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點將錄:來自塞內加爾的麻煩友

今季利物浦表現所向披靡,更大有機會奪得失落了30年的聯賽冠軍,陣中的塞內加爾前鋒文尼狀態大勇,被視為球隊取得成功的重要功臣,成為球迷心目中的英雄。其實於千禧年代初,球隊曾簽入過一名塞內加爾前鋒,並曾寄予厚望,但該前鋒未能踢出應有水準次之餘,更麻煩多多,場內場外經常製造事端,於球迷甚至隊友都有極差的評價,此人正是前非洲足球先生迪奧夫。
1981年1月15日出生於塞內加爾首都達喀爾的迪奧夫,年少時已獲球探賞識而加入了法國球隊雷恩及索察的青年軍,17歲就於索察出道,再先後轉投雷恩及朗斯這兩支法甲球隊,並憑著於朗斯及2002年日韓世界盃大放異彩的表現,引來了不少歐洲強隊的賞識,結果於2002年夏天獲英超球隊利物浦以1000萬鎊羅致。當時的利物浦領隊侯利亞對這名塞內加爾前鋒有著很大期望,並因此而放棄簽入借將安歷卡,但之後的如意算盤明顯未能打響,迪奧夫於加盟初期擔任前鋒,後來大多時間都擔任右翼,但遲遲未能適應及融入球隊的踢法,表現實在令不少人大失所望,加盟後首季還能夠為球隊於各項賽事中上陣了46場,取得了6個入球,並助球隊擊敗死敵曼聯而奪得聯賽盃冠軍;但之後迪奧夫表現不斷下滑,於之後一季更顆粒無收,於各項賽事中上陣了33場,竟然未能夠取得入球,更錄得12面黃牌及1面紅牌,紀律何其差劣,並成為球會史上首名於全季未能取得入球的9號球員。季後,侯利亞宣佈離隊,由前華倫西亞的西班牙主帥賓尼迪斯接掌球隊,面對著這名多次於場內場外都有紀律問題的前鋒,重視軍紀的「肥賓」決定放棄這名塞內加爾國腳,把其外借到另一英超球隊保頓,就算球隊於季中鋒線上傷兵滿營,亦拒絕收回這名「麻煩友」。於外借保頓期間,迪奧夫於領隊「大Sam」艾拿戴斯麾下得到更大的發揮機會,為球隊於聯賽上陣了27場入9球,助球隊取得參加歐洲足協盃的席位,獲這支當時的英超中游球隊於季尾正式簽入,終於正式離開了過得不如意的利物浦。
效力保頓的幾個球季期間,是迪奧夫於英格蘭球壇打滾的歲月中表現最佳的時刻,於「大Sam」麾下繼續成為球隊的進攻主力,於2005年9月主場迎戰保加利亞球隊普拉夫迪夫火車頭的歐洲足協盃賽事中攻入一球,亦是球會史上首個歐洲賽入球,並助球隊以2-1擊敗對手;之後迪奧夫漸入佳景,憑著出色的表現,助球隊於聯賽成為其中一支具實力的中游球隊,成為了球迷心目中的寵兒。隨著艾拿戴斯離隊,迪奧夫於2008年夏天亦離隊他投,轉投另一英超球隊新特蘭,獲時任領隊堅尼抱有極大期望,並對其重用有加;只是迪奧夫雖然成為球隊的進攻主力,表現卻是平平,更未能取得入球。堅尼於2008年底離隊,令迪奧夫於球隊前途成疑,故決定只效力不足半年後離隊,於2009年初加盟布力般流浪,與於保頓時曾共事過的領隊艾拿戴斯再次重逢,並成為球隊的進攻重心;但直至「大Sam」於2010年底因球隊易主而被辭退,迪奧夫於2011年初被外借到蘇超球隊格拉斯哥流浪,助球隊成為聯賽及蘇格蘭聯賽盃雙料冠軍。返回布力般流浪後,迪奧夫公開批評領隊堅恩,並表示希望離隊,加上於季前開操時私下延遲歸隊,結果令球隊於開季後與之提前解約。之後,迪奧夫留在英格蘭球壇,先後效力過英冠的唐卡士打、列斯聯等球隊,更曾遠赴東南亞的馬來西亞球隊沙巴,2015年與球隊約滿後宣佈高掛球靴。
