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迪:由塞爾維亞到修咸頓, 我的故事 [譯文]

聖人點滴 於 21/10/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欲知道更多修咸頓的大小故事, 或得到球隊最新、最準確的中文資訊, 歡迎讚好此Facebook專頁:
聖人點滴

*

泰迪 (Dusan Tadic) 近兩年在球隊的表現並不理想, 成為經常被球迷喝倒彩的球員之一。事實上, 他的射門、剷截、關鍵傳球、盤球、傳中次數, 全部名列球隊前五位。關於進攻的幾項, 相信球迷並不意外, 但連剷截次數都名列前茅, 反映今季泰迪被賦予的任務, 與朗奴.高文 (Ronald Koeman) 時期已有所不同。由上季的佩爾 (Claude Puel) 到今季的柏歷堅奴 (Mauricio Pellegrino), 均採用以守為先的陣容和踢法, 他們既限制泰迪的自由度, 亦要求他協助右後衛錫迪 (Cedric Soares) 防守。因此, 泰迪進攻上變得失色, 可以理解。要知道, 在同一時段, 他為塞爾維亞國家隊, 取得五個入球、七次助攻, 帶領國家晉身來年的世界盃。泰迪的實力沒有退化, 那問題在他身上, 還是在使用他的人身上?

NBC Sport 記者Joe Prince-Wright 近日訪問了泰迪, 我把文章譯成中文, 讓大家深入了解這個塞爾維亞翼鋒。


「小時侯, 我已經夢想這一刻。上星期, 我和隊友做到了 - 出線世界盃決賽周。當你為國家披甲, 出戰世界盃, 每一個人都會記住你。很簡單。

「我記得1998年世界盃, 那時我們的國家仍是南斯拉夫, 我擁有所有南斯拉夫隊球員的貼紙。我仍然記得那個陣容, 和誰參與了比賽。

「能夠殺入決賽周, 感覺很美妙。我們要不斷嘗試, 一步接一步, 看看球隊可以走多遠。很多人說我們可以製造一些驚喜, 但不會對我們有太高期望。我和隊友不是這樣想。

「在塞爾維亞, 經常都充滿壓力。

「塞爾維亞人, 不會不知道如何活在壓力之下。即使我們和面對巴西或其他大國, 我們仍會想勝過他們。這是我們的生存方式。國人希望我們擊敗那些強隊。

「這是很常見的情況。充滿壓力。不過, 當比賽開始, 所有事情會變得簡單......


「每個地方都有很多很多小孩, 在室外, 在街上踢球。

「我覺得這是最好的方式去學習踢球、和朋友玩耍、踢街頭足球。現在回望, 有很多美好和深刻的記憶。

「我的城市, Backa Topola, 在國家隊的北部, 鄰近匈牙利邊境。這是國內的一個好地方, 我很高興在那裡成長。

「成長時最美好的記憶, 是得到我的第一對球鞋。一對Adidas球鞋, 是我爸爸的朋友送給我的。這份禮物非常特別, 我無時無刻都穿著它。我的第一件球衣, 唔, 說起來有點有趣。我的爸爸是柏迪遜球迷, 而我的uncle則很喜歡貝爾格萊德紅星。兩支球隊是死敵。爸爸和uncle, 常常會各送一件球衣給我。唔, 很為難的事情。

「十三歲時 (2000), 我收到一件1998南斯拉夫的球衣, 背後印有米積杜域 (Predrag Mijatovic) 的名字。那件球衣, 常常和我的心, 緊貼在一起。你記得嗎? 有大領子的一件。那一次世界盃, 我們踢得十分好。去那裡, 我都穿起它。這件衫, 現在仍在我的家裡。

