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年來的首次全軍覆沒 今屆世界盃非洲怎麼了?

今屆世界盃決賽週分組賽48場賽事已完成,亦代表賽事進入淘汰賽階段,而16強賽事亦會由今晚開始上演,那隊落敗,便會即時出局,故每支已晉身淘汰賽階段的球隊已沒有留力的空間。與往年不同,今屆的第二圈賽事,竟然連一支非洲球隊也沒有,翻查歷史紀錄,對上一次非洲球隊於分組賽全軍覆沒,已要數到1982年西班牙世界盃一屆了。當屆的非洲參賽隊伍為阿爾及利亞與喀麥隆(當時世界盃決賽週參賽隊伍只有16隊,而非洲亦只得2個名額),兩隊都於該屆賽事中表現出色:喀麥隆與意大利、波蘭、秘魯同處一組,3戰3和,以不敗之態僅因得失球差出局;而阿爾及利亞與西德、奧地利、智利同組,3戰2勝1負,曾爆冷擊敗西德,但因舉世聞名由西德與奧地利聯手合演的「默契波」下,最終於3隊同分下,阿爾及利亞因得失球差而成為出局的犧牲品,但兩隊於賽事中的表現已叫世人對非洲足球水準刮目相看。自此以後,每屆世界盃決賽週都有非洲球隊成功晉身第二圈賽事(成績如下)。
82年世界盃阿爾及利亞曾爆冷擊敗西德

1986年墨西哥世界盃
摩洛哥 16強
阿爾及利亞 分組賽
86年世界盃的摩洛哥

1990年意大利世界盃
喀麥隆 8強
埃及 分組賽
90年世界盃喀麥隆創造神話

1994年美國世界盃
喀麥隆 分組賽
尼日利亞 16強
摩洛哥 分組賽
94年世界盃的「超霸鷹」

1998年法國世界盃
摩洛哥 分組賽
喀麥隆 分組賽
尼日利亞 16強
突尼西亞 分組賽
南非 分組賽
98年世界盃「超霸鷹」賽前已被視為黑馬

2002年日韓世界盃
喀麥隆 分組賽
尼日利亞 分組賽
塞內加爾 8強
南非 分組賽
突尼西亞 分組賽
02年世界盃塞內加爾震驚全球

2006年德國世界盃
安哥拉 分組賽
加納 16強
科特迪瓦 分組賽
多哥 分組賽
突尼西亞 分組賽
06年世界盃首次入圍的加納晉級16強

2010年南非世界盃
阿爾及利亞 分組賽
喀麥隆 分組賽
加納 8強
科特迪瓦 分組賽
尼日利亞 分組賽
南非 分組賽
10年世界盃若非「哨牙蘇」,加納已創造歷史

2014年巴西世界盃
阿爾及利亞 16強
喀麥隆 分組賽
加納 分組賽
科特迪瓦 分組賽
尼日利亞 16強
14年世界盃阿爾及利亞首次晉身16強

從往績上,可見每屆決賽週最少有一支非洲球隊能打入淘汰賽階段,有些更被視為「黑馬」,有上佳表現。可惜,今屆賽事的淘汰賽階段,再沒有非洲球隊的出現,而且5支非洲球隊於合共於15場的分組賽事中,只取得3勝2和10負的成績,到底原因何在?是因為欠運?缺乏紀律?水準下趺?士氣低落?還是VAR?就從5支球隊,分析他們各自出局的原因。

埃及
靈魂人物沙拿於歐聯決賽中傷出,要養傷3個星期,而當時距離世界盃決賽週開鑼正正剛好3星期,換言之沙拿缺乏了球隊於賽前的備戰,且更未能趕及於首仗對烏拉圭時上陣,結果球隊力戰而敗。沒有沙拿的埃及,如同斷了翅膀的飛鳥般,實力大打折扣。就算沙拿於第二場對俄羅斯時趕及復出,但狀態仍未回復平時的水準,加上由於該仗不用有失,後防於下半場開始壓前,反被對手有機可乘,致最終落敗,提早篤定出局。這正好反映沙拿表現好壞主宰著埃及的前景,但不幸地,沙拿於今屆賽事因傷未有理想發揮,而球隊亦3戰全尾小組包尾出局。

