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的今天⋯⋯You’ll Never Walk Alone⋯⋯

有否想過到場觀賞一場球賽,但最終卻踏上不歸之路?30年前的今天,有96名本來興致勃勃前往支持並觀賞愛隊比賽的球迷,踏上了一條永不能回轉的不歸路⋯⋯
1989年4月15日,英格蘭足總盃戰至4強階段,愛華頓先於中立場維拉公園憑蘇格蘭中場尼雲的入球,以1-0擊敗諾域治,率先晉身決賽;另一邊廂,另一支默西塞特郡球隊利物浦則於中立場錫週三的主場希斯堡球場與諾定咸森林爭奪晉級決賽的席位。比賽於當日下午3時正舉行,當時利物浦球迷被安排於歷平斯徑(Leppings Lane)的西、北看臺,而森林球迷則被安排於東、南看臺。由於80年代英格蘭的足球流氓問題特別嚴重,經常出現於比賽途中把雜物扔進甚至衝入球場內的舉動,故絕大部分英格蘭球會都於所屬球場內安裝了鐵絲網,以分隔觀眾和場區,以便賽事能夠順利進行。比賽當天,由於來往利物浦與錫菲爾德市之間的交通嚴重擠塞,令很多利物浦球迷未能準時到達球場;其時警方曾提出延遲開賽的要求,但遭賽會拒絕,面對著陸續趕到且急於進場的利物浦球迷,警方為著怎樣控制人流而感到頭痛。其實於開賽前1小時至到15分鐘的這段時間內,已有不少利物浦球迷不斷湧到歷平斯徑看台的十字轉門前極狹小的空間,以求能夠於開賽前進入球場,但因著有大量球迷的湧入,令十字轉門前的空間變成了樽頸,警方有見當時尚有多達5000名球迷嘗試從十字轉門進入球場,基於安全理由,決定把原屬出口且沒有轉門的C閘開放作入口,務求以此作疏導人群;豈料這反而導致大量球迷同時間湧入球場,而當中更有不少是根本沒有購票便進入球場的球迷,變相大大增加了看臺上的負擔。
說到這裡,相信大家都預計到接著下來所出現的後果,就是不少早已進場並於看臺上前排的球迷不斷被一批又一批陸續湧進場的球迷推壓著,由於看臺上設有鐵絲網,令前排的球迷根本無路可走,整個人被夾在後排球迷與鐵絲網之間,連鐵絲網亦被壓至變形,之後更倒塌下來,最終發生了最不想發生的事情—人踩人慘劇。當時比賽已展開了6分鐘,但事已至此,球證只好接受警方的建議而腰斬比賽,而不少球迷為了逃命,見有路便走,場面一片混亂。當時警方還未知事情的嚴重性,只以為是足球流氓又再衝入球場發生騷亂,故築成人鏈,防止球迷衝入場內,同時亦派人防止那些球迷們衝去森林球迷所在位置,以免造成進一步的混亂,但這個部署卻使不少利物浦球迷失去逃生的機會,結果出現了不少於混亂中被踐踏至奄奄一息甚至已斷氣的球迷,當中有些更只是小孩。此時,警方才恍然大悟,終於明白到事件的嚴重性,但場面已混亂得非當時僅有的人力能夠控制,幸有場內其他球迷自發性伸出援手,協助拯救工作,盡力搶救受傷及已窒息的利物浦球迷。最終,這件慘劇造成了96名利物浦球迷喪生,當中有38人還未滿20歲(包括當時年僅10歲的前利物浦隊長謝拉特的表哥Jon-Paul Gilhooley,是慘劇中年紀最小的受害人),766人受傷。
不過,最讓利物浦甚至全英球迷感到憤怒的,卻是事件後的聆訊及《太陽報》的失實報導。起初,南約克郡警方於其報告中指出,混亂是因沒有持票但蜂湧入場的利物浦球迷造成;同時,南約克郡驗屍官普柏(Stefan Popper)的驗屍報告只停留在發生當日的下午3時15分,原因是大部分受害者都在3時15分或以前遇難或是腦幹死亡,故沒有必要作進一步調查。而1991年地方法院裁定慘劇為「公共秩序問題」,而遇難者則為「意外死亡」,令受害者家屬感到不滿;而當地報章《太陽報》於事件後的星期三以「真相」作頭條標題報導慘劇經過,並直指事發後有球迷趁亂搜劫死傷者、有醉酒球迷向警員撒尿、更有球迷追打進行急救的警員,阻礙救援行動,矛頭直指利物浦球迷。報導刊出後,大多利物浦報販隨即杯葛並拒再擺放出售《太陽報》;同時大批讀者亦隨即取消訂閱,並拒絕光顧有份售賣《太陽報》的店舖;其後杯葛行動更蔓延至全國,使《太陽報》全國銷量急轉直下。
