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評論】【賽後報告】 英超第十一週:利物浦 1:2 車路士;換人改變陣容令戰果改變,摩連奴技壓羅渣士

車路士是最勁 於 09/11/2014 發表 收藏文章
【專家評論】【賽後報告】 英超第十一週:利物浦 1:2 車路士;換人改變陣容令戰果改變,摩連奴技壓羅渣士
2014-2015球季英超第11輪比賽率先打響,紅軍利物浦主場迎戰目前聯賽榜首車路士。最終,憑藉迪亞高·哥斯達的進球,車路士作客逆轉全取三分。而羅渣士的利物浦,11月以來所有比賽全負,各項賽事三連敗。蘇亞雷斯的離開,對於紅軍的影響的確很大。一方面體現在強強對話之中,面對曼城、皇馬、車路士全部輸掉了比賽。另一方面體現在對身體素質良好,戰術打法優秀的實力派球隊,諸如巴素利、韋斯咸、韋根、侯城、紐卡素時。強強對話決定了一支球隊一季的上限,而對中下游球隊的比賽,則決定了聯賽排名的下限。本季紅軍表現不佳,究其原因,莫過於進攻效率低下。蘇亞雷斯的離開,本身並不是最大的問題。畢竟利物浦有充裕的轉會費和時間來完成球隊的轉型。如今的困局,主要是球隊建設思路的問題。上季利物浦的成功,是建立在英化中場之上的。謝拉特、佐敦·軒達臣、祖·阿倫組成的中場,紀律性極強,跑動範圍大,縱向加速能力好。羅渣士很好地利用這一特點,通過蘇亞雷斯對於比賽節奏的掌控,以及吸引對方大量防守隊員,使得幾名大英中場能夠在縱向反復加速中拖垮對手。開放場面下,這樣的加速反复跑動,給予了古天奴、史杜歷治、史達寧巨大的空間,令對手苦不堪言。同時,在雙方都有極高失誤的情況下,利物浦往往能通過更高效的入球率殺死對方。
英化中場優點明顯,軟肋也同樣致命。比如缺乏創造性,攻防到位率低下,同時,由於蘇亞雷斯大牌的存在,中場的功能趨於單一化、功能化。想想佐敦·軒達臣、祖·阿倫,不難找到適合他們的標籤。對皇馬時,由於幾名中場功能太過單一,完全被皇馬在中圈附近掐死。可以說,球隊強大的鋒線是一個很主要的因素(提供更高的入球率),不過紅軍上季的成功,也是建立在高失誤率之上。這不是一個成熟球隊所應該追求的方向。賓尼迪斯當年之所以成功,也是建立在一套成熟的踢法的。一名武士在角斗場上,可以靠拼效率置對手之死地,靠得是矛之尖,這樣的確可以得到一些冠軍;但一個優秀的武士想要長久地立於武林之中,靠的是攻防兩端的平衡,盾之硬(防守的強度、韌度、組織度),身體的柔韌性(攻防到位率)和跑動等等諸多方面。羅渣士上季帶領利物浦中興,這個夏天正是他重新建設球隊,重新確定思路的時機。可惜,他完成的並不理想。矛已失,解決的辦法無非兩條。買一把新矛,代替失去的那一把;好矛過少,那麼買一把好盾,或者一身板甲,或者一雙好的靴子,去提升其他方面,改變自己的打法。羅渣士的確花了一筆銀子用在矛上面,不過他買了兩把矛(巴洛迪利、林柭),而一個武士是不能同時使用兩把矛的。林柭是一名勤勉的前鋒,巴洛迪利同樣具有不俗的支點作用和入球能力。可是,他們的跑動範圍和速度,和英化中場並不配套。節奏的不搭調,導致了他們很難成為穩定的入球點。羅渣士也同樣寄望於波連尼。可是波連尼的持球能力太差,他不能像蘇亞雷斯那樣,提供足夠的戰術寬度,也不能像史杜歷治那樣打一條邊路,依靠自己的個人能力打開局面,更不能給幾名英化中場提供戰術節奏的變化。
