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人應戰神級調動以連皇一記致命回傳了結笑話 一個不敢開快車的人永不能把跑車發揮淋漓盡致 歐聯:年青人對曼聯賽後感

今季歐聯正賽正式開鑼,周二晚的分組賽F組賽事,英超球隊曼聯作客瑞士球隊年青人,雖然有C·朗拿度於上半場13分鐘接應般奴·費南迪斯的傳中後近門射入而先開紀錄,但雲-比沙卡卻於36分鐘踩中對方中場球員馬田斯而被球證直接出示紅牌驅逐出場,令球隊被迫以10人應戰,亦令整個形勢逆轉;換邊後盡是年青人的優勢,結果先於66分鐘憑尼甘馬路接應希費迪傳中近門射入而追成平手,再於補時階段憑後備上陣的美國前鋒施巴卓把握連加特的回傳射破迪基亞的十指關,令曼聯最終被對手以2-1反勝,以一場敗仗展開今季歐聯之旅。
於上仗聯賽主場擊敗紐卡素的曼聯,今仗作客遇上被認為是同組實力最弱的瑞士球隊年青人,有中場主力麥湯文尼、英格蘭前鋒拉舒福特、烏拉圭中鋒卡雲尼等球員繼續因傷缺陣,領隊蘇斯克查排出了一個經常沿用的4-2-3-1陣式應戰,西班牙門將迪基亞繼續擔正把關,雲-比沙卡、重返正選陣容的連迪洛夫、麥佳亞、梳爾組成了4人防線,難得獲正選上陣的荷蘭國腳雲迪碧克夥拍費特鎮守中場中路,而進攻線則由辛祖、般奴·費南迪斯、普巴,聯同擔任正箭頭的C朗組成,負責於前場攻堅並爭取入球的重任。
面對著主隊絕大部份球員都留在後半場,前場只留下剛果民主共和國前鋒艾利亞一人作反擊僅有支點的一心死守踢法,球隊雖然於初段佔得較多控球比率,但由於對方防守嚴密,一對防中施亞路與馬田斯很多時都留守20碼內的範圍,就連進攻中場艾比沙亦很多時留守於30碼內的範圍,令球隊中前場球員未有太多空位作進攻;而邊路上,主隊除了一對左右閘位球員加西亞與希費迪完全專注於防守外,兩名翼鋒尼甘馬路與法斯拿治亦多次回後夾擊協助防守,加上一對中堅卡馬拉與立巴表現穩健,於防線不斷收窄下,球隊無法製造出太多攻勢,甚至更因此令一直以來都存在著的不擅於陣地戰進攻的毛病完全暴露於人前,加上一眾進攻球員如辛祖、普巴等狀態低沉,令進攻顯得老鼠拉龜,若非般奴·費南迪斯於上半場初段一記福至心靈的腳面傳中,加上C朗出色的入楔時間而製造出一個入球,以球隊整個上半場只得兩次攻門的疲弱攻力,要於對手身上取得入球,實在難以想像。當雲-比沙卡被逐後,形勢完全被逆轉,對手亦逐漸把中場線甚至防線壓上至前場,令球隊防線不斷受壓,更多次被對手於禁區邊位置輕易起腳射門,若非把握力不足,主隊早已於完半場前追成平手;換邊後球隊幾乎全軍退守,但由於防中位置本身已人手不足,只得費特一人擔任中場防守工作,明顯獨力難支,並大大影響到球隊轉守為攻策動反擊的能力,故整個下半場除了C朗突入禁區搏12碼不成外,都未能製造出具威脅的攻勢;當般奴·費南迪斯與C朗一同被換走後,基本上等同放棄進攻。防守上,下半場雖然預期般加強防守,但毫不嚴密,只是一大班球員留守後半場而已,很多球員都對自己所負責的防守區域卻沒有做好嚴密防守的效果,給予對手源源不絕的空位製造攻勢,更因半場後備上陣的華拉尼一次不集中,被身後的尼甘馬路快一步近門射入而遭到扳平;而兩閘亦不斷受壓,多次被對手成功作出傳中,令門前險象環生;只是萬料不到於完場前一刻竟然是由下半場後備上陣的連加特於沒有看清楚下以一記回傳「助攻」予對手後備上陣的美國前鋒施巴卓送球隊一程,令球隊於首場歐聯分組賽便吃下一記悶棍。
