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制派vs自決派 細數皇馬與巴塞的歷史恩怨由來

今季的「西班牙國家打吡」將於本周日舉行,由巴塞隆拿於魯營球場主場迎戰死敵皇家馬德里。雖然今仗乃11年來首次沒有2名世界級球星美斯及C·朗拿度的「國家打吡」,但相信這場舉世矚目的「國家打吡」應該會如同往年一樣精彩及刺激,因為兩軍之間的歷史恩怨,已超越了普通一場比賽。
馬德里與巴塞隆拿都是西班牙國內最大的2個城市,而代表著這2個城市的球隊皇馬及巴塞更是西班牙甚至世界上最成功和最大影響力的球會。而兩軍的立場亦大有不同;一直以來,皇馬代表著西班牙政府陣營,而巴塞則順理成章代表著加泰隆尼亞民族主義,故兩軍可算是天生的「世仇」。若論兩軍的恩怨,可從上世紀30年代開始說起,而當中全因爲一名人物—佛朗哥;上世紀30年代初,佛朗哥還未得到西班牙的政權,西班牙的主權屬於共和國政府,當時加泰隆尼亞得到了高度自治權;可是,當佛朗哥於1936年上台後,一切便變天,由於加泰隆尼亞是支持共和政府甚至反佛朗哥的中堅分子,佛朗哥全力打壓加泰隆尼亞文化,包括不可說及寫加泰隆尼亞語及文字,而於足球場上,更對巴塞進行百般的打壓,先於1936年把巴塞當時的球會主席辛奧爾處死,之後兩軍於1943年西班牙國王盃4強碰頭,巴塞於首回合以3-0擊敗對手,佛朗哥頓時派出國家保安官員到訪加泰隆尼亞,與巴塞高層及球員會面,並對他們作出威脅,令巴塞於次回合以1-11大敗於皇馬腳下出局。
不過,最誇張的應是於1953年,當時效力哥倫比亞球會百萬富翁的阿根廷球員迪史提芬奴,同時間被皇馬及巴塞垂青,而巴塞於斟介迪史提芬奴時相當積極,並接近簽入這位阿根廷球星,而且迪史提芬奴更為巴塞於數場友賽中披甲。不過,出乎意外的,是迪史提芬奴最後簽約的是皇馬,而非巴塞,原來當時時任巴塞主席卡列圖到訪馬德里時,於下塌的酒店被佛朗哥派人捉住,並恐嚇會把他的工廠查封,及向他徵重稅,把卡列圖嚇至半死;此時有人提出條件,就是巴塞放棄簽入迪史提芬奴,故巴塞最終只好放棄這宗交易;而皇馬得到迪史提芬奴加盟後,實力上得到大大增強,並於1個月後的「國家打吡」中,憑迪史提芬奴攻入4球,大勝一場;更重要的是,皇馬於那時起至60年代,於迪史提芬奴及後來加盟的匈牙利球王普斯卡斯的帶領下,成為了西班牙甚至歐洲球壇的霸主,當中包括連續5屆於歐冠盃成為冠軍;反觀巴塞只能於1958-60年連奪2季西甲聯賽冠軍,其餘時間都眼白白看著死敵耀武揚威。
到了70年代,雖然皇馬仍是於西甲聯賽上奪得較多錦標,於70年代的10季內奪得6季冠軍,但其中一次的失落聯賽冠軍,就是被巴塞所打破。1973年夏天,巴塞從荷甲球會阿積士羅致了荷蘭球王告魯夫,隨即以其個人技術及魅力俘虜了巴塞球迷的心,加盟後首季的代表作是為球隊於聯賽作客班拿貝時,取得個人首個「西班牙國家打吡」的入球,更甚的是於比賽中完完全全把皇馬後防玩弄於股掌之中,帶動球隊作客以5-0大勝對手,取得球隊史上作客班拿貝的最大勝仗;而巴塞最終亦於該季奪得球會14年來首個西甲聯賽冠軍。
到了80年代中,皇馬憑著自家青訓出產的「皇馬五鷹」(中堅辛捷士、後衛柏迪沙、翼鋒米高、翼鋒華斯基斯、前鋒布達堅奴),加上處於巔峰狀態的阿根廷球星華丹奴及墨西哥射手山齊士,雖然未能奪得歐冠盃冠軍,但於西甲聯賽卻取得5連霸佳績(1985-90)及奪得過2次西班牙國王盃冠軍(1981/82、1988/89)及2次歐洲足協盃冠軍(1984/85、1985/86);而當時巴塞雖有名宿告魯夫於1988年回巢執教,但球隊於整個80年代只曾於1984/85年度球季奪得過西甲聯賽冠軍,及贏得4次西班牙國王盃冠軍(1980/81、1982/83、1987/88、1989/90)、2次歐洲盃賽冠軍盃冠軍(1981/82、1988/89),成績明顯被皇馬比下去。
