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爾事件的啟示:世上凡事皆雙向 一隻手掌拍不響

威爾斯球星巴爾快將回歸英超球隊熱刺的消息傳得熱烘烘,回想巴爾當日空降班拿貝時被視為C·朗拿度的假想敵,但近年於該西甲班霸中的位置愈漸下降,更成為陣中可有可無的球員,甚至被一面倒批評為陣中的「毒瘤」,但到底皇馬又是否毫無責任呢?
出生於威爾斯首府卡迪夫的巴爾,除了於英超愈見大將之風外,於帶領熱刺出戰歐聯並成功於這個歐洲最頂級舞台上展示出自己的實力後,於2013年夏季轉會窗關閉前以破當時世界紀錄的8500萬鎊加盟雷甲班霸皇馬。挾著當季英格蘭3料足球先生之名來投後,巴爾被視為與陣中的球壇天之驕子C朗組成令人聞風喪膽的進攻組合的最佳人選,而這名威爾斯球星於加盟後首季表現不俗,於各項賽事中合共上陣了44場,攻入了22球,當中包括於西班牙國王盃決賽中憑高速力壓巴塞隆拿守衛巴查傳球予3秒後的自己並單刀射手,以及於歐聯決賽對同市宿敵馬德里體育會加時階段近門補中而助球隊反超前的一球,助球隊於該季成為西班牙國王盃及歐聯雙料冠軍;當時不少人認為巴爾是的加盟絕對物有所值,甚至有人認為這名威爾斯國腳將來有力取代C朗於陣中的位置。
只是,蜜月期總是匆匆的過去,2014/15年度球季季尾一場對華倫西亞的聯賽中,巴爾於場上一直的單打獨鬥,多次不肯與法國前鋒賓斯馬作配合而失去入球機會,結果惹怒了時任主帥安察洛堤,結果一向都是好好先生的「肥安」因認為巴爾的自私態度憤而把其換出,最終球隊只能以2-2逼和對手,於主場失掉重要的兩分,而該季亦正正是以兩分之差屈居於死敵巴塞而只得亞軍,「肥安」亦因此被辭退。到了原本擔任B隊教頭的施丹於2016年初接替被少的賓尼迪斯成皇馬主帥後,初期仍給予巴爾不少機會,且對其滿有期望;加上巴爾於2016年歐國盃中單天保至尊下帶領實力平平的威爾斯晉身4強,更展現出具備於班拿貝成為一代球星的條件。不過,接連的傷患卻嚴重阻礙了其發展,這些傷患除了影響其狀態外,更大的是令其比賽心理質素亦受到嚴重下降,很多時因害怕受傷而影響到其表現,亦令施丹對其信心大幅下滑,再加上阿辛斯奧的冒起,令施丹再不對巴爾存在任何期望,逐漸變成陣中可有可無的一員。2018年夏天,皇馬完成歐聯3連冠霸業後,施丹與C朗先後離隊,球會管理職遂視巴爾為球隊的新重心,但明顯地,這名前熱刺球星未能勝任,其表現更逐漸受到場邊的球迷狠批,令這名本已不算受歡迎的球員多次於主場作賽時被己隊球迷大喝倒采。於盧柏迪古及蘇拿利8個月接連被辭退後,施丹宣佈回朝接掌球隊,亦代表巴爾的末日降臨,結果巴爾再沒有得到重用,去季只曾為球隊於各項賽事中合共上陣了20場,只攻入了3球,難以想像曾是球隊的重磅收購。
自加盟皇馬後,巴爾的發揮不如球會上下及球迷們的預期,而且由於無論於之前效力熱刺時,還是一直以來代表威爾斯出戰國際賽時,都擔任陣中被圍繞建造的重心,故其踢法一直都是於前場單打獨鬥為主,但來到班拿貝後,這名威爾斯球星不再是被圍繞的重心,雖已盡量作出配合,但仍不時保留其單打獨鬥的球風,難免予人自私獨食之感。另外,自2013年夏天來投後,這7年來巴爾卻未學懂西班牙語,甚至曾被隊友馬些路揶揄其西班牙語水平比古圖奧斯更低,加上不擅應酬,經常缺席隊友間的聚會,這令其於陣中只得摩迪這名前熱刺隊友算是較為熟絡,是更衣室內的獨行俠,甚至更享受自己一人打哥爾夫球的時間。而巴爾曾經於一場歐聯賽事失利後向隊友表示,除非球會支付其餘下每年1700萬歐元的薪金,否則就算長坐冷板凳並只打哥爾夫球也不會離開,難免讓人覺得其心態出現問題,加上長期不濟的表現,於復賽後被拍得坐在看台上睡覺及玩樂的場面,如此對球隊比賽漠不關心甚至挑戰球會權威的態度,結果成為被球迷甚至傳媒針對的對象,更被評為球隊的「毒瘤」。
儘管巴爾予人印象都是麻煩多多,但事情發展至今又是否其一人的問題?施丹與巴爾的關係轉趨疏淡,緣於巴爾不住的受傷而得不到重用,亦令該威爾斯球星大感不滿,而施丹於2018年夏天宣佈離開皇馬,其中一個導火線正是因為球會會長佩雷斯希望留住巴爾,並把其打造成「C朗二世」,但對其已徹底失去了信心的施丹自然不肯就範,故選擇於高峰離開;到去年3月施丹重返班拿貝,其中一個條件正是要出售巴爾,並明言巴爾盡早離開,對雙方都有好處,明顯已判其死刑。去年夏天,巴爾一度接近加盟中超球隊江蘇蘇寧,如果這宗轉會成事,巴爾將會成為球壇史上最高薪一人,而皇馬亦因此節省高達3500萬歐元的薪酬空間;只是當巴爾經理人成功說服佩雷薪免費把該前熱刺球星送走,對雙方都有好處之際,一直都希望從巴爾身上取回部份轉會收入的佩雷斯卻因一宗有球會出價4000萬歐元收購陣中另一被投閒置散的哥倫比亞球星洛迪古斯的傳聞而改變主意,堅持要從巴爾的轉會收到一定的轉會費,結果令交易胎死腹中,巴爾亦因此只好繼續留隊。面對球會的出爾反爾,巴爾之後亦曾嘗試尋求解決方法,但球隊對其轉會要求卻採取不聞不問的態度,而巴爾亦因球會做了「初一」而自此決定做「十五」,索性賴著不走,那管只得長坐冷板凳,也要呆坐的賺取高昂的薪金;而球會態度亦明確,絕不會對其加以重用,可見雙方關係已達到無可挽救的地步。可能大家會認為巴爾於皇馬的表現不值得獲器重,但其實這名威爾斯國家隊隊長曾為皇馬於各項賽事中合共上陣了251場,攻入了105球,是本世紀球會第5大射手,僅次於C朗、魯爾、賓斯馬、希古恩等人,而且除了加盟後首季的兩個重要入球助球隊成雙料冠軍外,2018年歐聯決賽梅開二度,助球隊以3-1擊敗利物浦而完成歐聯3連冠,但大多數人只記得紅軍門將卡利奧斯的連環「派膠」;同年底助球隊成功勇奪世冠盃冠軍外,亦獲選為賽事的金球獎得主,但又有多少人記得呢?凡事雙向,一隻手掌拍不響,巴爾的確有問題,但球會又是否毫無責任呢?若當初處理得好一點,事情該不會鬧至如今水火不容的地步,至少該不會出現「Wales,Golf,Madrid — in that order」的旗幟吧⋯⋯⋯⋯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