「我們的國家經歷了很多困難的時刻, 尤其在我成長時。足球, 給我和其他小孩, 有時間可以從困難的生活中,
稍稍逃出。那是艱難的時期。

「這是十分重要的, 當我們踢足球, 或參與其他運動, 我們會處身一個較好的環境, 周圍會有正面的氣氛。那個時侯, 如果你不參與運動, 我不知道你可以做甚麼。

「我很高興在塞爾維亞成長。有艱難的時侯, 有美滿的時侯, 你會從中學習到許多。我是難以置信的為自己來自塞爾維亞而自豪。

爸爸, 他令我愛上足球。年輕時, 他會看我踢的每一場比賽。現在還是一樣。所有的家人和朋友, 他們會遠道而來看我。他們的支持是難以置信的。


「我遇過的每個教練, 即使有些東西出錯了, 你仍是可以從他們任何人身上, 找到些得著。我很幸運遇到那麼多好教練, 而我嘗試在他們身上學習。

施丹 (Zinedine Zidane) 是我的偶象。我試著學習他。他把所有事情做到完美。所有事情對他來說都很容易。我很喜歡看他踢球。他是天才。
「不單止他的踢法, 而且是他的性格 - 冷靜和貫徹作風。每次我在電視上看完他的比賽, 我會直接走到街上, 嘗試模仿他。

「幸運地, 14歲時加盟了Vojvodina。他們擁有全塞爾維亞最好的青訓學校, 那裡和修咸頓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兩者同樣都很重視培育年輕人。

「Vojvodina 經常為年輕球員提供機會。16歲, 我加入了一隊, 陪球隊參與歐霸盃。那是重要的時期, 當時的教練把我推到極限。我很開心, 那些巨大的壓力, 令我成為今時今日的我, 使我不斷不斷進步。

「我去到荷蘭的初期, 我看看四周, 常常想『為甚麼這裡的每個人都這樣放鬆?』真的很疑惑。輸掉一場比賽後, 每個人都會哈哈大笑。如果這事情發生在塞爾維亞, 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我花了好些時間去適應荷蘭的環境 - 一個不那麼蹦緊的國度。

「當時的對手, 柏利 (Graziano Pelle) 和卡斯 (Jordy Clasie) 最終成為修咸頓的隊友。我在格羅寧根的第二年, 有個年輕的球員進入一隊, 他現在也是我的隊友 - 雲迪克 (Virgil Van Dijk)。

「荷蘭聯賽很強, 不過因為大量好球員離開荷甲, 靠大量的年輕球員支撐, 確實有點困難。

「回望在格羅寧根和川迪的歲月, 這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時期。我學習成為一個職業球員和一個人。我很高興曾經在那裡踢球。荷蘭的足球哲學, 正是我所喜歡的踢球方式。

許多的學習, 令我準備好接受在修咸頓的挑戰。


「我並不常常以英格蘭作為目標。然而, 因為英格是世上最強的聯賽, 每個人都會想及這兒。

「你會想在最強的聯賽表現自己。這是適當的時刻。

「2014年, 朗奴.高文非常渴望我的加盟。修咸頓是一間有強大支援的好球會。那個夏天, 有很多新球員和我一同來到這兒。 很多人對我有很大的期望, 這並不困擾我。作為球員, 你需要相信自己的質素, 於球場上展現, 協助你的球會。

之後兩年, 修咸頓經歷了史上最成功的球季。每個人都感到自豪, 我亦很榮幸是其中的一份子。

「在修咸頓, 我有很多極棒的回憶。今季是我 (在修咸頓) 的第四個球季, 我和球迷有很強的連繫, 他們會為我高歌, 支持我。

「由第一刻起, 他們好好的接納我。我做到最好, 去娛樂他們, 給他們快樂。很多人來觀看和支持你, 所以你需要嘗試給予他們快樂。

「我住在Southampton 一個叫Ocean Village 的碼頭, 這裡和英格蘭其他地方不太相似。當你和別人說『我住在英格蘭。』每個人都會問你『那裡經常下雨又寒冷, 為甚麼你會這樣做?』

「但Southampton 不是這樣的, 不似英格蘭的其他地方。這兒的天氣非常好 (至少比起英格蘭其他地方), 令我每天都覺得很開心。相信我。

眾多的成功中, 我認為2015作客奧脫福球場, 射入致勝的一球是最最最美妙的時刻。

「此前, 我們已經28年未試過作客擊敗曼聯。那次是我首度在奧脫福球場比賽。我永不會忘記那一剎。永遠。


「我們的目標, 同樣是我的目標, 是帶領修咸頓重返歐洲。

「這對我們來說十分重要, 好比去季在聯賽盃殺入決賽。我們去溫布萊球場, 僅僅負於曼聯。我沒有任何的後悔, 其他球員也沒有。我們都做到最好, 我們差點擊敗對手。任何看過決賽的人都會說『你們真不幸。』有時, 足球就是這樣。

