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點將錄:悼改變愛爾蘭足球的英格蘭世界盃冠軍功臣

2020年7月10日,英國傳來一個噩耗,曾為英格蘭勇奪1966年世都盃冠軍的功臣積·查爾頓因病離世,享年85歲。
1935年5月8日出生於英格蘭東北部諾森伯蘭郡的積·查爾斯,出生於一個足球世家,其幾位舅舅均為職業足球員,其中一位正是紐卡素傳奇射手米爾般。少年時,其足球天份不及弟弟卜比,當卜比獲曼聯取錄時,「大積」於軍隊服役。之後經過於煤礦場工作了一天後,「大積」決定投考警隊;但與此同時,「大積」小時曾投考的球隊列斯聯一名球探於一場業餘賽事中對其青睞,並安排其試腳,但試腳日子恰巧與投考警隊相撞,最終「大積」決定選擇出席試腳,並因表現出色而獲列斯聯獲取錄成學徒球員,兩年後獲提升至一隊而正式出道。當時列斯聯還身處於次級聯賽,「大積」於20歲時正式成為防線主力,這名中堅於擔正的首季即交出穩健的表現,為球隊提供穩健的防守,助球隊取得聯賽亞軍,得以與錫週三攜手升上頂級聯賽。不過,年輕時的「大積」有著不少年青球員的通病,就是嚮往多姿多彩,五光十色的夜生活,養成了喜愛夜蒲的習慣,影響到其狀態及場上表現,故曾被球隊棄用,到其結婚後便修心養性,戒絕夜生活,並專心於球隊操練及比賽,令其成功重新獲得重用。儘管球隊於頂級聯賽4季後便因護級失敗而降回次級聯賽,這名球隊正選中堅仍願意隨隊降班;到唐·李維成為球隊領隊後,「大積」繼續成為球隊防線不可或缺的重心,並助球隊成功重返頂級聯賽;期間更憑著出色及穩定的水準,成功吸引到曼聯及利物浦的垂青,而當時「大積」與唐·李維因被安排的位置上及球隊戰術產生矛盾,唐·李維更把其掛牌出售,但利物浦領隊辛奇利出價未能符合列斯聯所要求的3萬鎊,加上曼聯領隊畢樹比對出價感到遲疑,令「大積」感到不滿,與唐·李維化解彼此的矛盾後,決定與球隊續約留隊,亦造就這名球隊忠臣之後助球隊勇奪1968/69年度球季的聯賽冠軍、1968年聯賽盃冠軍、1972年足總盃冠軍、以及兩次歐洲足協盃冠軍,成為球迷心目中的英雄,以及列斯聯的傳奇;1973年,已38歲的「大積」宣佈高掛球靴,結束長達21年的球員生涯。
雖然很早便已成為列斯聯的防線主力,但由於球隊一直都只是浮沉於次級聯賽及頂級聯賽的下游位置中,故「大積」一直都未得到國家隊的徵召;直到1965年4月,於頂級聯賽總算踢出名堂的「大積」終於獲得國家隊主帥藍西賞識,得以首次獲得徵召,於主場迎戰蘇格蘭的友賽中首度為英軍披甲上陣,並於比賽中助攻予弟弟卜比·查爾頓攻入一球,助球隊以2-2賽和對手。自此之後,這名列斯聯中堅得到藍西的重用,被後者看中其硬朗狠辣的防守風格,配合技術型的卜比·摩亞,組成中路防守拍檔,必能夠互補不足,結果這對中路拍檔成了英軍於1966年世界盃的正選中堅,並表現出穩健的水準,先於分組賽打和烏拉圭及擊敗墨西哥、法國而首名出線,之後淘汰了阿根廷及擁有「黑豹」尤西比奧的葡萄牙,成功殺入決賽,面對著擁有「凱撒大帝」碧根鮑華的西德,經過加時後,英格蘭成功以4-2擊敗對手,歷史性奪得世界盃冠軍。1968年歐國盃,雖然「大積」有份入選隨隊出戰,但由於之前因傷而錯過了大部份熱身賽,故於整個賽事中都只能夠於後備席上渡過。1970年世界盃,「大積」隨隊出戰展開衛冕之路,但當時包括「大積」在內的一眾主力年紀不輕,表現遠遜於4年前,最終於8強被西德反勝出局,宣佈衛冕失敗,賽事結束後已34歲的「大積」宣佈退出國家隊,為英格蘭出戰的5年來上陣過35場,取得了6個入球。
