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金錢是足球世界上的邪惡的東西?

車路士是最勁 於 13/02/2013 發表 收藏文章
無限金錢是足球世界上的邪惡的東西?
1992 年中最重要的體壇大事是什麼?是歐國杯上的丹麥童話?Linford的100 米短跑金牌?或者說是紐卡素的大崛起?!好吧,最後那個只是對我來說的。事實上,1992 年對於世界足球來說是關鍵的一年,因為那同時是英超聯賽和歐聯聯賽(譯註:前身為歐洲冠軍球會盃)的元年。自1992 年以來,足球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全坐席的球場,成為了百萬富翁的職業球員,國外的億萬富豪和讚助商,正是這一切支撐著足球走進一個全新的金元時代。在那個時候,很少人會想到這兩個新的聯賽(英超聯賽和歐聯)會對我們所熱愛的足球造成這麼大的影響,但正是這項運動,帶來瞭如此大的市場。我們都熱愛足球,永不厭倦,無論是世界的什麼地方,無論是什麼時代,無論對於什麼階層。足球就是依靠千千萬萬像你和我一樣的球迷才得以如此鼎盛。而在1992 年,有些人借助這個熱門的運動而飛黃騰達,一夜暴富。
當時我並沒有過多考慮這個問題,只是覺得那不過是改個名字而已,其他都不會有什麼變化的。好吧,我當時想錯了。頂級聯賽離開了大眾收看的獨立電視台,現在只有那些擁有新型衛星電視的富人們可以看了。從現在開始,如果你要在電視上看直播的話,就要自掏腰包了。不用很久,就會有越來越多的人抵受不住誘惑去訂購天空體育台,到時候房子邊上的那些衛星信號接收盤就會像房門一樣普遍,家家戶戶都會有。天空體育的收益就像流水一樣,長流不息,而且為了更大利潤,它還壟斷了每一項投標,這就是他們當時(而且現在仍然是)最有價值的東西。可以肯定的是,慢慢的,所有的這些收入最終都是來自於我們球迷,獲取收益的是一些大公司,它們瘋狂的催使我們購買從漢堡包到球鞋的一切商品,導致英超聯賽逐漸與其他聯賽漸行漸遠。英超成為了富翁們的運動場,而且成為國內每個球會的搖錢樹。而我剛才說的富翁們的運動場並不是比喻。球員的工資在過去的20 年內像坐火箭一樣直上雲霄,頂級球員們現在每週僅僅薪金就能拿到六位數,更別提加上獎金、球鞋合同、代言等收入了。即使那些普通的球員都有非常可觀的收入,所以世界各大聯賽的球員對英超趨之若鶩就不足為奇了。很多球員其實甚至根本沒聽過韋根、西布朗或者史雲斯這些球隊,但是這並不阻礙他們對外宣稱能在DW 球場踢球實現了自己多年的夢想。
至於那些球隊老闆,他們大部分是全球各地的億萬富翁。他們每個人似乎對英國足球的認識與理解都參差不齊。有些很專業,很有才能,把他們的球會運作得井井有條;可惜也有一些幾乎相反,因而受球迷的反感(例如楊家誠,吉列/ 希克斯,印度Venkys集團,還有誰??)一旦一個球會殺入英超聯賽,那將會賺取一大筆錢,然後他們就會因降級導致損失這樣的巨額利潤而驚慌失措。像列斯聯,朴切茅斯和巴拉福特這些球會,為了保持競爭力而過度花錢,而最後發現自己已經深陷泥潭,這樣的前車之鑑一直警示著那些球隊老闆們。正是由於這種隨著英超而生的對留在頂級聯賽的不安與渴望,導致整個英倫足球界的大環境發生了變化。在以前,各支球隊都會全力以赴地爭取聯賽杯和足總杯,在賽前做足準備;而現在,很多球隊更重視聯賽中的3 分。由於有這樣的關注度差異,在最近的10-15 年,這兩項錦標的榮耀比起當年已經淡卻不少。聯賽杯現在已經成為球隊二隊甚至是青年隊的遊戲了,這項錦標剩下的唯一的尊嚴還是由於前六名的球隊教練在給苛刻的老闆交差時需要拿出一兩個獎杯。正是由於這樣,這些球隊要開始認真對待聯賽杯起碼也要等他們的二隊成功打到四強。