「較早前有人向我說起, 一年前, 球隊正準備到美亞沙球場, 和國際米蘭交手。時間過得真快。我們都想努力地回到那裡, 參與那些重要的比賽。

「要每年都保持前進並不容易, 因為聯賽中有很多高質素的隊伍。不過, 這是我集中全力去做的事情。

「我有兩個孩子。當成為父親後, 改變了我很多, 令我有完全不同的生活。對我的生活和兩個孩子, 我覺得十分開心。我享受和他們在一起的每個時刻。

「我知道我在球場上, 是個激烈的競爭者。當離開球場, 我會變得較隨和, 也變得放鬆許多。真的。

在球場上, 我很銳利, 真情流露。我常常都這樣, 穿起球衣, 我的心和我的衣袖就連結在一起。在球場上, 我渴望勝利。我們每個都如是。我們將所有都給予球隊。我們都是勝利者, 渴望贏得每一場比賽。

「每節訓練, 每場比賽, 甚至是玩啤牌, 我都要勝利。勝利會使我快樂。如果你想了解我, 我告訴你, 我不喜歡落敗。輸的感覺, 難以接受。

「就算我和其他球員一起打乒乓球或籃球, 我都要做最出色的人。我不能夠長期地輸。我會擲東西, 覺得痛苦, 因為我只想勝利。就這麼簡單。

「我的隊友, 尤其是和我較親近的, 例如錫迪 (Cedric Soares), 他會告訴你相同的事。

「有時, 我會帶兩個小孩, 在放假的日子, 約錫迪到倫敦吃晚飯。我很期待在世界盃遇上他。我輸過一次。葡葡牙在歐洲國家盃外圍賽, 擊敗了我們。我想還以顏色。我會令他感到苦惱。我不會停下來。

「我很享受這樣。


「上星期, 我們晉身世界盃決賽周, 這是一支全新的塞爾維亞隊。

「或者, 我的職業生涯最自豪的一刻, 是成為了塞爾維亞足球先生 (2016)。

「看看過往的得獎者: 馬迪 (Nemanja Matic)、伊雲奴域 (Branislav Ivanovic)、維迪 (Nemanja Vidic)、史坦高域 (Dejan Stankovic) 和米積杜域, 和他們並列使我感到無比的高興。證明國民認同我在塞爾維亞的入球和助攻, 以及在修咸頓達到的成就。

「這獎項, 推動我變得更加好, 更加好。

「2018世界盃, 將會是我職業生涯中首個參與的大賽。現在, 我回望當晚在貝爾格萊德, 面對格魯吉亞, 確認了出線權的相片, 那種感覺仍是難以置信。很複雜的情緒。

「我很高興, 縱使我在哭泣。


「最後一戰, 壓力大得前所未遇, 是我在國家隊以來最大壓力的一次。

「如果我們不能夠擊敗格魯吉亞, 取得出線權, 我想他們會沒收我們的護照, 告訴我們不用再回來這個國家了。認真的。

「我們不是那些每個大賽都有份參與的國家, 所以對我們來說, 這是巨大的成功。

「我已經28歲, 這是我的國家隊生涯重大的時刻。參與世界盃, 讓每個國人都記起。在貝爾格萊德 - 全場都是塞爾維亞球迷的面前 - 抓緊出線權, 我將會常常想起。那夜, 我們的慶祝, 格外特別。

我希望在塞爾維亞和修咸頓, 有更多讓我日後可堪回味的回憶。

原文:Dusan Tadic: from Serbia to Southampton - This is my Story
*我對原文作了少量用字和鋪排上的修改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泰迪  塞爾維亞  修咸頓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Ka Hin Hui
    Ka Hin Hui 於 21/10/2017 評論 NO. 1

    幾欣賞佢對勝利既執著👍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