有阿爾巴尼亞裔的身份,例如代表瑞士的沙基利、代表德國的梅斯達菲、代表比利時的贊奴沙等。

阿爾巴尼亞的足球,被政治、種族等問題纏繞著。但無論如何,這隻雙頭鷹是奇妙的,或升或沈,它的姿態都是與眾不同的,散發著獨特的光彩。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