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詳細解構】西班牙與巴西,華麗足球殊途同歸會在洲際國家盃決賽相遇?

車路士是最勁 於 25/06/2013 發表 收藏文章
【詳細解構】西班牙與巴西,華麗足球殊途同歸會在洲際國家盃決賽相遇?
與足球有關的諸多情感——憤怒、恐懼、且怒且懼、怒不可遏又驚恐萬狀——在這之中,單純的驚奇倒是很少見。畢竟足球是曝光率最高的運動,即便在這季結束後的長草期,關於足球的新聞仍然遮天蔽日氣勢洶洶。在衛星轉播普及的年代,足球給按部就班的生活提供了爆點,給柴米油鹽的日子增添了波瀾。但足球仍能帶給我們新的體驗,仍能創造驚奇。洲際國家盃西班牙隊甫一登場就讓眼光甚高的巴西球迷吃了一驚。本週BBC記者維克里生動地描述了西班牙在累西腓戰勝烏拉圭的戰況以及在現場球迷中掀起的反響。我們都已熟悉迪保斯基的球隊,他們犀利而嚴密,嫻熟地掌控著每場比賽的節奏。這支球隊從五年前的這個月開始統治足壇,至今還沒有退位。在1999年之後——在西班牙成為如今之西班牙之後——他們從來沒有來巴西與巴西交手過。在累西腓,人們心懷激動、翹首以盼沙維優雅的接球轉身,以及外星人降臨般的西班牙。即使隔著大西洋在模糊的電視上收看西班牙,仍有種只如初見的感動。我們為西班牙隊驕傲,願意守護這些沉默而嚴肅的小個子藝術家。這情感就像看到自己充滿天賦的孩子突然長大了,在相隔半個地球的奧運會上演奏樂曲。
西班牙也在改變。之前的許多年西班牙都像徒勞地做著針線活,沒完沒了地推倒重建。到2010年世界杯他們展現了令人絕望的實力,登上巔峰。和那時相比,如今的人員有了些變化。與烏拉圭交鋒時,他們在對方腹地細膩穿插,冷不防一提速就像騎手突然衝出大部隊。他們看起來更精細而完善了。就連費蘭度·托利斯他彷彿重回巔峰,他走出陰霾,讓經驗不足的大溪地球員疲於應付,有了當初大殺四方時的影子。就像最後一代高清的窄屏電視機,在牆角被冷落許久,又被重新擺出,在下個時代來臨前發揮自身的價值。不僅如此,巴西之行對於這支冠軍之師也是新的考驗。外國球隊遠渡重洋前來獻技的情景曾在國際足壇多次出現。典型的例子就是1953年匈牙利作客溫布萊——可惡的外國人大搖大擺地施展足球魔法令東道主蒙羞,這是有記載的第一次。當然,直到今天,和外國球隊交手總是能讓英格蘭感受到可怕的文化衝擊。這些難纏的對手可不像英格蘭隊那樣,把足球當作噁心的死鳥一樣粗暴地扔來扔去。不過現在吸引我們的是單純的新舊之爭。歷史上時常是巴西創造出照亮足球世界的驚鴻一瞥。西班牙隊的成功更像是團隊的勝利,而巴西足球理論上是隨著個性表達而進步的,實際上也是如此。巴西人的想像力衝破束縛,在上世紀70年代被塑造成一座堡壘,在機械僵硬的歐洲風格毀滅世界之際捍衛著足球。巴西代表想像力,代表一種生活態度,踢出謎一般倒鉤射門的“高貴的野蠻人” 比利就像個不羈的樂手,穿著舞褲,掛著項鍊,彈著吉他。
當然這種說法有點不著邊際。從上世紀60年代起巴西就在體育科學和訓練營建設上領先世界。巴西數十年來使用防守型雙防中,並以這兩名防中為核心構建陣容,為邊後衛插上飛翔的翅膀。儘管如此,巴西聯賽仍然致力於培養創造型攻擊手。理想中這樣的球員充滿靈氣,突破枷鎖,帶著浪子精神靈光一閃就能終結比賽。即使巴西的經濟已經騰飛,但對於足球來說,巴西的年輕球員們仍從都市中心的貧民窟中不斷湧現出來,只有極端的貧困才能造就他們的技術。隨著巴西舊貌換新顏,這一情況可能會改變,但仍然與西班牙工業化出產球星的現代模式大相徑庭。歷史上還沒有球隊像如今的西班牙這樣,球員被目標明確地悉心培育、成批培養。我們都知道關於該國青訓教練的統計——幾乎每個心智正常的成年人都是青訓教練,但真正促成這種模式形成的是超級球會的體系,以及一種“孩子交給我,還你一個斜傳專家”的文化。在這個國家,有天賦的球員來自真正的球員輸送帶,而不是貧民窟和海灘。在這個國家,最有才華的攻擊手都出奇地淡定並能長期保持高水平。恩尼斯達看不去不像富有創造力的頭牌球星,倒像電視上看到的那種9 歲上劍橋的愛好收集古董的神童。這種強烈的反差使得在巴西觀看西班牙充滿樂趣,也讓這次的世界杯預演更加重要。眼下我們有許多理由期待這兩個隊在決賽相遇。在累西腓的驚艷和喜悅之後,我們可以暢想文化差異的碰撞,也可以憧憬兩支走過相反歷程的國家隊聯手奉獻美麗的足球,殊途同歸。



原文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