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點將錄:集醫生、政治家、哲學家於一身的森巴足球無冕之王

以前,足球員往往予人一種「波牛」的形象,意思即是學識不高,言行舉止都粗俗的人,當然今時今日世界各地普遍球員所接受的教育程度相對提高,「波牛」一詞亦逐漸遠離大眾。不過,於上世紀70年代,巴西出產了一名於當時屬十分罕見的球員,除了具學識外,亦同時有著醫生、政治家、音樂家、劇作家、專欄記者等身份,故這名球員一直都不以職業球員自居,但實此人卻成為一名球技相當出眾的世界級知名球星。此人是誰?就是已故前巴西隊長蘇古迪斯。
1954年2月19日出生於巴西聖保羅省,據指出生時其父正在拜讀著名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的驚世鉅著《理想國》,加上本身對政治哲學甚有研究,故把兒子取名為蘇古迪斯(Socrates),亦即是柏拉圖的老師蘇格拉底。自小熱愛踢足球的蘇古迪斯由於兼顧學業,故到20歲才加入巴甲球隊保地花高正式展開其職業足球生涯,但迅即憑出眾的球技及表現成功俘虜球迷的心,初出道時擔任前鋒,為球隊取得不少入球。之後轉投被譽為巴西兩大受歡迎球隊之一的哥連泰斯,為其職業生涯帶上了高峰,這名巴西球星移後擔任進攻中場,憑著其高大的身形、純熟的腳下功夫、高超的閱讀球賽能力、無懈可擊的傳球能力,發揮出高水準,多年來於59場巴甲聯賽中,取得了41個入球,助球隊3奪聖保羅州聯賽冠軍,並因此成為了球會歷史上最受歡迎的球員。此時的蘇古迪斯已是一名世界知名的球星,多年來都備受歐洲大球會的垂青,到1984年終迎來首次出國進軍歐洲球壇的機會,加盟意甲球隊費倫天拿,簽下了兩年合約。不過,當時意甲以防守為先的風格令這名巴西球星踢得毫不得心應手,表現未能達到球會上下及球迷的期望,故過了一個不愉快的球季後,蘇古迪斯決定離隊,重返熟悉的巴甲賽場。之後,蘇古迪斯先後效力過法林明高、山度士等巴甲球隊,最終於1989年於母會保地花高以35歲之齡宣佈高掛球靴,結束其璀璨的足球生涯。2004年,50歲的蘇古迪斯接受邀請,於友人旗下的英格蘭第9級聯賽球隊加科夫短暫復出客串,上陣了12分鐘的比賽時間獻技。
相對其球會生涯,蘇古迪斯的國際賽生涯更為人認識,自1979年首次為巴西披甲上陣後,蘇古迪斯便成為國家隊的進攻主力,為國出戰的幾年間,上陣了60場,取得了22個入球。蘇古迪斯曾為代表巴西出戰過兩次世界盃及兩次美洲國家盃,先後於1979及83年美洲國家盃取得季軍及亞軍,但最顛峰時期必數1982年世界盃,當時曾3奪世界盃冠軍的巴西陣容鼎盛,由主帥辛坦拿領軍,陣中球星如雲,除了擔任隊長一職的蘇古迪斯外,還有「白比利」薛高、「左腳王」伊達、羅馬中場「皇帝」科高、防中施里蘇等,單是這個陣容已足以讓球隊成為賽事的奪標大熱門。於分組賽首仗遇上以機動性踢法見稱的蘇聯,於落後一球下,先憑蘇古迪斯於禁區外連過幾關後遠射破網而扳平;完場前,伊達於禁區外接應橫傳以左腳挑高皮球後球不著地施射掛網而反勝對手;次仗面對另一歐洲球隊蘇格蘭,再次於先落後下,憑薛高一記美妙罰球、中堅奧斯卡接應角球頂入、伊達乖巧的「笠射」,以及科高的割草式射門,以4-1反勝對手;最後一仗以4-0大勝紐西蘭,以3戰全勝姿態昂首出線次圈。