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火槍兵」朱恩樂|寶島足球故事系列

守拙 於 01/05/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今次訪問的對象,或許是近年除了陳柏良之外,最為人認識的中華台北隊球員。他就是「土耳其火槍兵」朱恩樂。他是台灣足球第一位入籍球員,曾加盟梅洲客家,與香港教練楊正光合作。



六歲開始踢足球

朱恩樂表示他是六歲就已經因為一個人而喜歡上踢足球,但這個人並非任何球員,而是最親的人。「我六歲就已經開在土耳其踢球。誰令我開始踢球?是我的媽媽。我的媽媽令我迷上了足球,我必須非常感謝她。另外我也要謝謝上帝,讓我有一個好媽媽。」

非足球因素來台灣 經歷多時才適應環境

朱恩樂稱將他帶來台灣的,並非足球。「我本來由青年隊到職業隊都在土耳奇渡過,直到效力最後一隊球隊都是,只是在土耳奇的合約結束後跟隨了太太來台灣。太太回台灣,是因為她是台灣人,要跟她回台灣是非常艱難的選擇。我非常愛足球,但我也很愛我的太太,我亦知道這裡(台灣)沒有職業足球,最後我都作出了一個選擇,來台灣。」


被問到來到台灣後能否適應,朱恩樂則一臉難奈。「這裡跟歐洲很不同,很難適應台灣。我花了三年時間,才能慢慢習慣這裡的生活。」

到台灣繼續踢足球 只因心愛著

朱恩樂說他當年來到台灣不久,就有人找他,邀請他加盟台灣一家球會。「來到台灣後,很快就有球會邀請我加盟。我選擇了加盟北市大同,延續我的足球生涯。」

朱恩樂續道:「我很喜歡足球,真的很喜歡足球。這是我在台灣也踢足球的原因。只是這裡的足球設備、配套都很差,水平亦不夠好。這裡的足球發展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遭台電絕殺失冠軍 最難忘與遺憾

問到在台灣最難忘的經驗,他說是被台電迫和2:2的一場比賽。「有一場比賽關乎誰是冠軍,我在90分鐘射入十二碼,以為冠軍手到拿來。怎知道,兩分鐘後慘遭絕殺,因為得失球差而失落冠軍。這場比賽真的很遺憾,但也很難忘。」


澄清非後衛出道 只曾客串演後衛

朱恩樂澄清他在土耳其出道時候並非後衛,有些媒體報導有點不正確。「我必須澄清的是,有些媒體弄錯了,我並非後衛出身的。我在青年軍之時都是打前鋒或翼鋒的,訓練成為一個進攻球員。」

「升上職業隊之後,我遇上很多不同想法的教練,有些要求我打左翼鋒,有些要求打右翼鋒……後來遇到一個教練,希望我串演後衛,我沒有拒絕,或是說根本不可能拒絕。因為我是一個有職業素養的球員,我需要聽從教練的指示。也許那位教練認為放我在後防線才能發揮我的長處吧,大家腦袋都有不同的想法。我有打前線的經歷,我知道前鋒的走位是怎樣,所以打後衛也不太難適應。前鋒和後衛在球賽經常相遇,用前鋒幫忙防守,非什麼奇事。」


加盟梅洲客家 感受不一樣經歷
曾經轉投梅洲客家,也讓朱恩樂感受到不一樣。「對,我去過中國踢球。那裡很不一樣,那裡有球迷、有足球文化、有職業足球,跟台灣不能比較。台灣大家只看棒球,沒有足球文化。我很高興可以去中國踢球,感受不一樣的足球體驗。」



驕傲成為台灣人 代表台灣男足很榮幸


在說到身份認同問題時候,朱恩樂肯定地回應:「我是台灣人。」
「我有很多台灣朋友,我太太又是台灣人,我的兒女都是半個台灣人,我又適應了台灣的生活,我開始認為自己是台灣人。加上很多台灣球迷都支持和催促我儘快代表台灣出賽,結果我便辦了入籍,開始幫台灣隊比賽。台灣人都很好,我很驕傲成為一份子。」

「我很幸運地可以參與一支代表隊的比賽,那個感覺是無與倫比的。我很記得第一次為台灣隊出賽是在東亞盃面對關島,我感覺到了背負著全台灣人民的責任感,我一定要好好比賽,令台灣人為自己感到驕傲!在亞盃外面對巴林是我在足球生涯中最開心的一次,絕地反擊真的很瘋狂。非常感謝台灣球迷的打氣!Without fans, Football is nothing」

台灣足球要發展 先改善配套

朱恩樂表示要台灣足球發展起來,有很多功夫要做。「首先,台灣要建造更多足球訓練基地,像香港一樣,傑志是一個好例子,自己的球會有自己私家訓練基地很重要。要建一個代表隊專用、幾個球會專用,再起一大堆市民專用球場。然後向小孩灌輸足球有多好,再有政府注資令足球職業化,令他們投向足球事業時沒有顧慮。最後再使用媒體力量大肆宣傳,希望大眾入場。做完以上功夫,台灣足球才能開始發展。」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