掛靴後,「大積」執教過次級聯賽球隊米杜士堡,首季已成功帶領球隊升上頂級聯賽,升班後首季更助球隊取得第7名,並因此獲選為該季英格蘭最佳領隊;之後亦曾先後執教過錫週三及再度執掌米杜士堡,亦曾執教紐卡素,當時更提拔了陣中的天才新星加斯居尼,曾向其警告要於14天內成功減肥,否則便會遭到放棄,幸該新星最終達成目標,但「大積」卻因季前的轉會而與球迷不和,於1985年離隊。1985年底,「大積」決定接受愛爾蘭足總的邀請,執掌該國家隊;當時的愛爾蘭只是一支歐洲3、4線球隊,從未曾晉身世界盃、歐國盃等國際大賽的決賽週,故當其上任後,主要目標是要帶領球隊參加這些大賽。有感當時球隊實力參差,可選用的球員並不多,故「大積」決定「認祖歸宗」的政策,四出尋找擁有愛爾蘭血統或具代表國家隊資格的球員,並進行游說工作,結果成功覓得侯頓、艾德烈治、舒列頓、唐辛等球員,大大增強了球隊的實力,並成功帶領球隊歷史性晉身1988年歐國盃,更於首場分組賽中憑中場侯頓一箭定江山,爆冷以1-0擊敗英格蘭,最終雖然屈居蘇聯與荷蘭之後而分組賽出局,但表現已震驚了世界;1990年意大利世界盃,「大積」帶領球隊首度參賽,並成功突破分組賽,於16強互射12碼淘汰羅馬尼亞而晉身8強,最終雖以0-1不敵東道主意大利出局,但已足以讓球隊回國後受到英雄式歡迎;1994年世界盃外圍賽,愛爾蘭一直都保持不敗,直至後段於主場以1-3不敵西班牙,令「大積」開始感受到壓力,若未能出線將有被炒的可能,幸最後一輪賽事中,球隊憑著樸茨茅夫中場麥洛連的入球而作客逼和北愛爾蘭,剛巧主要競爭對手丹麥作客不敵西班牙,令球隊得以較佳得失球差力壓丹麥成功與西班牙攜手出線;到決賽週,於首仗分組賽中憑著侯頓上半場的入球,爆冷以1-0擊敗意大利,取得愛爾蘭參加世界盃以來首場勝仗,並成功出線,但於16強以0-2不敵荷蘭而出局。於1996年歐國盃外圍賽附加賽中不敵荷蘭,而未能晉身決賽週後,「大積」宣佈請辭,結束於愛爾蘭執教的10年歲月,但無損其於愛爾蘭球迷心目中的崇高地位。球員時代的「大積」是一名硬橋硬馬的典型英式中堅,與踢法細膩的卜比·摩亞相輔相成,產生化學作用;執教時期的「大積」崇尚著重體力的傳統英式長傳急攻踢法,於實力及人腳皆不及列強的愛爾蘭中甚為中用,一手把球隊進化成一支韌力十足,難以擊倒的歐洲2線球隊。近年「大積」健康每況愈下,被診斷出患有認知障礙症,去年底更驗出患有淋巴癌,日前終不敵病魔離世,走完85年的人生;只是不知晚年時有否與一直存在心病以至疏遠多年的弟弟卜比·查爾頓和好⋯⋯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