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One-Club Men

聖人點滴 於 02/09/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昨日, 我閱讀了一篇關於托迪 (Francesco Totti) 給羅馬球迷的公開信, 對這位羅馬的代表人物更加欣賞。當今球壇, 愈來愈少「忠臣」出現, 不是球員不仁, 就是球會不義。說得好聽點, 僱員僱主各取所需, 達致雙贏局面。羅馬「二王子」迪羅斯 (Daniele De Rossi)、畢爾包的古柏治 (Carlos Gurpegui)、皇家蘇斯達的沙比.派亞圖 (Xabi Prieto)、巴塞羅那隊長恩尼斯達 (Andres Ineista)和「球王」美斯 (Lionel Messi)、俄羅斯兩大門將馬拉菲夫 (Vyacheslav Malafeev)和艾堅菲夫 (Igor Akinfeev)等, 都是今天較著名的「忠臣」。


說到忠臣, 不得不提我們的代表人物拿鐵斯 (Matthew Le Tissier)。1986年, 他第一次為球隊上陣, 直到2002年踢最後一場比賽, 十六個球季, 一直留在英國南岸。即使在球員生涯的高峰期, 收到車路士和熱刺的邀請, 但他選擇留低, 自豪地披起紅白直間的戰衣。終其職業生涯, 一共為「聖人」上陣540場, 攻入209球, 成為英超首個入球過百的中場球員。

他為球迷留下的豈止是入球, 更多的是自豪, 更多的是尊重, 更多的是愛。

拿鐵斯亦成為了由畢爾包舉辦的「One-Club Men Award」第一屆 (2015) 得主 (而2016的得獎者是AC米蘭鐵衛馬甸尼 Poulo Maldini)。


除拿鐵斯外, 我們還有四位「One-Club Men」, 他們的歷史已有點久遠。

第一位出身於上上世紀, 1899年出身的伯特. 舒利 (Bert Shelley), 身高只有1.75米的右後衛, 年青時經歷過戎馬生涯。一戰時, 他分別在印度和埃及服役時, 加入軍中的足球隊。他曾為所屬部隊, 打入卡爾各答錦標賽的四強。1918年, 他在埃及也為所屬部隊贏得冠軍。

姻緣際會, 令舒利成為我們的「One-Club Man」。戰後, 他本來已和Eastleigh Athletic簽約。幾星期後, 他未替球會上陣, 就加入了重組中, 準們參加第三級足球(南)聯賽的修咸頓。1921-22, 麥泰尼 (Jimmy Mclntyre)帶領下, 球隊以較佳得失球, 力壓普利茅夫, 奪得第三級足球(南)聯賽的冠軍。升級至第二級聯賽後, 舒利仍然是球隊主力, 從1920-21開始, 他連續三季, 未間斷地為球隊踢了141場比賽, 直到1924年才中止此驚人記錄。

1931-32, 逐漸失去正選的舒利, 作為右後衛和中堅的替補。他最後一次上陣, 是1932年對普利茅夫。十三季間, 他兩次協助球隊殺入足總盃四強 (1925, 負鍚菲聯; 1927, 負阿仙奴)。他總共為「聖人」上陣448場, 這記錄直到三十年後, 由另一個「One-Club Man」打破。


舒利退役翌年, 齊諾 (Tommy Traynor)於愛爾蘭的敦達克出生 (巧合地, 敦達克和我們一樣, 事隔多年, 今季再次打入歐洲賽的正式比賽)。實際上, 他曾代表敦達克參加比賽並且贏得愛爾蘭足協盃冠軍。然而, 很多外國媒體列出「One-Club Man」時, 從不會將齊諾排除在外。

此1.73米的左後衛, 他婉拒了車路士和曼城的邀請, 於1952年加盟。可是, 球隊當季表現失色, 導致降班第三級聯賽。 齊諾憑硬朗的剷截、飛快的速度和聰明的頭腦, 很快就成為正選左後衛。1959-60, 他協助球隊重返第二級聯賽。他統治了「聖人」左路超過十年, 直至1965年, 為球隊上陣487場, 打破舒利的記錄。

1965-66, 他只踢了一場比賽, 主場對普雷斯頓。季尾, 他退休了。該季, 修咸頓表現出色, 獲得升班資格, 歷來第一次升上英格蘭的第一級別聯賽!

