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迷評論】談談阿巴莫域治與摩連奴的關係及一些歷史,分析阿巴莫域治與摩連奴可否長期合作?

車路士是最勁 於 28/05/2013 發表 收藏文章
【車迷評論】談談阿巴莫域治與摩連奴的關係及一些歷史,分析阿巴莫域治與摩連奴可否長期合作?
如果歷史可以假設,那麼假如摩連奴當初沒有執教車路士,他又會到達怎樣的高度?他會是今天的摩連奴嗎? 有時候不得不感嘆造化弄人,一個是敢與全世界為敵的王者,一個是足以影響世界政壇的老闆,兩個絕頂聰明又極其自負的人走到了一起。多年以後的經歷已證明,阿巴與摩連奴的性格是如此相似,後來者中不管是莫拉蒂還是佩雷斯,都不具有阿巴那樣的野心與城府,狂熱與冷酷。當狂人遇上狂人,注定了成功,也注定分道揚鑣的結局。2004年的夏天,剛剛率領非主流豪門波圖加盟三冠王的摩連奴來到了英倫,意氣風發地欲挑戰英倫的霸權。在大把盧布的支持下,摩連奴迅速打造了一支豪華的藍軍,以摧枯拉朽之勢席捲英超。38場聯賽,95分,15個失球,29場勝利,摩氏藍軍創下了許多驚人的英超紀錄。一支幾年前還在聯賽中上游徘徊的球隊一夜之間躍升為令人不寒而栗的勁旅。沒有人知道摩連奴究竟施了什麼魔法,幾個月的時間就讓球隊脫胎換骨,摩連奴初次登上大舞台便一舉成名。世界足壇有錢的球隊很多,但是一花錢就馬上見到成效的卻是屈指可數,後來的曼城,QPR就是最好的例證。狂人也似乎輕而易舉地完成了從人到神的蛻變。彼時的英超,曼聯已確定了英超霸主的地位,而當時的挑戰者僅有阿仙奴與利物浦。橫空出世的摩連奴向世人宣告了新勢力的崛起。車路士的光芒迅速蓋過了阿仙奴與利物浦,成為了曼聯最大的勁敵。隨後的那一年,車路士複製了成功,衛冕聯賽冠軍。迄今為止,英超21年裡,除曼聯外只有車路士衛冕過冠軍。摩連奴和他的車路士一樣,僅用了極短的時間就完成了驚豔的蛻變,國內賽場迅速的成功也讓車路士上下把目標瞄向了更高的舞台。而命運的玩笑總是那麼耐人尋味,來自馬德里的賓尼迪斯如命中剋星一樣阻擊了摩連奴前進的道路,無論是後來的國米,皇馬,還有如今的車路士,賓尼迪斯與摩連奴的命運竟在冥冥之中緊緊相連,剪不斷,理還亂。
縱然他的戰車依然強大,但是如熱戀的情侶一般,過多重複的場景只會讓勝利的喜悅變得平淡,遲遲無法在歐聯中更進一步,也讓他的神話開始出現了裂縫。執教的第3年,摩連奴失去了聯賽的冠軍,歐聯的賽場上3年內第二次被利物浦淘汰,止步四強。高傲的狂人不得不開始面對失敗。相對於摩連奴的高調,政治高手阿巴卻善於隱忍,他極少拋頭露面接受采訪,骨子裡卻有著極強控制欲。摩氏給他帶來了成功,但摩日益高漲的聲望卻也注定了兩人的合作不能長久。在阿巴的眼中,沒有誰能挑戰他的權威。所以歐聯賽場的成績就成了一個完美的藉口,歸根結底,阿巴要的只是一個偉大的主帥,他並不需要一個傳奇,不需要一個“神” 最後的最後的,他的離開的竟是令人意外的悄無聲息。他如大帝登基般駕臨史丹福橋,離開時卻平靜得甚至有些潦草。但不管怎樣,3年多一點的時間,他留給了史丹福橋6個冠軍,一個連續86個主場不敗的神蹟。以及讓車路士從新貴到豪門所需要的冠軍氣質,僅憑這些,他依然可以稱得上車路士史上最偉大的教練。 他打造出的鐵血精神也是留給這支球隊寶貴的財富。在他離開後,杜奥巴曾痛哭不止,甚至欲離開球隊隨他而去,而在摩連奴入主國米後,林柏特也一度動了投奔國米的念想。卡華路,艾辛等人再次投奔到他麾下時,無一不充滿了幸福感,願意接受摩連奴的任何安排,甚至寧願在隊內看守飲水機。 只是略帶諷刺的是,摩連奴離開車路士的那一季,看守教練格蘭用蕭規曹隨的方式,沿用了摩連奴的打法。把車路士帶入了歐聯的決賽。離開英國後的摩連奴開始了新的遊歷。在米蘭他僅用了2年的時間就將讓國際米蘭成就了三冠王的偉業 ,他用最圓滿,最驕傲的方式來到了下一站,馬德里。
在皇馬,他依然我行我素地保持著自己的狂人本色。然而卻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強大的巴塞,無孔不入的西班牙媒體,隊內的糾紛......內憂外患中,他變得焦頭爛額。他所有特色的標籤在皇馬這家全世界獨一無二的球會裡都顯得格格不入,儘管執教的3年來,他已經在與巴塞的對話中佔了上風,儘管他帶回了聯賽冠軍,儘管他3年內3次打進歐聯4強。所以在本季歐聯被多蒙特淘汰後,他在賽後表示他可能會離開球隊,想回到一個愛他的地方。關於摩連奴未來的猜測也成為了最焦點的話題,回歸車路士,似乎也成了摩連奴最有可能的歸宿。理由很簡單,這裡是他登向巔峰的起點,這裡有無數愛他的球迷,這裡有充裕的資金。最重要的是,在車路士他沒有那麼多的拘束,他可以是準則,他可以是信仰,他可以是傳奇,只要他能夠帶來勝利。摩連奴離開後,車路士尋找下一個偉大已經尋找了太久, 雖然如今的這支車路士已經面目全非,但球迷們仍然相信他會是史丹福橋最適合,最需要的那一個。他曾經成就過許多人,也曾得罪過許多人。他曾被無數人頂禮膜拜,也曾被人罵得狗血淋頭。喜愛與厭惡與本就是情感的一體兩面。名揚四海與眾叛親離也許本就在一念之間。 有一種說法,人體的細胞在不斷新陳代謝,7年的時間就可以讓一個人完全變成另一個陌生的自己。而摩連奴離開車路士已快6年,這6年來所有的變與不變到頭來不過成了一句好久不見。 是非曲折,冷暖自知,知我罪我,其惟春秋而現在,最大的障礙也許就成了阿巴,他是否願意低下頭去迎接這樣一個故人的回歸?著名的“俄羅斯輪盤”是一種瘋狂的賭博遊戲,阿巴的輪盤10年已轉動了9次,被他斃掉的教練也都不是泛泛之輩。要離開,阿巴的輪盤也將繼續轉動,但轉來轉去,他發現最想回到的,還是最初的那一個。 最初的那一個,正是最特殊的那一個。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