足總杯則要受重視一點,但是始終沒有聯賽重要。它的主要問題在於決賽本身,足總杯決賽以前是整個英倫足球界中安排在球季最後一個週六上的精彩好戲,但是現在只是夾在各個球會、媒體還有球迷更加重視的聯賽收咧戰與最受矚目的歐聯決賽之間的雞肋比賽,為什麼那兩項比賽這麼受重視?因為那些就是最大的搖錢樹。由於各球會對留在頂級聯賽的渴望變得更加大,導致了一個新足球理念的產生。當2001 年艾拿戴斯代斯帶領保頓升上英超時,他的唯一目標就是把球隊留在英超聯賽。為了完成這個目標,艾拿戴斯代斯創造出現在廣為人知的罪惡的“反足球戰術”。艾拿戴斯的計劃就是把一些牛高馬大的球員安排在自己的防守型陣容裡面,他們威懾力十足,用長傳球向對方禁區進行轟炸,然後利用他們的力量憑藉各種方法把球送入對方球門。公平點說,艾拿戴斯的這招的確管用,沒有哪隻球隊樂意對上他們,特別是當要奔赴銳步球場對他們的時候,結果往往是被擊潰。保頓在英超一年比一年站的穩。顯然,有些時候你必須要根據對手而改變策略,不要誤解我,我沒有惡意,但是艾拿戴斯這樣的策略是赤裸裸的只是為了護級。有了這樣的成功案例,很多其他球會於是也爭先恐後地依樣畫葫蘆,你看看現在的史篤城,擺明了就是當年保頓的翻版。這就是為什麼像羅渣士和馬天尼斯這樣的教練會廣受讚譽,因為他們已經向大家證明了,好好的踢球同樣也能讓你的球隊在英超聯賽佔有一席之地。
雖然英超聯賽中的那些強隊也許會對艾拿戴斯和史篤城們”嗤之以鼻,但是當在歐聯的賽場上時,他們也只能是五十步笑百步。對於那些豪門球隊,他們為了在歐洲頂級之流立足而需要大量資金,而獲取這筆資金的唯一途徑就是一直保留著歐聯的資格(除非你有阿巴或者阿拉伯酋長們的支持)。由於競爭異常的激烈,跟那些需要護級的中下游球隊一樣,3 分對那些爭奪前四的球隊來說同樣珍貴。所以聯賽杯,足總杯和歐霸盃這些比賽都被認為是雞肋而處於被冷落的狀態。長此以往,球季去了又來,這些錦標的價值只是一直在下降。我現在很沉痛地說,看來對於現代的職業足球,英超聯賽的各個球會更加關注的是他們的聯賽排名,而不是給他們的球迷奉上一場在溫布萊球場為他們一直渴望的冠軍獎杯而拼殺的比賽。可悲的是,他們錯了。如果是一個紐卡素的球迷,而且終生將是紐卡素球迷,也希望看到球隊能再次進軍歐聯賽場,但是如果要我在前四席位和足總杯冠軍之間做選擇的話,永遠都會選擇足總杯。
這就是那些球會的無法理解的東西,足球根本就不在於金錢,在於的是那些讓人永生難忘的時刻:是在慕尼黑,杜奧巴獻給車路士的那個時刻;是周二晚上巴拉福特獻給他們苦等多年的球迷們的那個時刻。對那些讓人血脈噴張,狂喜不已的時刻的追求,就是我們熱愛足球的原因,就是我們花錢看球賽的原因。在這個時候你可能會意識到,雖然那些人是利用我們的熱愛與追求而成為百萬富翁,但是那些時刻都是不能以金錢來衡量的,它們是無形的,同時也是多少錢也買不到的。就這樣,在未來的年月裡,我們的聯賽毫無疑問會繼續發展和進化,但是無論將來發生什麼,有一個東西是永遠不會改變的——那就是我們。我們這些球迷,這一切一切的締造者。我們哪兒也不會去,而是在這裡耐心的等待著,等待著我們的下一個,也許甚至是第一個千金不換的時刻,它會讓我們由衷的感覺到:這一切都值了。



原文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