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點將錄:More than a Football Manager

最近因受到中國武漢肺炎肆虐影響而令到各大主流聯賽均被迫暫停,作為球迷沒有球賽觀賞自然不是味兒。這段時間筆者不時上Netflix網站觀賞影片,早前觀賞了一部於早年已上映的紀錄片《Bobby Robson:More than a Manager》,從中更清楚了解到已故前英格蘭國家隊主帥卜比·笠臣。
1933年2月出生於英格蘭東北城市杜咸郡的卜比·笠臣,自小受父親影響而成為紐卡素忠實球迷,並視陣中前鋒米爾本為兒時偶像;由於熱愛足球,故年少時當獲得富咸賞識,不理父親勸告成為一名電子技工,也要隻身南下倫敦展開其足球事業。加盟後不久富咸降班,但於英乙(即次級聯賽)反而讓卜比·笠臣得到愈來愈多的上陣機會。4年之後,卜比·笠臣以破當時球會紀錄的2萬5000鎊轉投英甲(即頂級聯賽)球隊西布朗,並曾成為球隊季度的首席射手,甚至成為球隊隊長。及至1962年因與球隊於合約上出現矛盾,卜比·笠臣重返富咸,效力了5季後離隊,遠赴加拿大加盟當地球隊皇家溫哥華,一年後以35歲之齡高掛球靴。卜比·笠臣於效力西布朗時獲得入選國家隊的機會,並曾為國出戰過1958年及1962年世界盃,合共代表過英格蘭上陣20場,取得了4個入球。
於第2度效力富咸時已考獲教練資格,並於當時曾執教過牛津大學足球隊以累積經驗的卜比·笠臣,於1968年掛靴後即重返母會富咸執掌球隊,但因於職業球壇執教經驗尚淺下,於季中上任但未能阻止球隊降班,之後更被辭退。雖然於執教路途上開始不順,但沒有挫敗卜比·笠臣的決心,並於一年後再次接受挑戰,執掌當時的英甲球隊葉士域治,並大量提拔起用自家青訓球員為球隊的骨幹主力,當中包括後來的英格蘭國家隊隊長畢查、後來的蘇格蘭國家隊主帥佐治·貝利、之後為利物浦兩奪聯賽冠軍的蘇格蘭中場獲克、後來曾代表英格蘭出戰1982年世界盃的後衛米克·米斯、已故中堅奇雲·比亞堤、前鋒艾歷·基斯等,執教13年以來合共只曾從外簽入了14名球員,包括後來轉投曼聯的荷蘭國腳穆倫及後來代表英格蘭出戰1982年世界盃的中鋒馬連拿。雖然於這13個球季未能帶領球隊勇奪聯賽冠軍,但卜比·笠臣麾下的葉士域治卻是一支能夠每季都進佔前列位置的球隊,並曾於1977/78年度球季憑中場奧斯邦一箭定江山,以1-0擊敗阿仙奴而勇奪足總盃冠軍;1981年更達至其執教生涯的首個高峰,除帶領球隊連續兩季成為聯賽亞軍外,更領軍殺入歐洲足協盃決賽,並以兩回合總比數5-4擊敗荷蘭的阿爾克馬爾,成功首次勇奪賽事冠軍。卜比·笠臣帶領葉士域治從一支英甲護級球隊,搖身一變成為一支長期進佔英甲前列位置甚至勇奪歐洲賽冠軍的球隊,其執教功力獲得不少正面評價,更成功吸引到英格蘭足總的垂青,結果於1982年世界盃後接替格連活特,成為國家隊的新任主帥。
於葉士域治取得成功的卜比·笠臣,於上任初期決意重組國家隊,但開始時已受到重大挫折,未能領軍晉身1984年歐國盃,當時失望無比的卜比·笠臣已向英足總請辭,並公開支持諾定咸森林領隊白賴仁·哥洛夫接掌帥印,但獲得足總的挽留。兩年後卜比·笠臣成功帶領球隊於外圍賽以不敗姿態晉身1986年世界盃,但球隊於賽事中開局不順,首兩戰更先後不敵葡萄牙及僅和摩洛哥,更有隊長兼中場大將白賴仁·笠臣甩胶而要養傷缺陣,瀕臨出局邊緣。由於對波蘭的最後一戰必須擊敗對手才能晉級,加上有主力因傷缺陣,故卜比·笠臣決定放手一搏變陣出擊,派出紐卡素前鋒比士利取代表現令人失望的希利,夥拍因於首兩戰忘帶射門鞋而備受批評的射手連尼加,結果憑著連尼加於上半場大演帽子戲法,以3-0大勝對手,得以小組次名晉身16強;之後於16強憑連尼加梅開二度,加上比士利的入球,以3-0擊敗巴拉圭而殺入8強;眼見球隊於變陣後漸入佳景,不少球迷都對球隊有很大期望,但球隊卻被阿根廷球星馬勒當拿的一記「上帝之手」及之後扭足半場的金球而擊敗,最終於8強止步;賽後卜比·笠臣只滿腔怒氣的留下一句:「這球絕對不是上帝之手,而是流氓之手,絕不能把此人(馬勒當拿)與上帝混為一談!」