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超級聯賽與香港的深層文化(2) - 破壞比賽與功利主義

球場上的社會 於 30/04/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在上一篇文章中筆者提到對於球隊老闆和管理層而言,加入歐超聯的最大原因是球隊們在過去一年多的疫情中所遭遇到的經濟壓力。可是,對於一眾純粹熱愛足球的歐洲球迷來說,足球並不是純粹的金錢遊戲,而是他們的文化和夢想。不少球隊的名宿也說道,以前的球員夢想是得到歐洲聯賽冠軍盃和歐洲各大聯賽的冠軍,並以此為傲。他們並不是希望奪得什麼歐洲超級聯賽之類的桂冠。這句說話多多少少就已經反映到對於以前的球迷和球員來說,歐聯冠軍這四個字在他們心目中的份量分分鐘不下於代表國家隊出戰世界盃甚至乎奪得世界盃等國家級賽事的榮譽感。而且對球迷而言,不管是90年代的布力般流浪抑或是10年代的李斯特城都是一個令人熱血沸騰,可以和自己下一代與其他球迷在10年,20年後仍然津津樂道的那段大衛和歌利亞一般的神話故事。這類故事對於廣大球迷而言,重要性可能跟00年代的阿仙奴不敗奪冠球季一樣,在差不多20年後的今天仍是記憶猶新。

相信不少的球迷也在社交媒體上面見過一幅圖片:在一個坐滿球迷的球場內,有一面看台,看台上面懸掛起了一幅橫額,橫額上面寫着:「Football is created by the poor, stolen by the rich.」(窮人創造了足球,富人卻偷走了它。)足球對於一群比較基進的球迷來說,成立歐洲超級聯賽的後果就是「足球已死」這四個大字。


Jeremy Bentham (邊沁, 英國哲學家 1748-1832)認為道德的最高原則是最大程度地提高幸福感,即快樂與痛苦之間的總體平衡。根據邊沁的觀點,正確的做法是使效用最大化。他用“功利”來表示產生快樂或幸福的任何事物,以及防止痛苦或痛苦的事物。功利主義是一種結果主義,而用這個切入點就很容易解釋為什麼在官方宣佈成立歐洲超級足球聯賽之後高呼足球而死的基進歐洲球迷會有這樣的感覺了。(當然功利主義還是可以使拆分開不同的學派,但這篇文章只會用邊沁所設立的最高原則。)對於歐洲球迷而言,歐洲超級聯賽的成立正正就是在最大程度地削減他們的幸福感令到快樂與痛苦之間形成嚴重的失衡。因此他們會上街遊行大使示威抗議也就很容易被理解了。

可是,就算只以結果而言,今次不管是歐洲超級聯賽的成立,或是歐洲聯賽冠軍盃在幾年後的改制,難道最後的結果不都是歐洲球迷口中的:「足球已死」嗎?由大概20年前當俄羅斯富商阿巴莫域治收購車路士時,金錢足球的到來好像就已經替2021年的現在寫下了一個無可避免的預言。當薪資架構失衡,球迷和球隊的距離越來越遠,相反地球隊與商業寡頭卻是走得越來越近,不就已經預示了今天大球會和小球會之間的貌合神離和貧富懸殊差距嗎?筆者在下一篇文章將會用一定的篇幅去解釋如果單純以結果論,可能足球隊代表本土意識的舊制度已經走向了沒路。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