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億天橋的意義

足球回憶錄 於 06/12/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上月尾的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大獲全勝,令整個區議會板塊大洗牌,筆者其中一個願景是議會重新執位後,可減少地區的大白象工程,用五百多萬去興建一個避雨亭,實在荒謬,畢竟浪費納稅人的金錢。而近期最經典的大白象工程,必數到元朗的大白象天橋,用17億去興建540米的天橋。

作為生活在元朗多年的居民,有其他替代方案的情況下,政府有沒有必要選用最昂貴的方案,而且天橋的選址根本無助疏導人流,因為元朗最擠塞的路段是在另一邊,背後更牽涉環境問題,政府想用17億去興建一條垃圾。在2018年,17億天橋的方案,就在建制派議員護航下,在元朗區議會大比數通過,再推到立法會財委會等待撥款,按照政府的做事效率,工程延遲超資習以為常,天橋的最終造價就隨時高過17億。
將17億放在足球世界,可以有什麼作為?目光先放回本土。

養起整個港超
目前每支港超球隊班費都各異,由最低的標準流浪400萬班費,到富力5000萬都有,而今季十支港超球隊的總班費達2.1億,17億相當於大約八季的港超總班費,即使考慮通脹,都可能等於五、六季的經費。如果拒絕贊助整個港超,因為天橋來自元朗區,不如重新將17億回撥於元朗,增撥資源給佳聯元朗,今季元朗班費800萬,17億最少就足夠元朗未來十年的營運,每年夏天就不用再為組班而煩惱。

十七個傑志中心
現時香港最具規模的足球訓練中心,必數到在沙田的傑志中心,當初造價連後來擴建,總成本約9600萬港元,換言之17億就足夠興建17個同等規模的訓練中心,屆時全港十八區,每區都可以有一個高質素的訓練基地,不過到時土地供應則成最大問題。當然傑志中心的建成,是由傑志跟馬會共同融資,政府只負責提供土地,令籌備大幅減少,如果類似方案要搬到立法會討論,必定會拖延一段長時間。

足夠鳳凰計劃運作N年
當年香港贏得東亞運足球金牌時,政府一度重新重視足球發展,於是「鳳凰計劃」出台,用一個五年去提升本地足球水平,政府每年撥款2000萬港元給足總,即使去到現在第二個五年計劃,每年撥款增加到2500萬。如果2500萬的水平計算,不考慮通脹,17億就足夠「五年計劃」最少運作六十八年。然而計劃的成果有目共睹,每年撥款千萬給足總,最大用途都是支付足總人員薪酬,壯大內部管理架構,餘下少部分才下放支持足球發展,香港政府時常口講要提升本地足球水平,但永遠只提出空泛的方針,從不考慮如何實行。「五年計劃」跟天橋一樣,皆是政府浪費金錢的舉動。

如果要討論天橋的價值,在世界球壇有何等的購買力,就先要兌換一下外幣,根據撰文時(12月5)的匯價,17億港元相當於1.65億鎊,1.95億歐元。

養起美斯兩年
目前美斯是全球最高薪球員,單計算他個人作為運動員的正職收入,一年就佔去巴塞全隊七千萬歐元的薪酬開支,一座天橋就足夠供養美斯兩年。美斯的確貴絕全球,但考慮到他背後的價值,每年為巴塞成績立下多少汗馬功勞,為球會吸引多少贊助,為代言品牌帶來無數營銷收入,所以巴塞絕對做出一宗物超所值的投資。

一座天橋=一個安素法迪
巴塞周三與安素法迪續約至2022年,而且續約後,他的買斷金額則由1億歐元提高至1.7億歐元。換言之,一座大白象天橋等同一個巴塞金童,當然法迪的薪酬又是另一筆開支,但這宗交易跟美斯的原理一樣,法迪他日繼續踢出好表現,身價自然猛增,巴塞可在未來得到更大回報。反之,天橋他日落成,未計延期超支的可能性,將來維修都是一筆可觀的開支,天橋只是一座高投資低回報,將元朗擠塞問題處理得半桶水的垃圾。

一座天橋=一間球會
根據德勤會計在2019年初的數字,天橋的造價就接近韋斯咸在17-18球季的全季收入(未扣除支出),數字達到1.98億歐元,但問題是,元朗的17億是「倒出去」,球會的17億是「賺回來」⋯⋯
如果放棄比較年收入,按照transfermarkt的資料,17億足以等同或超過歐洲多間中下遊球會的價值,當中不乏知名數字,包括阿士東維拉(1.91億)、士砵亭(1.82億)、尼斯(1.82億)、薩克達(1.37億),甚至可以將中超上海申花(0.87億)、廣州恒大(0.76億)打包,仲有零錢找續!香港政府都慣了將納稅人的血汗錢送上大陸,倒不如為香港球迷謀福祉,乾脆將中超兩大班霸收歸「港」有。
註:以歐元計算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