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軍有一球員不會隨隊征塞國 背後涉及家仇國恨

英超球隊利物浦今晚將會作客塞爾維亞,與主隊貝爾格萊德紅星進行歐聯分組賽C組第4輪賽事,以兩軍實力而言,作客的紅軍被廣大球迷看好能夠再下一城,首循環對碰,紅軍於主場輕鬆地以4-0大勝對手,相信今仗能夠全取3分的難度不會太大。不過,球隊今次出征並非精銳盡出,因隊中有一員於無傷無病無停賽下,選擇不隨隊出征,到底所為何事?
這位不會隨隊出征貝爾格萊德的球員正是紅軍陣中的瑞士國腳沙基利,相信球迷不會忘記,此子於今夏俄羅斯世界盃代表瑞士於分組賽對塞爾維亞時射入奠定勝局一球後,做出「雙頭鷹」的手勢作慶祝,賽後被塞爾維亞足總強烈抗議,幸最終國際足協只是對其及同樣於入球後以此慶祝的沙卡判罰款了事,但沙基利已於塞爾維亞球迷心目中成為了眼中釘,故為了自身安全下,今仗選擇不隨隊出征也屬合理及理解。
那麼,為何一個「雙頭鷹」的慶祝手勢會引起軒然大波呢?就讓大家一起溫故知新一下吧。「雙頭鷹」,就是代表阿爾巴尼亞(看看其國旗便會明白),而阿爾巴尼亞與塞爾維亞的極有淵源,彼此的恩怨情仇可謂難以解決,而這個仇恨則源於一個叫「科索沃」的地方。阿爾巴尼亞位處巴爾幹半島西南部,邊境連接希臘、馬其頓、科索沃、黑山等國家,而科索沃正是夾在塞爾維亞與阿爾巴尼亞中間。14世紀前,科索沃被塞爾維亞人視為國家的發源地,於每個塞族人心中都有著一定的特別地位,故這裡亦是塞爾維亞帝國的中樞。可是,當時位處西南面的鄂圖曼帝國銳意擴展版圖,並對於這個塞族人心中的神聖地方虎視眈眈,故發動了科索沃戰爭,最終這個穆斯林帝國於14世紀末把塞爾維亞帝國擊倒,得到這片土地的統治權。到了20世紀初,鄂圖曼帝國於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戰敗,其國土被列強瓜分,位於巴爾幹西南邊的阿爾巴尼亞獨立建國,但科索沃則被劃分到塞爾維亞境內,而一戰結束後,塞爾維亞與周邊國家合併,並成立了南斯拉夫聯邦政府,科索沃也順理成章地被南斯拉夫統治;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南斯拉夫被軸心國佔領,而阿爾巴尼亞則被由墨索里尼的意大利掌控,並把科索沃劃入阿爾巴尼亞的範圍,此時,阿爾巴尼亞乘機在科索沃建立勢力,使大量本居於此的塞族人因受不了壓迫而遷離家園,令阿爾巴尼亞人成為科索沃境內的最大民族。到一戰結束,所有地方回復平常,科索沃亦被重新歸入南斯拉夫的統治範圍,但由於阿爾巴尼亞族裔已成為科索沃最大民族,加上塞族人於二戰時期在科索沃被壓迫,故此時這兩個民族已對立起來。到了90年代,由於時任南斯拉夫領導人米洛舍維奇決定廢除科索沃的自治協議,否決了科索沃人的民主自由,令科索沃人民大感不滿,並開始爭取獨立建國。到南斯拉夫內戰,由科索沃境內的阿爾巴尼亞族人組成的游擊隊與政府軍激戰,而米洛舍維奇更對科索沃進行種族大清洗,誓要把整個民族滅絕,令科索沃與波斯尼亞一樣成為南斯拉夫內戰期間死傷最嚴重的國家。戰後,雖然前南斯拉夫已解體,但由於內戰時阿爾巴尼亞人與塞爾維亞軍隊互相廝殺,雙方都有大量死傷,故兩族間的矛盾再次升溫。到了2008年2月17日,科索沃人民迎來歷史上最重要的一天—宣佈脫離塞爾維亞統治,獨立建國,當然,作為聲稱是民族發源地,塞爾維亞堅決反對這個聲明,並聲言絕不會放棄這片土地;時至今日,科索沃仍為爭取聯合國成員承認其獨立而努力。
那科索沃的情況與沙基利又何干呢?原因很簡單,沙基利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科索沃人。現年27歲的沙基利出生於科索沃境內的東部城市格尼拉內,其父母為阿爾巴尼亞族裔。1992年,南斯拉夫爆發內戰,境內多處烽煙四起,長期處於族群間矛盾的科索沃當然不能倖免,當時只得1歲的沙基利隨父母移民至瑞士的巴素利,移民之初,由於父母都不諳瑞士的官方德語及法語,故父親只能夠於餐廳內從事洗碗工作及修路工人,其母則從事辦公室的清潔工作,而所賺得的薪水,除了維持基本生活開支外,其餘大部分都會寄回給身處科索沃的家人。童年生活艱苦的沙基利從小就喜愛足球,並視巴西傳奇前鋒朗拿度為偶像,覺得他擁有如魔術般的腳法;8歲時被巴素利的球探看中並羅致,17歲便為一隊上陣,自此便成為球隊的主力,並以18歲之齡首次代表瑞士國家隊上陣,更令人意外地入選瑞士於2010年世界盃決賽週的大軍名單;之後曾先後效力過拜仁慕尼黑、國際米蘭、史篤城等球會,今季史篤城降落英冠角逐,沙基利亦轉投英超勁旅利物浦。
雖然於瑞士長大,沙基利亦曾公開表示今天所得的一切都是瑞士所給予,並表示感恩,但這位身高只有5尺7寸的翼鋒卻沒有忘記自己的祖家。當科索沃於2016月正式加入歐洲足協及國際足協後,包括沙基利在內的不少擁有科索沃血統球員都表示有意轉為代表祖國出戰,但國際足協同時發出官方聲明,指任何曾參與2016年歐國盃的球員,都不得轉籍,使沙基利及其國家隊隊友沙卡代表祖家的夢破滅。不過,縱然無法代表祖家於場上出戰,但心中還是記掛著這個出生地,今夏的俄羅斯世界盃,沙基利穿著上一對贊助商為其特製的球鞋,左腳球鞋尾部印上瑞士的國旗,右腳球鞋尾部則印上祖國科索沃的國旗;更看似是命運所注定的,球隊於分組賽階段被抽中與塞爾維亞同組;更戲劇性的,是兩軍對決時,塞軍於開賽5分鐘便憑米祖域的入球領先,下半場瑞士先憑科索沃移民後裔的沙卡遠射建功扳平,完場前沙基利單刀射入,帶領球隊絕殺對手,更間接踢對手出局,而沙卡與沙基利入球後做出「雙頭鷹」的手勢作慶祝,隨時會有被罰停賽的風險,但2人仍選擇如此行,為的是向祖國的仇敵作出一個表態。
只要了解到科索沃的歷史及沙基利的成長背景,不難明白何解這位瑞士國腳決定不隨隊出征塞爾維亞於今晚的歐聯賽事中應戰,而利物浦領隊高普亦深明這個道理,並尊重及支持沙基利的這個決定。從來足球與政治於現實中都難以分割,若硬說足球歸足球,政治歸政治,未免太天真幼稚了。

Source:
https://www.theguardian.com/football/2018/nov/05/xherdan-shaqiri-left-out-liverpool-red-star-belgrade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