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奧巴自傳(十一):受博阿斯關注,晉升馬賽隊保姆

足球雜工 於 27/01/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杜奧巴自傳(十一):受博阿斯關注,晉升馬賽隊保姆

對摩連奴的那句“等我有錢了,一定會簽下你”,我當時只當了句玩笑話。沒想到,他派來了球探,博阿斯前來觀看我的比賽。後來博阿斯一直都在保持跟我溝通,然後把我時時刻刻的情況都匯報給摩連奴。


博阿斯在波圖時期是摩連奴的學徒


讓我能夠真正成為比賽關鍵先生的因素之一,是我在那段時間內將身體狀況保持到了最佳。那不僅僅來源於我在平日里的身體素質訓練,更是得益於兩個人,斯蒂凡-雷諾和帕斯卡-科洛。這兩位訓練師都是在甘岡時期就開始跟隨我的。直到現在,他倆都在我的身邊(幾年前帕斯卡離職,取代他的是馬蒂厄-布羅德貝克)。之前,他們是我在甘岡的隊友馬盧達的理療師。我驚異於他們的工作能力,特別是一周雙賽的時候,能夠幫助馬盧達從激烈的比賽中恢復過來。
一場比賽下來,我通常需要五天才能恢復。而馬盧達很快就能滿血復活了。我覺得我與他的區別就在於缺少兩個理療師。如果我在比賽之後第五天才能在訓練中找到狀態,那麼主教練幾乎不可能在下一場比賽中派我首發。我意識到必須要扭轉這個局面了。所以,馬盧達將這兩位老師介紹給了我。他們不但能夠進行身體機能的理療康復,還在技戰術上給了我很多指導。我與他倆結識並愉快地合作,一直到現在。


杜奧巴的完美身材得益於他的理療團隊


斯蒂凡是一名體能教練,也是一位體育心理諮詢師。他特別擅長幫助球員在訓練中避免傷病,還能夠讓球員從艱苦的訓練中迅速恢復。他教我最多的是身體的伸展和拉伸。說到拉伸,你們可能以為是大概二、三十分鐘。其實,我做拉伸運動一般會持續兩、三個小時甚至更久。如果有必要的話,我會不停地重複同一個動作,直至身體的所有肌肉和軟組織都得到適當的拉伸。
帕斯卡更有一些學術背景,在生理學、生物力學和身體動作技能方面有很長時間的研究經驗,能夠幫助我在球場上表現出最高水準。特別是在我們合作的早期,我倆經常一起觀看比賽錄像。我們細緻地分析每一次跑位、搶斷和球員各項技術。或許是因為我在年輕時並沒有參加過青訓營,所以並沒有把許多動作訓練成為肌肉記憶。我從他那裡學到了許多關於比賽的小細節,包括如何看懂對手的肢體語言,特別是門將,如何選擇合適的時機避開對手的衝擊,如何能夠藏在後衛的視線範圍之外,如何在與對手的競爭中搶到那關鍵的一秒,如何傳出致命威脅球,如何在一秒之內擺脫防守,等等。這些問題的解決都是通過長年累月的分析,一次又一次的加練,以及痛苦的體質鍛煉和拉伸運動完成的。


馬賽時期的杜奧巴體能有明顯提升


另外,我通常每週都要見一次整骨療法的專家,來獲得骨骼層面的調整與恢復。一些人認為整骨是多餘的,或者毫無意義。但是我相信這些理療都會在未來給我帶來幫助。事實證明,上面所說的所有恢復和理療都讓我在身體素質上有了明顯的提升。我的進球能力在提高,我的職業生涯一直在向更高的平台邁進。
我的體能與健康團隊從來沒有乾預過俱樂部的訓練,也不會影響球隊的訓練理念。他們一直只針對我個人的情況,為我定制訓練以外的各種調整與恢復。就像籃球巨星,比如邁克爾-喬丹和科比-布萊恩特的團隊那樣,超級巨星都有自己的理療團隊。既然我也在一家頂級俱樂部效力,我就學著頂級運動員那樣,重視自己的身體狀況和體能儲備。