蘇亞雷斯最大的意義,是他不僅僅是武士的矛,還是整個進攻體系的大腦。羅渣士的問題,主要體現在他不僅僅沒有找到合適的代替者,而且,他也沒有去想改變中場的風格,導致中場也如同一潭死水。原來中場的優勢不復存在,而原來的弱點,卻沒有得到任何實質性的改觀。不過,利物浦對陣切爾西的這場比賽,是可以看到羅渣士的改變的。同樣是輸球,有的比賽是連敗的開始,而今天的比賽,對於利物浦,或許是重回正軌的開端。雙方正選並無太大意外。利物浦方面,謝拉特、佐敦·軒達臣、古天奴三名英化風格的中場正選之外,羅渣士特意安排安利·簡恩的正選,希望他通過不俗的遠射能力,考驗對手防線。這一安排效果非常不錯。車路士方面,周中對馬里博爾消耗太多體力。多名球員都出現體能不足的情況。摩連奴希望讓體能更加充沛的拉美利斯限制史達寧。而拉美利斯輪換的韋利安,則可以說是本場比賽的勝負手,作用巨大。有趣的是,本場比賽摩連奴的正選與聯賽第三輪6-3愛華頓的先發是一樣的。再次光臨默西賽特郡,摩連奴或許是想延續那場比賽的狀態。這樣的正選,核心正是壓縮前場球員的寬度,主打伊雲奴域所在的右路。同時,依靠中場的控制力,壓迫對手,為前場提供火力。
摩連奴本場比賽,給予了前場球員高度自由​​度,其中主要體現在拉美利斯之上。拉美利斯在突破失敗之後,與馬迪的一次很好的換位。反擊過程中,拉美利斯與奧斯卡換位,防守時,拉美利斯有時在馬迪、法比加斯身後負責掃蕩,有時回撤較慢,負責禁區前沿的保護,在伊雲奴域歸中之後,拉美利斯甚至踢的是右閘這個位置。除此之外,夏薩特的跑動位置也比較豐富。開場沒多久一次中路突破之後,夏薩特先是在左路創造角球機會,之後又到右路,與伊雲奴域、拉美利斯尋找聯繫。靈動的換位變化,是摩二期車路士一個很大的變化。對付盯人防守最有效的途徑正是大範圍輪轉換位。本季夏薩特和右翼鋒左右換位,迪亞高·哥斯達與奧斯卡前後換位,迪亞高·哥斯達拉邊與夏薩特換位,奧斯卡與法比加斯前後換位,伊雲奴域和右邊中場的換位,已經成為本季車路士的常規戰術,用大範圍交叉換位來擾亂對方針對性的盯人部署。同時,壓縮陣型,通過換位,在局部區域製造人數優勢,加上球員個人能力的優勢,這樣的節奏變化很容易製造威脅。大範圍的換位,在反擊過程中使用威脅更大。特別是兩個翼鋒的換位,時常導致對方盯防球員被帶到同一區域,防守球員人數雖多,卻不能對持球球員保持有效的壓迫與包夾。這種戰術設計,每一位車路士球員在跑到接球位置時,都有足夠的持球空間,而對方的盯人球員,在速度轉換的瞬間防守區域重疊。這也是如今車路士最強大的地方之一。
安利·簡恩在利華古遜就曾經上演遠射好戲,本場比賽羅渣土讓安利·簡恩正選,的確有這方面因素在裡面。雖然目前來講,入車路士球門最好的辦法,莫過於下底傳中。不過,通過遠射威脅車路士球門,是看準了車路士如今後場球員的弱點的。僅僅對這球而言,折射的運氣佔了很大的因素,另外則是,車路士球員退防的特點,導致了這次利物浦的進攻機會。值得注意的是,車路士中場留出巨大空檔。法比加斯失位,而拉美利斯的站位,也頗有問題。車路士中場馬迪和法比加斯體能不足(比起季初的幾場比賽而言),跑動覆蓋面積下降不少。而一次失誤,就導致了利物浦前插型英化中場的一次入球。這種縱向快速的前插能力,正是上季利物浦成功的至尊法寶之一。車路士中路人數太少,被利物浦在中路捅了一個大窟窿。車路士這失球,也反映了防線的很大問題。缺乏強有力的上搶型中堅。加利卡希爾、泰利兩名典型的英式後衛,面對對方的突入,一般的選擇都是回撤,等到對方射門時勇猛地堵搶眼。而利物浦最有威脅的兩次進攻(入球,和比賽即將結束時加利卡希爾禁區內的疑似手球,吃的正是車路士後衛的這種風格。這一方面是球員的個人能力導致的。加利卡希爾、泰利身高都很高,但運動能力不是很強。轉身速度、回追速度都比較慢。