進入次圈分組賽,首仗以3-1擊敗有馬勒當拿被逐的阿根廷,只需要於最後一仗賽和意大利,便能夠以較佳得失球差力壓對手晉身4強;該仗巴西於初段被意軍的羅斯近門頂入而先落後,但巴西沒有自亂陣腳,更憑蘇古迪斯機警的射向意軍門將索夫的窄位入網而扳平,但之後施里蘇後場一記橫傳被對方射手羅斯截得並單刀射入而再度落後,下半場科高一記妙射破網再度扳平,但羅斯之後於混戰中近門射入完成帽子戲法,助意軍取得最後勝利,蘇古迪斯隨著球隊黯然結束該屆賽事,但該屆表現已讓球隊被稱為史上最強最華麗的巴西。4年後,32歲的蘇古迪斯再度出戰世界盃,助球隊一直殺入8強,遇上了由柏天尼領軍的法國,雙方合演一場被譽為世界盃史上水準及技術層面最高的「世紀之戰」,激戰120分鐘後仍各一言和,要互射12碼分勝負,蘇古迪斯首先為巴西主射,這名一向12碼命中率極高的中場以其一貫的零助跑式主射,卻被對方門將碧斯撲出,雖然對手的柏天尼亦「宴客」,但主射最後一輪的施薩不入,結果不敵對手而8強止步,蘇古迪斯隨後亦宣佈退出國家隊。
蘇古迪斯一生從事過許多職業,當中包括醫生、教練、商人、政治家、音樂家、劇作家、詩人、專欄記者等,但最為其喜愛的職業就是醫生,或許正好解釋為何這名球星從來不肯承認自己是職業球員。掛靴後,蘇古迪斯重返校園,完成了醫科博士學位,故亦有「Doutor」(即醫生/博士)之稱。球場上,蘇古迪斯腳法細膩,閱讀球賽能力及足球智慧極高,當控球在腳時,雙眼從不看著皮球,卻能夠瀟灑輕易的扭過對手,甚至連「No Look Pass」都能夠處理得揮灑自如,其技術絕對能夠媲美荷蘭球王告魯夫。球場外,或許自小深受其父影響,蘇古迪斯一生都與政治離不開,於效力哥連泰斯期間,成立了一個名為「哥連泰斯民主運動」(Corinthians Democracy Movement)的組織,聯同一班隊友對抗當時獨裁的巴西軍政府;1982年,蘇古迪斯帶領隊友於當地選舉前夕穿上了印有呼籲大眾投票(Dia 15 Vote,意指於15日參與投票)的球衣作賽,鼓勵人民行使民主權利;1986年世界盃,蘇古迪斯戴著寫上「人民需要公義」字眼的白色頭巾作賽,成為足球史的經典造型。一生追求自由的蘇古迪斯,反對賽前集宿宵禁,亦不認同球會有過份控制球員的權力,並於球會中起革命,由球員控制球會,球隊大小事務,如是否引進新球員、何時吃午餐、要否於球衣上印上爭取民主的字句等,都由全體球員投票決定,更曾揚言力主巴西國家隊主帥應如統統一樣由全國人民選出,完全切合了當時巴西自由化的潮流。蘇古迪斯的政治理念,某程度上影響到不少球壇後輩,如1994年世界盃「夢幻組合」羅馬里奧與白必圖都於掛靴後從政,其弟兼前巴西國家隊隊長萊爾則與另一前巴西球星李安納度組織民間團體照顧聖保羅及里約熱內盧地區的貧困兒童,以減低成街童的機會。
蘇古迪斯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愛國者,最佳例子就是為了以最佳狀態代表國家出戰1982年世界盃,一向愛好杯中物及煙癮甚大(每天至少兩包)的蘇古迪斯由備戰開始至賽事完結這段時間都停止吸煙。蘇古迪斯於掛靴後沒有涉足政壇,而是返回家鄉開設診所行醫,閒時亦作兼職報章專欄作家。不過長期煙酒導致這名球星患有嚴重消化系統疾病,於2011年的下半年已曾兩度因此被送入院醫治;到2011年12月4日,蘇古迪斯因食物中毒導致腸道感染逝世,終年57歲,結束其傳奇的一生。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