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以來不變定律良禽擇木而棲 細數十一名捨「愛」取「英」的英超球員

英格蘭今晚將會於溫布萊迎戰愛爾蘭,進行一場熱身賽,由於歷史上的淵源,兩軍對碰不時具話題性,而且更有不少球員具有代表兩軍出戰的資格,像上世紀80年代,已故前英格蘭世界盃冠軍功臣積·查爾頓上任愛爾蘭國家隊主帥時,就不斷於英格蘭尋覓屬於愛爾蘭後裔的球員轉籍代表愛軍出戰。不過,隨著近年愛爾蘭於國際賽成績平平,足總行政管理更是混亂不堪,令轉籍代表愛軍出戰的英格蘭球員少之又少,有些明知機會不大仍選擇寧願蹉跎歲月等待英軍的召喚,都對代表愛軍出戰不感興趣;以下就是具有愛爾蘭血統但選擇代表英軍的其中11名英超球員:

麥卡菲(Alex McCarthy)
效力修咸頓的麥卡菲雖然於英格蘭出生,但其父祖輩來自愛爾蘭,故實則擁有代表愛軍的資格,只是這名下月便滿31歲的門將自小就渴望代表英格蘭上陣,於U21時亦已代表英軍上陣。2013年,當時效力雷丁的麥卡菲獲時任英軍主帥鶴臣徵召入伍,於主場迎戰愛爾蘭及巴西這兩場友賽中候命,但沒有上陣;之後偶有入選,但都只是後備,最終等候了5年半時間,才於2018年11月主場對美國的友賽中首次為英軍上陣,亦是其唯一代表國家隊上陣的紀錄。

米高·堅尼(Michael Keane)
現年27歲的米高·堅尼與孖生兄弟威廉出生於英格蘭史托港的一個愛爾蘭家庭,米高小時與威廉加入了曼聯青訓系統,並於青年軍中成防線主力;當時米高曾先後代表愛爾蘭U17及U19青年軍梯隊出戰,但其後卻表示希望轉為代表英格蘭U19上陣,並自此與愛爾蘭分手。離開曼聯後,米高·堅尼於般尼有著出色的表現,故於2016年10月獲英格蘭國家隊主帥修夫基賞識並徵召入伍,結果於2017年3月對德國的友賽中首次為國家隊披甲上陣,近年更憑著於愛華頓的穩健演出,逐漸站穩英軍防線主力的位置。

加利·卡希爾(Gary Cahill)
已退出了英格蘭國家隊的加利·卡希爾出生於英格蘭,但因其祖父關係而擁有愛爾蘭血統,故當這名中堅自2008年轉投保頓並逐漸顯示出大將之風後,一度被傳獲愛爾蘭足總招手轉籍代表愛軍出戰國際賽;只是這名曾先後代表英格蘭U20及21出戰的後衛最終還是代表英軍上陣,並曾為國出戰過兩次世界盃及兩次歐國盃,到2018年世界盃後這名曾為國上陣了61場入5球的後衛宣佈退出國家隊。

貝查蘭(Ryan Bertrand)
其實現時效力修咸頓的左閘貝查蘭年少時具備轉籍愛爾蘭出戰國際賽的資格,因其祖父為愛爾蘭人,只是當其於車路士冒起後不久,已於2012年8月獲選入英格蘭國家隊,並於對意大利的友賽中首次上陣。之後這名轉投了修咸頓的閘位球員雖然只是邊緣國腳,但亦曾為國出戰過2016年歐國盃,目前已為英軍上陣了19場,取得了一個入球。

迪勤·懷斯(Declan Rice)
效力韋斯咸的迪勤·懷斯於倫敦土生土長,並藉家人的關係具備代表愛爾蘭的資格,雖於此前一直為愛爾蘭各青年軍梯隊出戰,2018年更已代表愛爾蘭上陣了3場,但由於全是友賽,故根據國際足協的規例,仍然能夠作出選擇代表英格蘭還是愛爾蘭。就是這條規例,加上英格蘭國家隊主帥修夫基帶領一班年青球員於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取得殿軍的佳績,加強了其對代表英軍出戰所充滿的憧憬;而亦隨即修夫基主動聯絡這名防中,以招攬其成為英軍一員,故當時任愛爾蘭主帥奧尼爾於2018年欲徵召賴斯入伍出戰歐國聯時,卻得到此子的婉拒,並表示想認真考慮到底代表哪個國家出戰;結果迪勤·懷斯於2019年3月主場對捷克的歐國盃外圍賽中首次為英軍披甲上陣,自此成為英軍的中後場大將,目前已代表國家隊上陣過11場,但亦因曾代表愛軍上陣,故被不少愛爾蘭人視為「叛國者」。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 1 2 >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