這樣的特點導致他們不敢冒然上搶。同時,比起甘賓尼而言,這兩名中堅的柔韌性、侵略性也有所不及。面對對方直面己方防線時,二人的選擇往往都是回撤到禁區內甚至小禁區內,再進行壓迫干擾射門。而對方射門之後,更多的要靠高圖爾斯的發揮了。這也是為什麼如今高圖爾斯屢屢被後衛坑的原因之一,他的失球更多都是後衛、防中的責任。這種問題的本質,其實也是來源於防線身後空間的控制,車路士如今對這片空間的控制並不優秀。所謂防線身後空間,正是防守方中堅與守門員之間的區域。曾經鍊式防守、清道​​夫的出現,都是為了填補這個空間。而以紐亞為首的“清道夫門將”,其實也是為了填補這一空間的控制。
典型的英式足球踢法,進攻方是很少利用這片區域的。直來直去,大開大合,主打高球,兩翼齊飛,下底傳中的戰術,更多威脅的是中堅的防空能力,卡位能力和禁區內區域防守能力。類似加利卡希爾、泰利這樣的“蹲坑”式防守,不妨認為是英式足球風格的產物。另一方面,由於自身機動能力的欠缺,位置靠後,可以減小造越位失敗的風險。對比曼城的防線,差別是很大的。曼城防線大幅前壓,採取高位高壓防守。曼城對利物浦和對車路士時,並沒有給對方太多的射門機會。這主要是曼城防線(有高拉洛夫在,而不是高拉洛夫上場的時候)的回撤非常快速有序,分工明確,選位緊湊。一般情況下,甘賓尼一人負責上搶,費蘭甸奴或者費蘭度負責壓迫對方進攻球員的第二點,同時減緩對方前插速度。而文加拉、薩巴列達、高拉洛夫同時回防,在甘賓尼身後快速築起一條新的防線。這樣的防線設置,其實在對拜仁、曼聯時,都收穫了不俗的效果。加上球員單兵防守能力較強,可以有效地控制防線身後空間。而車路士這方面差距明顯。一旦馬迪、法比加斯不能及時對對方球員進行壓迫,對方進攻球員推進速度將會非常之快。一般的做法是傳切到車路士右路伊雲奴域身後的空檔,而今天安利·簡恩的突施冷箭也收到奇效。他的這一做法,整個過程無人上搶,和史浩克04達斯拿那球有異曲同工之妙。車路士的前壓,給予利物浦兩個邊路球員(史達寧和古天奴)巨大的空間。如果說摩連奴排上拉美利斯是對史達寧的針對性設置,那麼對古天奴,他的準備是不足的。馬迪的單防中設置,肋部是很容易出問題的,羅渣士安排古天奴衝擊的正是這個位置。
古天奴也屢屢在中場突破馬迪得手。全場比賽,古天奴貢獻6次突破,其中突破馬迪2次,拉美利斯2次,法比加斯2次。作為突破手,古天奴全場傳球很少(只有15腳傳球,11次傳中目標,但下半場53分鐘利物浦那次有威脅射門,正是他傳出來的)。但每一次突破都威脅巨大,在突破切爾西中場之後,基本上面前都是一大片開闊地。沒有中場球員的干擾,車路士這種後撤型防線,疲於應付。整個上半場,由於古天奴和史達寧輪番對車路士肋部的衝擊,車路士一度十分被動。拉美利斯和法比加斯在進攻之後,補位做得併不好。馬迪的作用與布斯基斯類似。對於巴塞而言,可以通過觀察布斯基斯插上的頻率,來評價巴塞中場的控制和壓迫。對於車路士也是如此,當馬迪很少進攻插上的時候,說明對手的進攻做得很好。摩連奴隨即做出調整,好在車路士很快追回比數。在35分鐘之後,摩連奴要求減少右路的前插。法比加斯、拉美利斯的插上頻率降低,同時穩住了陣腳,比賽繼而進入了下半場。穩住陣腳的車路士並沒有得到什麼機會。羅渣士對馬迪的騷擾是非常成功的,車路士中場缺乏控制,幾名中場在利物浦大英中場的縱向帶動下,缺乏節奏的控制,也鮮有調動。拉美利斯本季受傷病困擾,鮮有上場機會。本場比賽他的上場,導致車路士前場的壓迫體系完成的不是很好。車路士的前場壓迫,目前只有迪亞高·哥斯達、夏薩特、韋利安、奧斯卡、舒賀爾尼五人完成得較好。