慘劇發生後不久,被委任調查事件的法官泰萊(Lord Justice Taylor)花了1個月時間完成調查,並先後發表2份報告,被稱為泰萊報告(Taylor Report)。報告中,泰萊反駁了警方指出利物浦球迷醉酒鬧事及沒持票衝入場的球迷是造成慘劇的主因,力指當日行動總指揮的總警司大衛·鄧肯菲特(David Duckenfield)是下令打開C閘以讓大批球迷進入原本已經擁擠的露天看臺的人,但災難發生後,該名總警司卻欺騙足總官員閘門是被球迷強行打開的,故慘劇是因警方控制失當所致;另一份報告則指出當時英格蘭球場的安全設計,建議拆除球場內所有鐵絲網圍欄,並以全坐位取代當時的企位。
2009年4月,即慘劇發生了的20年,英政府成立了「希斯堡獨立調查小組」,負責重新調查這宗慘劇、有關文件及提交報告;經過幾年的調查,英國政府於2012年9月發表了獨立報告,公佈了慘劇的「真正的真相」,利物浦球迷終於洗脫了「肇事者」的污名,亦承認了警方及球場內的工作人員涉於控制人流方面不力及於維持秩序上嚴重失職,事後更涉嫌擅自竄改證人口供,企圖把所有有關責任一一推卸予利物浦球迷身上。高等法院於同年12月下令重新徹查事件,並於2014年發還重審。最終,於2016年4月26日,陪審團以7比2作出相關裁決,指出警方當年除涉嫌竄改證人口供外,更涉嫌調包部份含酒精的血液樣本,以支持慘劇源於有球迷醉酒鬧事的說法;另外,希斯堡球場過時的安全設計亦是造成慘劇的主要原因之一。這個判決,可謂還了當年的利物浦球迷清白及一個公道,不少受害人家屬聞判後都相擁及感觸落淚,並認為公義終於得到彰顯。其實於調查期間,慘劇當日值班的球場職員梅利(Bernard Murray)及總警司大衛·鄧肯菲特都被遇難者家屬起訴,後者更公開承認了於解釋慘劇發生原因時沒有說出事實真相;而後來包括被委任為默西塞特郡警察局局長畢迪臣(Norman Bettison)在內的一些警官則被控偽造證據等罪名而接受審訊。
慘劇之發生,受害的往往不只公佈的人數,受害者家屬、朋友所承受之傷痛絕非旁人能夠理解,好像一名叫韋圖(Stephen Whittle)的球迷,雖然沒有於慘劇中傷亡,但原來比賽當天他因工作關係未能到場觀戰,遂把門票轉售予其好友,其友卻於慘劇中成亡魂,令其心理上受到極大打擊,不停的自責及感到內疚,讓韋圖於2011年選擇自殺了結自己生命。30年過去了,那時年紀還小的筆者於電視直播時看到事件發生,當時還不知何事,但到長大了才明白甚麼一回事,寫下這編文章時,當時片段亦於腦海中浮現,心裡亦感到不安,更何況是當時身在現場親眼看見慘劇發生的球迷甚至職球員,以及遇難者家屬。誰可以知道自己有否下一秒?誰可以保證自己下一秒擁有多少?誰可以保證身邊的下一秒有否心跳?就算是自己也不知曉⋯⋯生命無常,還望大家好好珍惜眼前人,因為渺小的人類永遠不會知道及保證到有否下一秒。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英超  利物浦  足總盃  希斯堡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