兩年後卜比·笠臣成功領軍晉身於西德舉行的歐國盃,卻於分組賽中3戰全敗出局,並於賽後引咎辭職,但再一次獲得足總挽留。之後卜比·笠臣再次帶領球隊於外圍賽以不敗姿態晉身1990年意大利世界盃,並宣佈將於賽事結束後離隊執掌荷甲球隊PSV,但被部份傳媒痛罵其賣國,而這名經驗豐富的主帥則指責傳媒不實的報導傷害了其本人及家人。賽事展開後,球隊表現慢熱,更有隊長白賴仁·笠臣於首戰對愛爾蘭時傷出,更因此緣盡該屆賽事;首兩戰只能賽和愛爾蘭及荷蘭,最後一戰面對埃及必須取勝才能確保出線資格,卜比·笠臣決定繼4年前一樣再次背城借一變陣出擊,除了由中堅畢查擔任隊長外,更把陣式由一直沿用的4-4-2變成有清道夫的5-3-2,結果憑著中堅麥克·胡禮接應加斯居尼左路開出的死球近門頂入,以1-0擊敗對手,成功以小組首名出線;之後於16強及8強先後戰至加時擊敗比利時與喀麥隆,成功晉身4強;只是4強與死敵西德激戰120分鐘後仍踢成1-1平手而需要互射12碼,結果因為皮雅斯及華度先後「宴客」,最終未能晉身決賽;季軍戰中亦以1-2不敵東道主意大利後,球隊以殿軍完成賽事,雖然未能奪冠,但這個成績已是球隊自1966年後於世界盃取得的最佳成績,而且於賽事中出色的表現亦成功助先後因希素球場慘劇及希斯堡慘劇而飽受流氓足球困擾的英倫足球挽回不少聲望,亦讓卜比·笠臣於離任前總算有個美好回憶。
之後卜比·笠臣開始展開新挑戰,先後執教荷甲PSV、葡超士砵亭、波圖等球隊,這些球隊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執教之時都並非處於盛世,正值重組階段甚至是前朝遺下的一堆爛攤子,但年屆60歲的卜比·笠臣都沒有卻步,反而更享受適應不同地方的足球文化,且更於空餘時間努力學習當地語言,並於平時盡量嘗試以當地語言與陣中職球員溝通,展現出名副其實的「活到老,學到老」。先後助PSV及波圖奪得兩次荷甲冠軍及兩次葡超冠軍後,卜比·笠臣於1996年夏天接受另一次新挑戰,接掌剛有傳奇領隊告魯夫被炒的西甲勁旅巴塞隆拿。面對著球迷期望並不時與當地人視為神一般的告魯夫作比較而產生的巨大壓力,卜比·笠臣堅守自己的執教方式,當時巴塞陣中已擁有葡萄牙球星費高、剛回巢的保加利亞球王史岱捷哥夫、自家青訓的西班牙中場哥迪奧拿、法國中堅白蘭斯、西班牙國腳安歷基、西班牙「小活佛」迪拉彭拿、克羅地亞中場普辛尼基、羅馬尼亞防中樸比斯古等,陣容十分強大,但球會亦因應箭頭位置上缺乏人才,故要求卜比·笠臣引入具實力的射手,結果卜比·笠臣向球會推薦一名於荷甲入球如麻的巴西19歲前鋒,並明言此人必能為球隊取得大量入球,甚至能成為一顆世界級巨星,此人正是「外星人」朗拿度,結果以接近2000萬美金簽入這名「外星人」,而朗拿度亦不負所托,踢出極高水準的表現,除了入球如麻,很多時都憑著一己之力取得入球,代表作必定是作客以8-0大勝甘保斯迪拉的聯賽中,以一己之力扭足半場攻破對方大門,連卜比·笠臣亦看得目瞪口呆。不過,雖然於該季取得歐洲盃賽冠軍盃及西班牙國王盃雙料冠軍,但球隊於聯賽屈居於演出更穩定的死敵皇家馬德里之下而只得亞軍,加上踢法上遠離全能足球的航道,亦不夠告魯夫時悅目,故卜比·笠臣仍不為巴塞球迷所接受,要求其下臺的聲音更自季初起已一直存在;最讓卜比·笠臣感到無奈及無助的,是球會高層的出賣,口口聲聲會讓其完成為期兩年的合約,但暗地裡已從阿積士找來荷蘭主帥雲高爾接掌球隊,加上沒有徵詢過其意見後接受國際米蘭的出價而出售陣中射手朗拿度,令卜比·笠臣意興闌珊,結果於之後一季出任一個毫無實權的總監位置後,這名英格蘭老帥黯然離開西班牙。
