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禧改革漸擺脫魚腩之名的盧森堡

2022年世界盃歐洲區外圍賽已正式展開,不少賽果都屬意料之中,但於第2輪賽事出現了令不少人大跌眼鏡的戰果,盧森堡憑效力烏克蘭勁旅基輔戴拿模的前鋒謝遜·洛迪古斯完場前一箭定江山,作客以1-0擊敗愛爾蘭,爆出驚人的冷門,除了取得球隊13年來首場於國際大賽外圍賽中的作客勝仗外,亦代表著該國足球近年水準不斷冒升的成果。
讓我們先大概認識一下盧森堡這個國家。盧森堡是一個位於歐洲中部的內陸國家,也是現今歐洲大陸僅存的大公國,為鄰近的法國、德國、比利時所包圍。中世紀時盧森堡正式建國,並曾擴張領土,14世紀時在位的查理四世更將國家晉升為盧森堡公國;只是自15世紀皇室絕嗣後,於之後幾百年時間內都成為了歐洲大陸的兵家必爭之地,曾先後被荷蘭、西班牙、法國、奧地利等國統治,到19世紀更因比利時革命而令領土被縮減至現時的疆界,直至19世紀末才正式獨立建國,成為獨立的永久中立國。儘管如此,由於被德軍接連的無視中立國身份,盧森堡於上世紀兩次世界大戰中先後被德軍吞併,到1944年7月從佔領中得到建解放,並一改其中立國立場,成為聯合國創始成員之一,到3年後更修憲,正式結束永久中立國身份;因著境內集歐洲法院、歐洲審計院、歐洲投資銀行等多個歐盟機構的關係,盧森堡被稱為繼比利時的布魯塞爾及法國史特拉斯堡之後的歐盟「第3首都」,並已由過去以工業為國家主要經濟來源,變成現今全球其中一個最大金融中心。盧森堡領土面積只有2586平方公里,比香港還要小約200平方公里,而全國人口更不足64萬人,是北約及歐盟的創始會員國之一。
盧森堡足總早於1908年成立,1911年10月進行了首場國際賽,於一場友賽中主場以1-4不敵法國;該國自1934年世界盃外圍賽起,便一直都參與世界盃外圍賽事,及自1964年歐國盃外圍賽起,便一直參與這項賽事的外圍賽,從無間斷,亦曾6次參加奧運。不過,由於整個國家足球人口不多,加上一直以來以業餘球員或效力國外低組別聯賽球隊的球員為主,實力所限下,盧森堡於國際賽的成績一直都未如理想,於今屆賽事前,於歷屆世界盃外圍賽合共的134場賽事中,只曾取得過5場勝仗;而於歷屆歐國盃外圍賽中,於合共的111場中,只勝出過8場,而於兩個外圍賽事中合共落敗的賽事更佔了接近90%,雖然球隊曾於2008年9月的世界盃外圍賽中作客以2-1爆冷擊敗瑞士,但已是對上一次世界盃外圍賽的作客勝仗,故球隊一直都被視為歐洲其中一支著名的「魚腩部隊」。
今屆世界盃外圍賽,盧森堡被編入A組,同組對手有去屆歐國盃及歐國聯冠軍葡萄牙、由前南斯拉夫球星史杜高域執教的塞爾維亞、韌力十足的愛爾蘭、以及實力相若的阿塞拜疆,不禁讓人認為盧森堡再次成為前3者爭取得失球的目標,更遑論要逼和甚或是擊敗對手。結果,這支「歐洲魚腩」於第2輪賽事中憑著謝遜·洛迪古斯於85分的入球,作客以1-0擊敗愛爾蘭,爆出驚人的冷門,並取得13年來首場世界盃盃外圍賽的作客勝仗。事實上,盧森堡近年水準不斷提升,雖然仍不足以成為有力爭取出線決賽週的球隊,但已非任人魚肉的「魚腩」,更不時出現令人驚喜的賽果,最經典的必數2018年世界盃外圍賽中,作客與法國互交白卷;該國自從踏入千禧年代成立青訓中心以培養出具質素的年青球員,並不斷為歐洲各大主流聯賽輸出青年軍,以及現時的主帥賀斯於2010年獲足總從U21國家隊提升上一隊後,球隊表現有明顯的進步。賀斯一改球隊過往因過份退守半場而變相任人魚肉的踢法,這名崇尚進攻的主帥多數排出4-1-4-1的陣式,主張加強中場攻守控制力,並鼓勵球員勇於進攻,甚至連後防球員亦經常從後場開始組織攻勢,中前場球員亦勤於作出迫搶,當中效力烏克蘭勁旅基輔戴拿模的謝遜·洛迪古斯及效力葡超中下游球隊國民隊的雲遜·菲爾逐漸成為球隊的進攻重心,兩人於前場的迫搶力度甚強,而且具不俗的速度及個人技術,前者更能夠勝任翼鋒、輔鋒、前鋒等多個進攻位置,而且入球能力不俗,是球隊前場最具威脅的球員。或許對很多球隊而言,區區一場外圍賽勝仗並不代表甚麼,甚至是很雞毛蒜皮的事,但對盧森堡而言,雖然不足以爭取出線,但取得13年來首場世界盃外圍賽客場勝仗,絕對值得舉國歡呼。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盧森堡  世界盃  洛迪古斯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