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來港踢球的外援》最終回:黃金褔

守拙 於 07/02/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
來到《那些年,來港踢球的外援》最終回,今次的主角是前馬來西亞國家隊門將黃金福。他是這系列來港效力年期最久遠的一位,他在1970年代來港效力過加山、流浪和南華等本港球隊。
----
黃金福當年有份代表馬來西亞參與1972年慕尼黑奧運足球賽,當時三場分組賽面對德國、美國和摩洛哥均是擔任正選門將,參與該項賽事後便毅然來港發展。黃金褔透露當年到達慕尼黑之時,就早早已經有所決定。「到達慕尼黑後,我已下定決心不會再為馬來西亞效力,主要是影響我在工作上的晉升。況且,身為一個業餘球員,到達奥運會後,已是最高平台了。」
----
他續解釋當初來港的原因,是香港球隊加山出高薪聘請。「(加山)相比當時在馬來西亞的薪水高出很多,當時在馬來西亞國家隊是没薪水,只有零用錢。最初只是抱着到香港玩玩,反正有高薪水又包住。」被問到當年踢足球之餘,需否另外工作,他則回應:「當時没想過工作,因足球就是我的工作。在香港幾年後,才考慮到將來不能再踢時的出路而擔心。所以考進去摩利臣山夜校,讀我在馬來西西工業學院讀過的電機工程,也在理工讀了兩年。」
----
及後他談給在香港踢球的經歷。「當然有開心和不開心事。揾食,開不開心也需要踢下去,就是缺少歸屬感。」黃金褔其後有「上山」加盟南華,他就指該段時間壓力特別大。「壓力特大,當時南華不是班霸,球迷和管理層的目標就是獎杯🏆,無可厚非。」
----
筆者記得以前看過一些記載說以往南華輸球,球迷會追著球迷罵,逐好奇問當年到是否曾有這般事件。他則說:「他們(球迷)只有我一個外來球員,輸球責任我都算上一個,就好像現在的網上的所谓球評家。」
----
與其他球員相處方面,他就說問題不大:「基本上都没問題的,也可能是我不習慣香港人講话的方式。主要是香港人說話的態度和表達方式跟馬來西亞華人差别非常大。這情況只是在最初幾年有這感覺,後來就習慣了。」
----
至於在香港最深刻的時刻……黃金福表示:「1972年10月6日至- 1972年12月15日,想不到短短約2個月,在金禧杯3場對精工都打和下,再以12碼取勝,更想不到被通知入選賀歲杯香港聯賽選手隊。 這信息告知我的水平是可以在香港足球立足。」他又描述了當時賀歲盃的景況:「兩個字...熱鬧!通常是對很有名氣的球會,球賽通常爆棚,球員有利是、入選費、出場費、獎金......」
----
被問到香港足球與從前比較,各方面差多遠,黃金福認為:「水平是難比,因設備和條例改了不少,可能觀眾上座率就說明一切.。而現在薪酬我不大了解,聽說葉鴻輝月薪有的7-8萬,如果將每年都通脹計算在内,高也高不到哪裡去,因當時頂級本地球星我想應該有5-6万,想想當時報紙一豪子一份,現在......再看看外援球員,以前都是打仔格或快退休出名球星,現在.....」
----
另外關於守門員這個位置,黃金褔也有點看法:「哈哈!守門員手法其實應該是需要跟以前没什麼分别的,只是因現在有守門員教練,有些情況他們是盲目的跟.,但因設備和條例已更改,很多情況以前是等它發生後去應付,現在是需要阻止它發生。這位置是非常特别,因人而異,所以需要看那守門員的一切條件去安排,但離不開一個字:『穩』。」
----
其實他的兒子黃子揚隨後子承父業,也成為了一名足球員,亦與爸爸一樣是守門員,更一度在港效力超聯球隊標準灝天。兒子踏上足球員這條路,他就認為或多或少受他影響。「他還可以,他喜歡足球,就盡我一點能力幫他在此看看是否能打出名堂, 我是在做他的『阿四』,在球會我一點也不給予意見,只是負責接送,他有不對,回家後給點意見他。」
----
最後黃金褔則給予了年輕球員一點意見:「給香港年輕球員的建議是要成為一個職業球員,先學好球場内外自律,平常需要苦練,要了解自己和對手是長短處,才能使自己在球场上發揮的淋漓盡致。」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eggegg168 於 08/02/2020 評論 NO. 1

    謝謝守拙兄的訪問🙏🏻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