不過,正當眾人以為已65歲的卜比·笠臣從此退休之際,這名前英格蘭國家隊主帥出任了英足總的技術顧問一職,但始終難以捨得離開教練席位置,故當英超球隊紐卡素於1999年9月辭退前荷蘭球星古烈治,並向卜比·笠臣發出邀請後,這名老帥決定接掌這支其兒時的愛隊;其實當時紐卡素主席舒柏特曾於1997年向卜比·笠臣發出邀請,接替剛離隊的基謹執掌球隊,但當時尚未知自己將會被雲高爾取代的卜比·笠臣決定留在巴塞完成合約而婉拒,想不到兜兜轉轉,機會還是來臨。當季季初,紐卡素開局極度不順,首5戰只取得1和4負,更衣室又大亂,陣中射手舒利亞被貶後備,更被掛牌出售;老臣子羅拔·李爾更因與古烈治不和而被完全棄用,開季時更不被獲發球衣號碼之餘,更被貶至預備組操練;加上由古烈治簽入的杜美、高馬、馬些連奴、加維蘭等球員表現遠低於預期,新加盟的年青中場戴亞又有紀律問題,故整支球隊於士氣上處於低谷;卜比·笠臣上任後,立即重新用上舒利亞與羅拔·李爾這兩名老大哥,配合當打的基雲、史必、鄧肯·費格遜等人,又恩威並施的重用年青有為的戴亞、艾朗·曉士、艾美奧比等新星,頓時帶領球隊重回正軌,於執教的首仗主場迎戰錫週三的聯賽中,憑著舒利亞個人連入5球,助球隊慨贈錫週三8隻光蛋,並打開該季勝利之門。最終該季球隊以第11名完成球季,而之後的幾個球季正是見證卜比·笠臣功力的時機,除了繼續以老牌射手舒利亞、已故威爾斯中場史必、愛爾蘭門將基雲為前中後3線骨幹外,再重用戴亞、贊拿斯、艾朗·曉士、比拿美、艾美奧比、活基治等年青當打本土球員,成為一支經驗與活力並重的球隊,更從接手前徘徊榜下游的護級球隊搖身一變成為歐洲賽常客的前列分子,更曾於2003/04年度球季殺入歐洲足協盃4強,是球隊近20年來的最佳成績。不過,凡事總有盡頭,2004年8月開季首4仗都未嚐一勝下,這名老帥被當初邀其回來的主席舒柏特辭退,結束於這支兒時愛隊5年的執教歲月。之後卜比·笠臣曾於2006年應時任愛爾蘭國家隊主帥史當頓邀請,擔任球隊的顧問,到2007年底辭去職務後,便再沒有出任與足球有關的職務。
雖然於執教生涯中屢次擊敗對手,但卜比·笠臣於身體健康上卻屢遇惡敵,曾先後於執教PSV及波圖時確診患有腸癌及惡性黑色素瘤,及至2006年更被診斷出腦及肺部皆有腫瘤,故再次接受相關手術把腫瘤切除。可惜於2008年初被診斷出患有末期肺癌,需要接受化療,但這名老帥不忘行善,成立了專為資助當地醫院及治療癌症項目的卜比·笠臣爵士基金(Sir Bobby Robson Foundation),並邀請到有份參與1990年世界盃4強的德國與英格蘭球員上演一場友誼賽作籌款,但此時的卜比·笠臣已不良於行,需要以輪椅代步,結果於賽事的5天後,即2009年7月31日,這名前英格蘭國家隊主帥離世,終年76歲。卜比·笠臣未算是甚麼戰術大師,但懂得把球員的功用發揮至最大,且充分信任球員,不時鼓勵鞭策球員,像加斯居尼至今仍十分感激其知遇之恩,更表示於其掛靴後的低潮時,老帥仍不時致電慰問,就像其父一樣。卜比·笠臣亦知人善任,且毫不吝嗇其學識,只要求問,便大方慷慨的教授,看看本是其隨身翻譯的摩連奴,就是於這名老帥身邊而獲益良多,成為今時今日的名帥;當卜比·笠臣於士砵亭執教時,住其附近只得16歲的保亞斯因對足球充滿熱誠而向其求教,老帥都甚有耐性教授,並破格讓當時仍未滿18歲的保亞斯加入球會擔任分析員,並助其考得教練證書;就算於執教葉士域治時,亦多次邀請當時初出茅廬的蘇格蘭教練費格遜觀看其操練,並從中分享執教心得,令費爵爺畢生受用。而卜比·笠臣敢於求變亦是令人佩服的地方,從不固步自封,因此以當時而言,這名於2002年獲得封爵的老帥絕非一般英倫主帥。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