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險費鬧劇未止 貝鈞奇應引咎辭職

守拙 於 28/02/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愉園和飛馬兩支港超球會早前因為欠交保險費而遭罰停賽,當時判決更指即使補交保險費,交清費用的那天起七天內都不得作賽。飛馬在判決後隨即澄清事件是誤會,並很快補交費用;然而愉園因「財政理由」,拖延至上星期五(2月26日)才繳清費用。兩支港超球會及後都就判決上訴,足總紀律委員會到上星期六(2月27日)港超比賽日終推翻之前的禁賽決定,原定當天舉行的東方對愉園賽事如期上演之餘,本判處理文贏3:0的菁英盃四強亦可擇日重賽。然而理文當晚發表聲明不接受足總重新安排比賽,並謂此舉乃「捍衛公平公正的基本價值」。
-
筆者在足總作出禁賽判決時,的確認為判決過重,不應直接判罰停賽,且判決時豪無徵兆,宜先公開警告。可是足總現時「彈弓手」改變原來判罰的決定,處理手法是更不合理,引來更多的問題,公平性存疑,因此筆者現時支持理文的取態。
-
站在理文的立場,他們確是沒有理由去遷就愉園延期。這次並非天氣因素、賽程衝突或球員集體染疫令比賽無法如期舉行,而是愉園欠交補險費遭足總禁賽。況且到原定賽事當天,愉園仍未繳清費用,這場比賽任憑什麼理據在比賽日後再討論重賽呢?無錯,愉園職球員是憑他們努力用血汗換取四強席位,若因保險費而遭淘汰很可惜。問題是理文在鬧劇之中,自身什麼問題也沒有,比賽無法進行完全是愉園的責任、愉園惹的禍。理文若願意擇日重賽是人情,拒絕接受安排卻是道理。
-
再者,這個上訴判決更是在比賽當日公佈,完全是荒謬至極。作為職業球隊,不肯定賽事會否進行,對球員和教練有極大影響,無論在休息還是訓練內容。若教練知道這個周末比賽肯定取消,那麼他一定會調整訓練日程,可能增強這周的訓練量和強度以維持狀態。反之,教練亦需指導球員球賽中的針對性佈處,以及針對球員體能狀況去訓練。若不知道這周有沒有比賽,對球隊有一定影響。判決在比賽日當天才公佈,而愉園對賽球隊東方同樣沒犯任何錯誤,卻要受影響,最後又失了分,也是值得爭抝的地方。
-
不過鬧劇得以延續下去,足總主席貝鈞奇可謂是重要推手。在足總董事會討論這次鬧劇時,身兼愉園會長的他有著明顯利益衝突,他並未有避席,再繼而高調向傳媒為愉園辯解,最過份的是他其中一段說話,猶如以足總主席身份向理文施壓和挑釁。「強者要有王者風度,表現出有實力也為大局設想,而非最好不踢,這並不理想。但我並不是特別指理文,其他球隊也一樣,應表現出支持香港足運的風度。」
-
貝鈞奇在這幾天的言行和足總連番操作,大有維護愉園難以令人信服足總處理此事的公正性。足總主席處事應該大公無私、客觀處事,作為足總主席兼愉園會長,他並不應該就此事向傳媒發表意見,但他發表意見之餘,更要不避嫌去參與會議,完全沒有道理可言,令東網體育資深體記「大頭」也忍不住在社交媒體發文質疑之。上述所謂「強者要有王者風度」的說話,更是帶有挑釁的意味,導致理文之後不接受擇日重賽。由此可見得,這次鬧劇延續下去,貝鈞奇責無旁貸外,更是顯示出他沒有擔當好足總領導人的職務,應該立即請辭謝罪。當年財政司司長梁錦松沒有避嫌,偷步買車造成利益衝突,最後自行辭職謝罪。這次鬧劇貝鈞奇同樣沒有避嫌,又讓事情越演越烈,我看不到他應該繼續留任的理由。
-
事件會如何發展下去,在筆者執筆之時,仍然是未知之數。不過無論如何,希望鬧劇可以盡快結束,令球迷焦點重回球場內的賽事中,而非球場外的連續爛劇,看著現時香港足球總會有多麼不堪入目。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