科比曾造訪車路士更衣室,與杜奧巴見面


在足球隊裡,即便是豪門球隊,基本上只有三名理療師。但他們有22到24名球員需要服務。即便是世界上最棒的理療師,最多也只能給每人分到十到二十分鐘的一對一服務。不僅如此,他們還不能對症下藥,對待所有球員都是同一套辦法。當我在很年輕的時候就已經發現,我是個極易受傷的體質,所以我更需要更多定制化的幫助,以挖掘我在身體機能上的潛力。
所以我的體能與健康團隊跟隨我到了馬賽,後來也前往車路士。這方面的付出很快就獲得了收穫,也激勵我繼續維持我的團隊。在足球面前,我總是這麼一絲不苟。我早早就明白,我的天賦並不過人,但我仍然見證了自己通過努力達到與天才們同樣高的水平。這絕不僅僅是巧合。
然而,球隊的情況與球迷們的期待並不相符。我們在起初表現不錯,排在積分榜第二位。到了9月份,我們還一度佔據榜首。但是漸漸地,球隊的勢頭開始向下。我們在歐冠小組賽中排名第三,並沒有能夠進入淘汰賽階段。隨著聯賽的推進,我們又失去了爭冠的希望。在那段時間裡,阿蘭-佩蘭似乎失去了對球隊的信心,他開始不愛與我們交流。在租借期中的巴夫斯正式轉會曼聯;現任的門將維德蘭-魯涅當眾批評佩蘭的戰術安排。我不知道這兩件事之間是否有關聯,但它們確實都不在俱樂部的計劃內。


魯涅是一名很有個性的門將


當冬歇期到來的時候,佩蘭與一些球員之間的關係緊張,我們的隊長又受傷了。我記得有一天,一名助教對我說,球隊裡已經沒有老隊員了,缺少一個領袖。他對我說:“好吧,你現在必須擔起責任!” 我?當馬賽的隊長?少來了!當然,我在球場上是有一些領導才能,也很願意把隊友們聚在一起溝通。所以漸漸地,我開始在訓練後給隊友們安排午餐,偶爾也有晚餐。我這麼做的目的就是想把軍心渙散的隊伍重新聚在一起,重新找到我們的團隊精神。做這些團隊工作挺有意思,我能夠對隊友們的情況更加熟悉。我相信,我的這些工作有助於將大家紛亂的心情收攏回來,替主教練分憂。
次年1月,我們在積分榜上滑到了第六,阿蘭-佩蘭被正式解僱。我為他的遭遇感到難過,因為他一直是我非常尊敬的人,直到現在也是。儘管我對他的離任並不吃驚,但我仍然覺得俱樂部有一些殘忍。我早已經了解了職業足球的這一常態。我只是覺得他並沒有收到他應得的感謝和認同。畢竟,是他帶領球隊四年來第一次進入歐冠聯賽,他取得的法甲聯賽亞軍也是俱樂部近年來最好的成績。但顯然,這些還不夠,以我們目前的夢遊狀態,根本無法把他留住。


佩蘭在馬賽曾取得過相當的成功


預備隊教練何塞-阿尼戈被扶正。他是土生土長的馬賽人,與球迷的關係親密,也是馬賽的死忠。顯然,他是一個直來直去、善於社交、性格討喜的人。何塞很快與隊員們建立了聯繫,重新激起我們的鬥志。我很快向他表示了我的忠誠。雖然我對阿蘭-佩蘭的離去仍然心有不甘,但我現在完全忠於阿尼戈,做好我分內的工作。過去的話,如果我喜歡的教練離任,新的教練接手,我會依舊我行我素。但現在,我決定盡我所能繼續幫助球隊。結果,我與新教練相處得很好。一切都要從頭開始了,對於球隊,對於我。


阿尼戈被扶正可謂眾望所歸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