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亞美尼亞隊長棄足當兵的謠傳看歷史為兩國帶來的死結

早前有傳亞美尼亞國家隊隊長夏路恩為了入伍上戰場保家衛國而放棄加盟希臘球隊拉利沙,甚至宣佈掛靴,引來不少人對其高尚的愛國情操致敬,但後來其經理人澄清一切都只是謠傳,現年28歲的夏路恩本人正身處國家隊備戰當中,且已加盟了俄超球隊坦波夫。雖然夏路恩並沒有如大家所想般為國犧牲事業,卻令更多人關注亞美尼亞與阿塞拜疆一直以來不斷的紛爭,除了兩支國家隊被國際及歐洲足協列為於外圍賽中不能夠同組的球外,就算當中有球員為所屬球會效力時亦不能作客那裡比賽,如今兩國再一次兵戎相見,其實牽涉著一段糾纏不清的歷史⋯⋯
亞美尼亞與阿塞拜疆兩國間一直存在著矛盾,而導火線是關於一個叫納卡國的地方。納卡國,全名為「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共和國」(Republic of Nagorno-Karabakh),位於高加索地區,其土地原是蘇聯的一部分,主要由亞美尼亞族人聚居,但基於「分而治之」的原則,當時的蘇聯政府遂把此地劃入為阿塞拜疆加盟共和國的自治州。於蘇聯政府的嚴密監視及控制下的數十年間,納卡國近乎沒有出現過任何衝突,但與很多極權地方一樣,沒有表面上的衝突並不代表問題不存在,故到了上世紀80年代末,當蘇聯開始出現瓦解的情況下,該地區的問題逐漸浮面。1988年初,當地自行舉行公投,宣布「回歸」亞美尼亞,但蘇聯政府斷然否決了這個結果,並引發起該地區內的衝突;1989年,當蘇聯中央政府對納卡國的直轄統治結束,該地區落入到阿塞拜疆的統治,但地區政府卻與亞美尼亞政府宣佈兩者統一。當時納卡國接近20萬人口中,亞美尼亞族人民佔了76%,阿塞拜疆人只佔23%,其餘1%人口為少數俄羅斯及庫爾德族人;其後,當蘇維埃政權倒台,宣佈獨立的阿塞拜疆政府於1991年廢除了納卡國的自治權,改為直接受阿塞拜疆政府管控,引起了當地的亞美尼亞人強烈不滿,遂於同年於阿塞拜疆政府抵制下舉行公投,宣佈獨立,隨後亞美尼亞與阿塞拜疆開戰,前後共打了6年,有數萬人喪生。結果這場戰爭以亞美尼亞大勝告終,佔領納卡國全境之餘,更奪去不少原屬阿塞拜疆的土地,令納卡國與亞美尼亞本國得以相連。
該次戰事結束後,戰敗的阿塞拜疆自此禁止所有亞美尼亞人入境,但亞美尼亞政府卻准許阿塞拜疆人免簽證入境,但這已使兩國間再沒有任何直接往來交通。如此措施除了影響兩國經商交流外,亦嚴重影響到兩國間的體育競技層面,單是足球上,國際及歐洲足協已有默契,於外圍賽抽籤時要把兩軍特別處理,以保證兩軍不會出現於同一組中;而由於亞美尼亞人不得進入阿塞拜疆境內,故當亞美尼亞球員所效力的球會於歐洲賽事中需要作客阿塞拜疆球隊時,便不能隨隊出征,當中亞美尼亞球星米希達恩便是最佳例子,這名國家隊主力效力多蒙特期間便曾遇到這個問題,當時多蒙特於歐霸盃分組賽作客阿塞拜疆球隊加巴拉,雖然當時已獲得阿塞拜疆政府所聲稱的「通融」,特別獲發了一次性簽證,但由於米希達恩未能得到自身安全保證,故最終拒絕隨隊;2018/19年度球季,當時效力阿仙奴的米希達恩再次因這個原因而未能代表球隊於歐霸盃分組賽中作客另一阿塞拜疆球隊卡拉巴克,更甚的是該屆賽事決賽於阿塞拜疆首都巴庫舉行,而阿仙奴順利晉身決賽,雖然當時歐洲足協表明會盡一切努力為米希達恩爭取前往阿塞拜疆的簽證,但最終未能成功,只能留在倫敦從電視上眼白白看著球隊敗陣屈居亞軍。
隨著兩國上月底於納卡國爆發的軍事衝突,兩國再次把局勢升溫,於亞美尼亞人看來,納卡國自古以來就是亞美尼亞人所居住的地方,而阿塞拜疆人則認為自己早已於此居住了數世紀,且是對方早已放棄此地,自己才是納卡國的主人;更甚的是,一邊有土耳其力挺,另一邊亦有大國俄羅斯撐腰,有傳兩國會介入,故如今局勢難有得到平靜。雖然夏路恩最終沒有為了保家衛國而放棄足球,但未來若有亞美尼亞或阿塞拜疆球員投身戰場絕不為奇,加上從米希達恩的事件,證明體育與政治是不能分割,相信兩者沒有關連的請去驗一驗腦袋吧。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