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故知新:29年前球場上的警民衝突成後來發展的導火線

公僕,故名思義就是「公共的僕人」,所指的為人民服務的人,亦即是說人民才是公僕的老闆;但近月讓不少人看到公僕的服務對象卻原來只是政權甚或有勢力團體,完全與從小認識的截然相反。正所謂「日光之下無新事」,29年前於歐洲一場足球賽事中就曾發生一件成為決定日後一個聯邦國分裂的警察執法不公的事件⋯⋯
相信不少記憶力強的朋友都應該猜到所說的就是由薩格勒布戴拿模主場迎戰貝爾格萊德紅星的前南斯拉夫聯賽。首先簡單講解一下當時前南斯拉夫的局勢;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奧匈帝國解體,塞爾維亞王國國王彼得一世宣佈結合塞爾維亞人、克羅地亞人及斯洛文尼亞人組成「南斯拉夫王國」,但到了第2次世界大戰時,王國因被軸心國入侵而解體,到戰事結束後,成立一個由塞爾維亞、克羅地亞、斯洛文尼亞、波斯尼亞、馬其頓、黑山6個共和國組成,稱為「南斯拉夫聯邦人民共和國」,亦是後來的「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一個國家由6個風馬牛不相及的民族組成,理應容易產生磨擦,但當時的國家領導人迪托教曉大家何謂高程度的管理能力,竟然不可思議地把塞爾維亞人、克羅地亞人、波斯尼亞人、阿爾巴尼亞人等團結起來,但與此同時,迪托亦深明只有他有此能力,一但他離去,各族矛盾便會再次出現,更很可能會一發不可收拾。果然,當迪托於1980年病逝後,國內通貨膨脹嚴重、失業率攀升、外債高築,各個聯邦國成員紛紛希望獨立,而各民族主義及民族間的予盾迅速蔓延至全國社會每一個角落,包括球場上。直至80年代末,大塞爾維亞主義的米路斯域(Slobodan Milošević)上場,把國家更多資源、政策、甚至處理事務的公正度都嚴重側重於塞爾維亞人,除把其他聯邦國的自治權逐一收回,由塞爾維亞政府所掌控的警察部執法甚為偏頗,令政府與這些國家產生紛爭,埋下日後所發生的伏線。1990年,克羅地亞率先舉行首次多黨參與的大選,由民族主義的政黨擊敗共產黨,得到執政的機會,更因此令該國的獨立主義逐漸瀰漫。
1990年5月13日,一場於薩格勒布舉行的南斯拉夫聯賽成了一場為期幾年的戰爭的導火線⋯⋯當時作賽的2支球隊分別為來自克羅地亞的主隊薩格勒布戴拿模,以及作客的塞爾維亞勁旅貝爾格萊德紅星。這2支球隊可謂當時南斯拉夫國內最具代表性的勁旅,於各自的民族主義而互相仇視下,為這對死敵對決的大戰加添一份緊張;事實上,當時為大選剛過去的2個月左右,克羅地亞人要獨立自主的情緒日益高漲,同時令到與塞族人間的矛盾急速升溫。雖然如此,但該場賽事中絕大部分警力,包括薩格勒布的警長都是塞爾維亞人;而超過3000名紅星球迷亦隨隊作客出征,當中包括以極端民族主義見稱的球隊激進球迷組織Delije,沿途以至於場內不斷高呼口號,聲言要教訓當地的「克獨份子」,並高呼「任何地方都是自古以來南斯拉夫神聖不可分割的土地」、「薩格勒布屬於塞爾維亞人」等;而另一邊廂的戴拿模球迷組織Bad Blues則不斷齊心地高呼要「脫離南斯拉夫獨立自主」,又說要好好教訓這班「囂張狂妄的客人」,雙方彷彿早已預料將會開戰,而且更一觸即發。
比賽只過了10分鐘左右,雙方球迷從互相指罵到互擲水樽、玻璃樽,甚至後來從看臺拆毀的座位,場面十分混亂;後來更演變成2班球迷群毆,更衝入場內大規模毆鬥,整個球場氣氛緊張,情況一發不可收拾,球證亦隨之腰斬賽事。警方曾試圖武力鎮壓,但未竟全功,客軍紅星的職球員亦紛紛急步進入更衣室迴避,場上只剩下一些主隊戴拿模的球員;這時警方找來噴水車(未到水炮車的級數)甚至發放催淚彈,試圖停止及驅散毆鬥中的球迷,但相對客軍球迷,不少主隊球迷被「落單」,更被警方以警棍不停地打(情況是否似曾相識?),此時一名主隊戴拿模的球員眼見一名己隊球迷正在挨打,頓時感到憤怒及為了拯救該球迷,情急之下決定向該警員的臉部飛踢過去,這名戴拿模球員正是球隊的隊長波班。看見同袍受襲,警察們當然憤怒,並試圖抓著波班,幸該戴拿模隊長獲得Bad Blues一些成員的護航,得到全身而退。波班後來表示,作為一個公眾人物,早已有心理準備作出犧牲,只因自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克羅地亞人;他又批評警方不斷偏袒塞族人,眼見作客球迷破壞己隊的球場,竟一直都無動於衷,相反對主隊球迷卻不斷施以暴力,完全沒有擔起作為公僕應有的責任。事件發生後,波班當然成為執政者抹黑的對象,更利用此形容克羅地亞人為「暴民」,而南斯拉夫足總判處波班停賽半年,並因此缺席1990年意大利世界盃。不過,於克羅地亞人心中,波班成為了國家英雄,那一役更令克羅地亞人堅守著獨立的決心,先是當地政府開始大量任用本地人組成日後獨立戰爭發揮影響力的「特種警察」,大部分戴拿模球迷都成為當中成員。最終,經過持續幾年的戰爭,克羅地亞終如願得到獨立,順利建立自己的國度;而克羅地亞國家隊更於1998年首次參加世界盃便成功奪得季軍,陣中前鋒蘇加更以6球成為當屆賽事的金靴獎得主。
當初有誰想到一腳竟成開戰的導火線,更改變了一個國家的命運,其實最主要因為掌權的過度偏袒於一方,處事不公,連帶原本為人民服務的公僕竟選擇權貴成服務對象,自然令本已有矛盾的民族間更感不滿,最終落得甚麼結局,相信大家心中有數。南斯拉夫已成歷史,而歷史正是讓人們引以為鑑,免重蹈覆轍。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