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點將錄:英格蘭的天才壞孩子

雖然自從90年代初的「波士文條約」實施後,轉戰英超賽場的外援愈來愈多,令國內本土球員的上陣空間愈加被收窄,但其實近20年來英格蘭不乏天才新星,如祖·高爾、朗尼、韋舒亞等,儘管之後的發展各有高低,但每人出道時都有一個稱號—「新加斯居尼」。球齡淺的朋友可能會加斯居尼子沒有太深印象,甚至可能對其不認識,到底這位人稱「加薩」的天才球星是何許人也?
出生於1967年5月27日,並於英格蘭東北城市基斯赫特土生土長的加斯居尼,小時活躍於學校足球隊,並曾吸引到不少球探賞識,但接連到過葉士域治、米杜士堡、修咸頓等球隊試腳都失敗而回,直至13歲時得到鄰近城市兼兒時愛隊紐卡素羅致,並於青年軍當學徒球員。憑著天賦的才能,加斯居尼於17歲便獲得時任領隊積·查爾頓提升至一隊,並獲得上陣機會;之後一季,陣中球星華度離隊,南下轉投倫敦球會熱刺,而領隊積·查爾頓更因不堪被球迷指責在轉會事宜上處事不力,於開季前6日憤而辭職,其主帥一職則由原本的副手麥法奧頂上。球會內的亂局,無阻加斯居尼走上成為球隊主力之路,此子與另一球隊青訓師兄比士利肩負起球隊進攻重任,支援擔任正箭頭的韋靴斯(就是那位於90年代初來港效力南華及聲控通的英籍高大中鋒)攻堅,球隊實力雖然不足以爭標,但憑著加斯居尼豐富的創造力及極高質素的傳送,加上與比士利非常合拍,助球隊於該季穩守中游位置。就算兩季後比士利以高價轉投利物浦,但加斯居尼仍能憑一人之力助球隊護級成功,更讓自己榮膺1988年英格蘭最佳年青球員的殊榮;當然,於該季最讓人深刻的畫面,是於對溫布頓的賽事中被對方的「硬漢」雲尼·鍾斯施以一招「猴子偷桃」後狀甚痛苦,莫說加斯居尼本人,連球迷看到都感到那種痛楚。
雖然奪得個人年度獎項,又以一人之力助球隊成功護級,但由於生事頻頻,麻煩多多,紐卡素決心清洗此子,寧換來一筆可觀收入。當然,憑著如此出眾的表現,使加斯居尼受到各大球會的垂青,完全不愁自己的足球生涯,其中當時曼聯對此子的追求最為熱烈。該季結束後,時任曼聯領隊費格遜即接觸加斯居尼,而加斯居尼更於費格遜前去度假前一天答應會加盟曼聯,殊不知當費格遜從假期回來後,加斯居尼已成為熱刺的球員了。原因是該倫敦球會乘費格遜度假時,開出豐厚條件,包括週薪由在紐卡素時的120鎊大幅提升至1500鎊、為其父母於倫敦東北部購買一所房子,令此子改變初衷,故決定步師兄華度後塵,南下倫敦,轉投北倫敦球會熱刺。轉投熱刺後,加斯居尼的表現更上一層樓,於領隊雲拿保斯麾下,與從西甲巴塞隆拿回流的射手連尼加組成極具威脅力的攻擊組合。1990年世界盃後,已傳出有不少豪門球會欲斟介其加盟,當中矢志大展拳腳的意甲球隊拉素更出價850萬鎊準備收購這位英格蘭難得一見的天才球員;雖然熱刺未能於該季聯賽取得冠軍,但於足總盃卻愈戰愈勇,於4強更射入一記被視為足總盃史上其中一個金球,助球隊以1-0擊敗同市死敵阿仙奴晉身決賽;可惜,於決賽之中,加斯居尼於開賽初段侵犯諾定咸森林的查里斯不成,反令自己膝部重創傷出,雖然球隊最終成功奪冠,但賽後證實傷及十字韌帶的加斯居尼卻因此要養傷一年,令與拉素的交易拉倒。之後一季亦未能提早復出,但被拍得於養傷期間在家鄉的夜店中與人爭執,令雲拿保斯決心要清走這位麻煩球星,於是縱然拉素再次出價收購時已從當初的850萬鎊大幅回落至550萬鎊,熱刺仍然接受,加斯居尼遂於養傷後轉會拉素,轉戰意甲賽場。
當時25歲的加斯居尼轉投拉素後雖擁有天才般的技術,其於意甲的表現卻可謂乏善足陳,當然偶爾都有一些精彩鏡頭,包括加盟首季時於羅馬打吡大戰時,於完場前為球隊射入扳平一球,成為了球迷的寵兒,但與當時球會主席卡諾迪卻因言語上有爭執而不和。之後加斯居尼除了受斷斷續續的小傷患困擾,亦曾因過重而被時任領隊索夫勒令減肥,否則休想上陣,惟季前成功減肥後,亦逐漸回復昔日的體型,到最後更有過之而無不及。之後一季更於操練時被當時的青年軍球員尼斯達於一次攔截中致斷腳,長休復出後未能回復佳態,加上不受當時領隊施文重用,故於季尾決定離隊,結束3季的外流意甲之旅。