多年來, 齊諾功勞非淺, 可惜最後無法享受成果。這位心繫「聖人」的前愛爾蘭國腳, 73歲身故, 他去世時, 身處的正是南安普敦。


時間回溯至兩次世界大戰之間, 球隊有一名叫做巴拉福特 (Arthur Bradford) 的球員, 日後他被稱為「其中一位最忠誠的修咸頓球員」。1921年, 球隊看中了他, 為他提供一次「試腳」的機會, 巴拉福特亦欣然接受。巴拉福特通過測試, 在頭兩年卻毫無出場機會。1924年, 他終於對水晶宮時後備上陣, 擔任中堅。後來, 他被委派到左後防的位置, 此舉令他成為了正選。

他沒有舒利般順利, 多年來在正選和後備間徘徊。後來的領隊艾化.查域克 (Arthur Chadwick)比較重用巴拉福特。查域克將巴拉福特調到右後防, 持續了一段時間 (1929-30, 他只缺席了三場比賽)。1931年, 查域克離去, 巴拉福特再度淪為後備, 但他慢慢地取得新領隊的信任, 甚至獲委任為隊長。

這個通天老倌, 既能出任二閘, 又能勝任中堅, 球員生涯的後期, 成為了防線中不可欠缺的成員。經過十四個球季, 他於1935-36年退休。巴拉福特是隊中四朝元老, 共為球隊上陣319場。二戰前, 球隊曾出現重大的財政危機, 被迫出售陣中主將求存, 不過巴拉福特仍然不離不棄, 與「聖人」共存亡。因此, 他得到了「其中一位最忠誠的修咸頓球員」的稱譽, 也就不足為奇了。


如果你相信世代交接, 代代相傳的力量, 那麼拿鐵斯在忠誠路上的啟蒙者, 必定非歷克.賀美斯 (Nick Holmes)莫屬。1986-87, 是賀美斯的最後一季, 他在季後結束十五年的「聖人之旅」; 也是拿鐵斯的第一季, 他在那年開展其十六年的「聖人之旅」; 這亦是二人共事的唯一一季。薪火相傳, 延續了三十年。

賀美斯比拿鐵斯更「本土」, 他生於南安普敦, 一路在此城接受教育和訓練。1974年, 他隨隊到倫敦, 與阿仙奴交手, 得到首次的比賽經驗。他勝任左中場、左後衛、中堅以及清道夫的位置, 是一位技術細膩, 侵略性強的球員。

他經歷過修咸頓歷史上最輝煌的年代 (對, 那時候的修咸頓比現在更強)。1976年, 賀美斯在足總盃決賽出任左中場, 成為了戰勝曼聯的功臣, 協助球隊取得歷來唯一一次的足總盃冠軍! 三年後, 他在聯賽盃決賽上陣兼且入球, 可惜球隊不敵當時得令的森林, 屈居亞軍。兩次盃賽決賽間, 他身為球隊主力之一, 率領球隊取得1977-78英乙冠軍, 重返英格蘭頂級聯賽。

賀美斯後來成為隊長, 在其第400場比賽時, 領隊麥文拿美 (Lawrie McMenemy) 稱讚他: 「可靠、可依賴和靈活。」1983-84年, 我們幾乎成就了比上季 (2015-16) 李斯特城所創的更大奇蹟。當季球隊表現出類拔萃 一直排行在聯賽前列位置, 最終得到亞軍, 是球會史上最高的排名。那時, 賀美斯是中場核心。拿鐵斯就是看著這樣的一個男人長大的。

他最後一場比賽是1987年對熱刺。十幾年來, 他為「聖人」上陣543場 (攻入64球), 只有名宿派尼 (Terry Paine)和查農 (Mick Channon)比他多。雖然傷患迫使他無奈地引退, 但他見到拿鐵斯接棒, 相信感到十分安慰。


今時今日, 忠誠何價?

我堅信, 忠誠仍有不可估量的價值。

那份價值, 遠勝千金。

若干年後, 我們未必記得拿鐵斯、托迪等人為球隊做過甚麼, 但我們仍會牢記他們每一個人的名字, 最大原因只有一個 - 忠誠!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拿鐵斯  舒利  巴拉福特  賀美斯  齊諾  忠臣  修咸頓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