不過,到了90年代,巴塞步入復興時期,而皇馬則因「五鷹」開始因年紀漸長或因傷患頻多而影響狀態,加上主將如華丹奴及山齊士等逐漸引退,令球隊反過來只能眼白白看著巴塞於這段時期稱霸西班牙球壇;其中1991/92年度球季,雙方要鬥至最後一週,當時皇馬領先次席的巴塞2分,只要於最後一仗作客擊敗中下游球隊特內里費,便能夠重奪失落1季的西甲聯賽冠軍;而巴塞則於最後一週主場迎戰畢爾包,必須要擊敗對手,同時寄望皇馬失分才能夠奪冠;結果,巴塞主場以2-0擊敗畢爾包,再乘另一邊廂的皇馬作客以2-3不敵特內里費,使球隊充滿戲劇性地大逆轉,成功衛冕該季西甲聯賽冠軍。巴塞於整個90年代贏得過6季西甲聯賽冠軍(1990-94、1997-99)、2次西班牙國王盃冠軍(1997/98、1998/99)、1次歐冠盃冠軍(1991/92)、1次歐洲盃賽冠軍盃冠軍(1996/97);反觀皇馬只曾奪得過2次西甲聯賽冠軍(1994/95、1996/97)、1次西班牙國王盃冠軍(1992/93)、2次歐聯冠軍(1997/98、1999/2000),成績明顯比死敵巴塞遜色。
2000年,皇馬選出由佩雷斯出任主席,此君上任後便作出了一個震驚球壇的舉動—從巴塞簽入葡萄牙球星費高。當佩雷斯還在競選球會主席時,曾揚言會把剛於2000年歐國盃有出色表現,並帶領葡萄牙殺至4強的巴塞球星費高帶到班拿貝,當時不少人皆笑其妙想天開,畢竟兩會的關係如何,眾所皆知,就算球員本身願意,巴塞會愚蠢地把當家主力球星賣至死敵手中嗎?但隨著不少報章每天如劇集般報導,傳出費高已私下與佩雷斯達成了協議,並簽下合約,一但後者成功當選,前者便要轉投皇馬,否則要賠償高達3000萬歐元毀約金。當時費高否認有這個傳聞,並強調不論佩雷斯是勝是敗,他都會一直留隊,並指這只是某人選舉時信口雌黃的口號而已;費高更私下約見當時的2名巴塞隊友安歷基及隊長哥迪奧拿,聲言一切有關其離隊傳聞乃不實報導,並著2人向其他隊友解釋清楚。之後,當時巴塞的新任主席加斯柏會見傳媒,宣稱眼下的費高只想做兩樣事情—變得更富有及留在巴塞,暗示費高會接受加薪留隊。可是,翌日費高出現在皇馬的記者會上,並從名宿迪史提芬奴手中接過皇馬球衣,轉會費為6500萬歐元。這一決定,傷透了一眾巴塞球會上下及球迷的心,故當這名葡萄牙球星於該季從巴塞轉投皇馬後首次重返魯營球場時,一如所料地受到主場球迷的「熱烈歡迎」;每當費高於邊路進攻,或是處理死球時,球迷紛紛把不同物件向其拋擲,照明彈、打火機、水樽、甚至連豬頭都有,加上整個球場掛滿寫上「猶大」及各不同辱罵字句的橫額,可見巴塞球迷對費高的怨恨。
雖然兩軍之間充滿歷史恩怨,但同時亦曾出現過「識英雄重英雄」的場面。1980年,皇馬於聯賽中作客以2-0擊敗巴塞,陣中的英格蘭翼鋒根寧咸(首位加盟皇馬的英格蘭球員)於被換出時受到魯營球場全場球迷的站立鼓掌;1983年,巴塞於國王盃決賽次回合作客皇馬,當時年少成名的阿根廷球星馬勒當拿憑個人技術扭過皇馬守衛及門將射入的入球,獲班拿貝所有球迷站立鼓掌,以示讚賞;2005年,巴塞於聯賽首循環作客皇馬,憑著當時的天之驕子朗拿甸奴2入球1助攻,以3-0大勝主隊,而當時比賽末段朗拿甸奴退下火線時,全場皇馬球迷都站立鼓掌,全被朗拿甸奴的演出所震懾。
近年兩軍對決亦變成了C朗及美斯間的較量,畢竟2人除了是各自球隊的靈魂外,亦是當今球壇最具影響力的2人。可是,C朗今季已離開皇馬,轉投意甲班霸祖雲達斯,只剩下了其一直以來的對手美斯,但這位阿根廷球星於上週聯賽對西維爾時傷出,賽後經診斷後,證實右臂橈骨骨裂而要休養至少3星期,未能於今仗大戰中披甲。不過,以兩軍一直以來激烈的競爭,相信今仗「西班牙國家打吡」仍會相當精彩緊湊的。

Source:
http://www.soccer365.com/the-history-of-el-clasico/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