轉投蘇超勁旅格拉斯哥流浪後,加斯居尼的事業得到起色,與丹麥國腳白賴仁·勞特立非常合拍,兩者配合得絲絲入扣,先後替格流奪得兩次蘇超聯賽冠軍、一次蘇格蘭盃冠軍、一次蘇格蘭聯賽盃冠軍,更迎來了其職業生涯的高峰,奪得了1996年蘇格蘭PFA足球先生及蘇格蘭足球先生雙料個人年度獎項。可是,其酗酒問題同樣嚴重,並因此影響到場上表現,於格流的最後時光,其表現平平無奇,已逐漸失去昔日的光彩,為保住入選國家隊於1998年世界盃大軍名單的機會,加斯居尼遂接受前國家隊隊友笠臣之邀,加盟由其執教的米杜士堡。當時米堡身處英甲(即現時英冠),加斯居尼與另一名將麥臣合力帶領球隊於季尾取得升班資格,但自己卻落選當屆世界盃的大軍名單,從此便一沉不起,之後短暫效力過愛華頓、般尼、甚至曾遠赴亞洲效力中乙的甘肅天馬,最終2005年於英格蘭非聯賽球會波士頓聯掛靴。
憑著於紐卡素時的出色表現,當時剛加盟熱刺的加斯居尼獲已故國家隊主帥卜比·笠臣賞識,並於1988年9月對丹麥的友賽中後備入替前球會隊友比士利,完成於國際賽的處子戰,更自此成國家隊的中場主力,並代表英格蘭出戰1990年意大利世界盃,於該屆賽事中有著光芒四射的演出,於中場上展現出極高質素的傳球及閱讀球賽能力,當中於16強加時下半場最後一刻妙傳柏列車身射入的一球,除助球隊淘汰比利時外,更被認為是當屆世界盃其中一個精彩入球;4強對西德時因領黃牌緣盡該屆世界盃時而流下英雄淚的一幕更是經典。因傷缺席1992年歐國盃及未能助球隊晉身1994年世界盃後,加斯居尼於1996年歐國盃繼續成為球隊的中場重心,帶領球隊以東道主身份殺入4強,可惜最終於互射12碼不敵德國而未能奪冠,但其表現獲得高度讚賞,特別於第2場分組賽中對蘇格蘭所射入的金球,更展現出此子的技術。之後,荷度接掌國家隊,並繼續以加斯居尼為中場組織重心,只是這名球星因私生活不檢點及日益嚴重的酗酒問題,令其狀態不斷下滑,最終令人意外地未能入選最後名單,而加斯居尼得悉消息後更於荷度的酒店房間內失控地大肆破壞,自此這名天才球星便再沒有入選過國家隊,代表國家隊出戰的10年間,合共上陣了57場,取得了10個入球。
加斯居尼絕對是一個天才球員,是筆者兒時的偶像,但此子與眾多天才球員一樣,場內場外都是麻煩多多,初出道時曾被當時的紐卡素主席西摩亞形容為「沒有腦袋的佐治·貝斯」。效力紐卡素時,由於體重超標的關係,被當時領隊積·查爾頓勒令要於14日內成功減肥,否則縱有多大本領都會被放棄;之後曾於發生交通意外後不顧而去,更訛稱車子被偷;又曾因一時衝動搶了拖拉機撞向更衣室外牆;於熱刺效力時,除了愈見嚴重的酗酒及超重問題外,又曾因貪玩以氣槍射向白鹿徑球場上的會徽,使會徽上的大公雞留有凹痕;1996年隨國家隊來港與好易通進行友賽後返英途中,於飛機上醉酒鬧事。一塌糊塗的私生活使其足球事業受到衝擊之餘,更使其掛靴後的生活變得潦倒。由於嚴重酗酒,加斯居尼險些賠上了自己的性命,其妻更聲稱受到家暴而要捨其而去;而經過了多年頹廢的生活,屢被傳出生命危在旦夕的新聞。儘管最後證實只是謠傳,而其亦每次堅稱要戰勝酒精,但此子曾多次進出康復中心,已到了一貧如洗的地步,連去戒酒的錢也沒有,幸得連尼加等好友為其籌得足夠的醫藥費,令加斯居尼終被送往美國的戒酒中心,接受戒酒的療程。現時加斯居尼不時以名宿身分出席活動,亦於2018年世界盃時接受英足總邀請遠赴俄羅斯觀戰。自「加薩」退役後,英格蘭再沒有出產過同類型盤傳皆精、極具創造力的進攻中場,就算曾被視為「新加斯居尼」的祖·高爾、朗尼、韋舒亞,都不能與之同日而語,不禁叫人感到唏噓。姑勿論往後能否再有「加薩」這類天才球員誕生,作為球迷只想兒時偶像能身體健康,快快樂樂的生活。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