而且必須是這五個人中四名球員同時上陣,才能有效地發揮出前場逼搶壓迫的效果。之前對曼聯時(前鋒是杜奧巴),前場壓迫體系甚至趨於無效。本場比賽,拉美利斯在壓迫的配合上,做的也是不夠出色。換上韋利安,換下拉美利斯,成為摩連奴本場比賽的勝負手。換上韋利安的另一個原因,是因為韋利安在反擊過程中承擔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帶球突進,合理分球,都是由他來負責的。雖然他對比賽的閱讀能力有待加強,但是在本場比賽中,拉美利斯和他的差距,還是非常之大的。拉美利斯的跑動和覆蓋面積,無法彌補他在預判意識,傳球選擇,帶球突破的弱項。威廉給球隊帶來了穩定,而且威廉的傳球更加精準。他的作用是一瞬間的。
大範圍精確轉移找到艾斯派古達,後者漂亮的人球分過,從邊路下底內切傳中。迪亞高·哥斯達無人看防,在第二點射門入球。迪亞高·哥斯達又上演了一場具有鮮明自身烙印的比賽。他和史基泰爾的較量,充滿痞氣。可以說,西班牙vs斯洛伐克那場比賽,迪亞高·哥斯達沒有占到任何便宜,甚至吃了史基泰爾不少苦頭。但本場比賽中,他射門果斷,是如今車路士最大的利器。迪亞高·哥斯達的強大,在於他的全面。他屬於可以與對方強悍中堅硬碰硬的那種中鋒,不管是各路小動作,還是直接的力量對抗,他都不佔下風。史基泰爾把從蘇亞雷斯那裡學到的西班牙語國罵還擊迪亞高·哥斯達,迪亞高·哥斯達就在史基泰爾最薄弱的地方下手。同時,迪亞高·哥斯達經常甩開對方,找到防守薄弱的區域,確保下次接球有足夠的持球空間。他既能夠找著對方後衛踢,也能躲著對方後衛踢,這正是他強大的地方。車路士的第一個入球,其實第一點也是來自迪亞高·哥斯達的爭頂,這一次,他身邊並沒有球員進行盯防。短時間內甩開對方防守的跑動能力,迪亞高·哥斯達是極強的。而羅渣士卻急於進攻入球,撤下了本場比賽進攻的最強點古天奴和安利·簡恩,換上波連尼、林柭,指望通過前場人數的優勢扳平比數,但這樣是自廢武功,徒勞無功的。本季車路士雖然三次被對方扳平(史浩克04,曼城,曼聯),但都是因為自己保守的緣故。對手的高球圍攻,只有曼聯成功得手,卻還是建立在車路士少打一人,同時己方具有費蘭尼這樣的製高點之上的。其餘兩次,都是通過打擊車路士後衛線肋部,通過地面進攻得手。通過累積前鋒人數想打透藍軍防線,這樣的打法或許的確太過單一。本場比賽的最後焦點,無疑是加利卡希爾那次飛身堵槍眼。加利卡希爾的確剛猛,本場比賽更是焦點人物。但這樣的好事情,歐洲賽場是不可能嚐到的。利物浦依舊問題重重,沒有完整的一套進攻體系,靠得更多的是前場小個子們的個人能力。巴洛迪利並沒有游離於利物浦進攻體系之外,因為利物浦的進攻比起上季而言,是沒有體系的。但羅渣士的球隊進步還是明顯的。單前鋒戰術逐漸成形,巴洛迪利本場比賽跑動範圍更大,支點作用明顯。如果他能夠在拿球之後,合理地把球處理好,找到附近的隊友串聯起來,威脅還是比較大的。古天奴今天的跑位是非常靈活的,他也是利物浦威脅最大的一點。中路的詹也給予兩個邊翼很好的支持與保護,中路佐敦·軒達臣或者把謝拉特前移,效果或許會更好。這都是本場比賽的亮點。國家隊比賽日結束之後,史杜歷治回歸,或許球隊也該回到正軌了。對於車路士來說,拿下三分就是勝利。雖然車路士聖誕節之前有威脅的對手已經不多,但車路士需要穩紮穩打保存體能,才能把優勢保持到聖誕節。畢竟,曼城眼下已經趨於單線作戰了。
轉至:Wedel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