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車迷】歷史給我們的啟示“盛極必衰,衰極必反,反極至盛”

車路士是最勁 於 24/10/2012 發表 收藏文章
歷史給我們的啟示“盛極必衰,衰極必反,反極至盛”
我們不必被中國人的成就迷住心竅,以致竟承認其帝國體制是全世界有史以來最好的——伏爾泰,這簡單的一句話,解讀了中國封建時期特別是明清時期的也至少是佔據很長時間的思潮,而這也很好的解讀了手機市場諾基亞的沒落,他們都是一個時期的霸主無可撼動,但也正是因為這一霸主地位讓兩者重頭再來,再來一次至盛的循環。因為他們都是一個時代的標誌,他們渡過了或者能夠渡過時代改革的步伐,而現在我作為車路士的球迷,也需要改變一下自己的藍色血性了。
巴塞模式,作為最近幾年足球世界的典型和範本,我相信他會在這一批黃金一代落幕後破產的,足球場上沒有永恆的足球藝術,而考量他的只會是一場場的勝利編織,如果宇宙和銀河沒有組成自己的聯賽,我想他們一定不會成為範本,而口中的華麗藝術也僅僅是大比分後面的附加產物,足球永遠都只是一個追求結果而不是誇耀過程的遊戲,這更多的是一場戰鬥,無所不用其極就只是為了獲勝,所以我一直不是美麗足球的追隨者。
在阿巴入主車路士之後,在提及當今的足球勢力的時候,車路士的鋼鐵長城是所有人都無法忽視的新興豪門,就如同這幾年的曼城、巴黎聖日耳門,即使頂著暴發戶的頭銜招搖過市,但是有誰能夠奈何,令人窒息的防守密度和混凝土般的球員硬度,造就了摩氏足球,也創造了聯賽的最少失球紀錄,拿到了一系列前阿巴時期所不能想的一系列榮譽,正是這些鐵血真漢子讓車路士成為了當時世界讓人聞風傷膽的一大勢力。雖然屢次被賓尼迪斯、歐足聯的狗血甚至是天命擋道錯過抓起歐聯冠軍的機會,但是不可否認,這是車路士的黃金一代,在與列卡特的夢二乃至09與夢三的碰撞,一場場宿命碰撞講述了一場最切真實的矛盾之爭。無論誰輸誰贏,我知道當時的車路士是我經歷球隊時的最高峰。
有句話叫做窮則思變,貧窮雖然經常成為前進的絆腳石,但有些時候確是發展所必不可少的,就像當年的車路士,假如球隊沒有當時的財政危機,老闆阿巴未必會選擇車路士,而車路士當然也不會發展成今天的車路士。強大,自然是構成成功所必要的前提,但有些時候卻往往能成為發展的最大阻力,就是因為當時的球隊太過強大,太過讓人相信我們這批老一輩的球員,導致我們錯過了一次次改良時機。當然我們不是沒有嘗試過,但是就像歷史一樣,在某的時候的起義那是什麼?是刁民造反,是倭寇作亂,而眼前的繁華卻往往讓人一次次忽視那些看似無關緊要卻又實在是勢在必行的轉變方向。
是的,你們實在是太特殊了,特殊的讓我們忘記了年齡的極限,等在安聯落淚狂奔之時,才看清你們的面龐和胡茬。你們實在是太特殊了,特殊的就跟費倫天拿的巴迪斯圖達,拿坡里的馬勒當拿一般,是車路士的標誌,任時代發展,終究再也不會再出那麼一個不世奇才,只有你們是我們的“施治、泰利、馬基利尼、林柏特、杜奧巴”。但也是這無上的光輝榮光,卻差點在保亞斯的治下身敗名裂,這是一次由盛至衰的末日旅行,雖然在史高拉利時期也有過那麼一段,在安察洛堤的時光裡也有那麼一絲如此的時光,但是這的確是我第二次如此絕望的時候,這時的我可能在想這球季車路士全完了,這支鋼鐵之師將會不復存在,而我們的你們,也將在這一片淚水和嘆息中落幕,車路士的時代就此完結。
迪馬特奧,一個從未證明過自己的年輕少帥卻在危難時刻拯救了整個球隊,讓球隊的霉運一掃而光,而順道轉會而來的是晏菲路的門柱和上帝的垂青。老將們確實哭了,在杜奧巴射入這將球隊刻進歷史的十二碼後,所有的球員都哭了,而那哭臉中偶露的笑臉,書寫了球員們本賽季的大悲大喜的一年。而“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名言卻也在車路士上有所詮釋,若不是球隊聯賽的糟糕球季,想來又可能是格蘭一般的三亞王命運,而今最衰的一個球季已然過去,新的球季我們有了新的元素:夏薩特、奧斯卡、摩西斯還有馬達的進一步融入隊中,新的車路士正在起航,再一次駛向鼎盛繁榮,而這一次,攻守結合的新藍軍結合藍色不撓的品性,一定能夠在製高點呆的更久走的更長,至少,我們一定會比巴塞走的更遠。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