摩洛哥
身處與「雙牙」及伊朗於一組,賽前摩洛哥被大多人看淡,但比賽中球隊表現得有板有眼,於場分組賽中,不論甚麼對手,摩洛哥都能採取主動,控制大局,取得佔大多數的攻勢,畢竟球隊中場擁有薜耶治、貝蘭達、岩拉巴治等技術出眾的球員,奈何前鋒保達比及艾卡比的把握力奇差,令球隊空有優勢,但未能轉化成入球,名乎其實「贏點數,事比數」的寫照。但球隊於被看淡下有如此出色表現,已叫球迷對他們刮目相看,可說是贏盡掌聲地出局。

尼日利亞
身處於「死亡之組」,隊中有18名球員屬世界盃初哥,尼日利亞最終與淘汰賽階段只有4分鐘距離,論表現,已算不錯。首仗敗於克羅地亞後,德國籍領隊羅亞把防線由4後衛改變成3中堅,另加兩隻翼衛,務求以聯防掩蓋球隊單對單防守力不足的弱項,前線以伊軒拿祖夥拍「快馬」梅沙作雙箭頭,代替首仗以恩哈路作單箭頭,結果於第二場擊敗冰島,便是靠兩個快速反擊由梅沙建功。但球隊中場的組織力不足,尼迪迪、艾迪保都只是工兵型球員,米基爾本是創造型中場,但他的創造力隨著他於車路士的11年歲月已被磨滅得一乾二淨(這方面的最大功臣絕對是摩連奴),故球隊只能憑快速反擊作進攻;當然,最後一仗對阿根廷時被判漏的一個12碼最為關鍵(球證於看過重播後仍堅持己見,但VAR卻讓大家看到「真相」)。但令球隊欣慰的,是今屆能於這隊尼日利亞身上看到團隊意識,以往非洲球隊常給人各自為政的感覺,但這支尼日利亞卻重整體多於個人,難怪羅亞於球隊出局後明言,尼日利亞的前景將會更明亮。

突尼西亞
這隊絕對是水準不足的問題,尤其與比利時及英格蘭身處同一組,注定出局。首仗面對英格蘭的狂攻,後防已表現得相當吃力,於補時階段才給絕殺已算走運;次仗對攻力更強橫的比利時終要接受被屠殺的命運,完全反映球隊的實力有多不足。就算最後一仗面對被公認的「魚腩」巴拿馬,亦要先失一球下,幾經辛苦才反勝。球隊防守力一般,同時攻力薄弱,太依賴曾效力新特蘭的卡斯利,故以小經由組第3名出局,都算是預期之中。唯一慶幸的,是擊敗巴拿馬一仗,為球隊自78年阿根廷世界盃後,再一次嘗到於決賽週取勝的滋味。

塞內加爾
當上述4支球隊宣布出局的同時,塞內加爾成為了非洲球隊於今屆賽事的最後希望,可惜卻殺出了一條今屆才實行的新條例—公平競技法,終因這條例被擯出局。今屆賽事中,塞內加爾展現了具紀律的防守,及以球隊為先的團隊精神,領隊阿里奧·施斯(即貌似夏韶聲那位前國家隊隊長)功不可沒。最後一場僅負哥倫比亞,於分數、得失球、對賽成績皆相同下,僅因多兩面黃牌而把出線席位拱手相讓予日本,可謂沒運,但施斯賽後卻甚有風度地認為球隊要遵守遊戲規則時,亦不值得出線。當然,說不值得真有點苛刻,但球隊進攻上套路不足,前線球員把握力不佳亦是事實。文尼未能把今季於利物浦的上佳表現帶回國家隊,令球隊攻力削弱;中場太多工兵型球員,未能有效地組織有威脅的攻勢。不過,球隊以拿玻里中屆高列巴利領導的防線表現叫人滿意,亦是值得大家給予掌聲的地方。

Source:
https://www.newyorker.com/sporting-scene/replay/world-cup-2018-the-african-teams-depart-early

https://www.fifa.com/worldcup/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