迪奧夫於2000年4月對貝寧的世界盃外圍賽中首度為塞內加爾國家隊披甲上陣,自此成為國家隊的進攻核心,曾為國出戰過4次非洲國家盃及1次世界盃,其中2002年非洲國家盃助球隊晉身決賽,並與喀麥隆激戰120分鐘後未分勝負,最終迪奧夫成為互射12碼中其中一名「宴客」的塞內加爾球員,令球隊不敵對手,只能屈居亞軍。2002年日韓世界盃,首度晉身賽事的塞內加爾於揭幕戰面對衛冕的法國,迪奧夫表現光芒四射,多次於邊路憑著速度及個人技術突破對方的防線,令法國後防很多時都疲於奔命,狀甚狼狽,而上半場一次左路突破後傳中,更造就門前的柏巴·迪奧普一箭定江山,助球隊於被一致看淡下,爆冷以1-0擊敗對手,成為世界盃史上其中一個冷門賽果;迪奧夫於該屆賽事大放異彩,帶領球隊一路過關斬將,於分組賽出線後,16強憑「黃金入球」加時擊敗瑞典,8強僅以0-1不敵土耳其出局,但已平了喀麥隆於1990年所創造的非洲球隊於世界盃最佳成績,而表現出眾的迪奧夫更獲選入該屆賽事的最佳陣容,更連續兩年榮膺非洲足球先生殊榮。不過,球隊之後無以為繼,而於球會表現持續低迷的迪奧夫於國家隊亦不見得有出色表現,2007年更因與足總不和而宣佈退出國家隊,一個月後又離奇復出,但2008年後就再沒有入選過國家隊。
迪奧夫擁有飛快的速度及純熟的腳下功夫,盤扭技術及突破能力出色,經常利用自身的速度及爆發力突破對方防線,故純以能力而言,絕對是球隊大打快速反擊時的最佳人選及重要一點;奈何這名塞內加爾球星水準嚴重不穩,而且比賽心態亦經常成為別人話柄。這名少年得志的前鋒經常於場內場外惹事生非,於效力索察時已因無牌駕駛並牽涉入一宗車禍,最終被判社會服務令,同時亦被球會送走至雷恩;2002年曾威脅塞內加爾足總要與已故主帥麥素續約,否則會發起罷踢行動;於英超時多次因吐口水而被罰款甚至停賽;多次於國家隊集訓期間違反禁令夜蒲而被不同程度的處分;亦曾多次牽涉入無牌駕駛及醉駕而被停牌;效力利物浦時,曾於一晚帶同10名女子硬闖小將奧斯迪波家中開狂野派對;及後於一場賽事中半場時因不憤被謝拉特指責而以粗口回敬,更因此而幾乎大打出手,幸得主帥侯利亞及一班隊友隔開;多年後,迪奧夫仍對該前紅軍隊長心存恨意,並指該隊長把個人榮辱凌駕於球隊利益之上,是不折不扣的「自私精」,及罵加歷查「狗屁不如」,並認為認為自己最大錯誤的決定是加盟利物浦而非曼聯,但遭到一眾前隊友及職員的反駁,加歷查更指迪奧夫是其生涯中最差的隊友。其實以上只是冰山一角,其麻煩事蹟絕對是罄竹難書,短短幾宗事件已足以令其聲名狼藉。掛靴後,迪奧夫返回塞內加爾經營體育報紙生意,以及開設體育館。明明一名極具天分的前鋒,卻因性格及心態問題而令發展不斷下滑,其實頗值得年輕人引以為鑑。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