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二三事

聖人點滴 於 16/06/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近日工作繁重,很久沒有好好地坐下來寫文章了。有些感想浮現,卻暫時無法化為文字,只好登記在腦袋中。匆匆數十日,球壇中發生了很多事,值得略書一筆。因為那些事,聯想到生命中的種種。

五月,我們再一次破聯賽得分記錄,歷史性地排名在英超第六名。到今天,那個曾聲稱會履行三年合約的功臣高文(Ronald Koeman)已離開,加盟愛華頓。

我本來就沒有天真地相信他的承諾。當球會與高文商討續約時,他拖拖拉拉的言行舉止,已顯示他並不熱切留下,只是如今走得有點突然罷了。當其他球會投出名聲和金錢等橄欖枝時,高文的身體很誠實。

忠誠,今時今日,只是一種禮貌、一種姿態。球員不會對球會一生不變,球會也不會與球員長相廝守。連托迪(Francesco Totti)亦差點不得善終,若拿鐵斯(Matthew Le Tissier)活在今日的球壇,也許結局也有如謝拉特(Steven Gerrard)一般。

衡量功利,漠視其他因素,將利益最大化的社會,令人討厭。


***

說起托迪,我想起了另一個人-匈牙利的「睡褲門將」基拿利(Gabor Kiraly)。他們有甚麼共通點?他們都是冒起於90年代中後期的一代人,那正是我開始「睇波」的年代。

那時,托迪於羅馬成名、冒起,以王子之名站穩陣腳。那時,基拿利在哈化柏林嶄露頭角,他的睡褲比其把關技術更吸引。對我這些「小老鬼」而言,那年代的球員,伴隨我們成長,有不可言喻的感情。還留在球場上的,我想十個手指頭足夠數完了。他們退一個,就少一個。看托迪好、看基拿利好,我看到的不單止是一個球員,而且是一段過去。

事實上,我覺得當今球員,整體水平比舊日球員更強。不過,為何我(我想不單是我)老是說今不如昔?我覺得很大程度是感情分。另一個原因是我們已到達了新的階段-一個對年輕人說三道四的階段。

時光匆匆,眨眼二十載。我長大了。我可能對年輕人有很多不滿,但我不希望用太多批評或否定的態度回應他們,就像當時我們不希望上一代人批評或否定我們。


***
我不特別喜歡真禾特(Danny Drinkwater),亦不特別討厭韋舒亞(Jack Wilshere)。然而,對於鶴臣(Roy Hodgson)捨「飲水哥」取「太子」,我卻大為不滿。我很同意每個領隊都有親兵,因為他們適合自己的戰術部署。

可是,鶴臣的行動傳遞兩個訊息:一)只要你夠實力,就算沒有狀態,甚至場外生活不檢點,仍可得到青睞;二)就算你夠賣力,即使贏得掌聲,甚至贏得榮耀,仍遭拒諸門外。兩年前的林拔(Rickie Lambert)和今天的華迪(Jamie Vardy)不也類似嗎?

當努力與否不是考量的準則,當努力不被肯定時,人們會開始質疑努力的成效。鶴臣,或前英格蘭的領隊以大牌行先,他們否定了努力。英格蘭近年差劣的成績,看來也有跡可尋。


***

人生,不會每一刻都順利。

會被功利迫得不能喘氣。

會尋求肯定時屢受挫折。

會努力求成但不得要領。

但,只要繼續走下去,才有機會體驗甘甜的滋味。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隨筆  朗奴高文  基拿利  真禾特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twhb
    twhb 於 16/06/2016 評論 NO. 1

    廢文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