球隊落敗,要為此負上更大責任的必定是領隊蘇斯克查。數數手指,這位球會1999年「3冠王」功臣已接掌球隊帥印快將3年,起初一輪不敗走勢的確讓球迷充滿憧憬,但當蜜月期完結後,球隊卻未見太大進步,甚至連一些存在已久的問題如防守漏洞及進攻單調等直至今天仍未得到解決,這名挪威籍領隊仍能夠穩坐領隊之位,很大程度與其名宿光環有關,而事實上其執教能力一直被人懷疑,單是臨場調兵遣將能力之低已非今天才見到的事情,以今仗為例,當雲-比沙卡於上半場36分鐘領紅牌被逐後,蘇斯克查已即時作出變動,以達洛特入替辛祖,明顯希望填補防線右路的缺口,這也尚算是正常的調動,但有必要於上半場最後階段便退守半場放棄進攻嗎?這還未算,半場再換入華拉尼,變成了3中堅防線,但換出的卻是雲迪碧克,其實後者今仗上半場表現不差,於場上於跑動,於主守下在陣的話其實有力為球隊中場增加活力及效率,就算要換走這名荷蘭中場,亦大可以換入馬迪以加強中場控制力,但換入華拉尼卻猶如放棄了中場控制權,令對手更進一步放心把防線壓得更上;到被追成平手後,蘇斯克查開始了其「神級調動」,換入連加特與馬迪不是問題,但換出的卻是一對葡萄牙進攻重心般奴·費南迪斯與C朗,彷彿告訴對手球隊甘於一場和局而完全放棄進攻一樣,讓對手主帥華拿更放下心頭大石般決心放手一搏,不斷換入可用的進攻球員加強攻力,令球隊只能承受著對手一浪接一浪的攻勢,於那時根本看不到丁點再度超前的機會,反之而來只有接近再失一球的擔心。以為蘇斯克查的調動已達至無人能及的「神級」嗎?未算,當以為球隊一心死守至完場,蘇斯克查卻於88分鐘以踢法庸懶且不擅防守的前鋒馬斯亞,後備入替體力已不斷下降的防中費特,這個調動實在耐人尋味,首先,馬斯亞近季的作戰態度有目共睹,其效率難以幫助球隊提升甚至保持攻守平衡,若要換入一名球員於前場作反擊或牽制作用,何不換入更具速度及侵略性的格連活特呢?再者,就算要換,換出的也是不擅守的普巴而非費特吧,被扳平的失球正是因為普巴懶洋洋的防守,沒有如常的去協助左閘梳爾夾擊對手球員,讓對方右閘希費迪把握梳爾收入中路協防而輕易傳中製造出入球,早已證明這名法國中場於球隊主守時並非適合人選,更何況當時球隊已沒有組織攻勢的能力,於只餘下數分鐘的比賽時間下,大可換出普巴;最終連加特的回傳,其實只是成為了蘇斯克查的「替死鬼」而已。以球隊實力其實並不應該如此不堪一擊,再次反映出陣中要有發揮穩定的球員外,亦要有一名具級數且有出色應變能力的主帥,而此人一定非蘇斯克查。不少球迷到這一刻仍表示要給予其多一點時間,那到底要多少時間呢?5年?定還是10年?費爵爺於1986年11月上任後,雖然大灑金錢招兵買馬擴軍,但到1990年5月前都一直未能為球隊奪得任何錦標,更因此被管理層下達最後通牒,最終於該季勇奪足總盃冠軍而成為之後王朝發展的關鍵,若然球隊讓人看見希望,就算是5年無冠,大可以給予其時間去建立一支具實力的球隊;但若然未能看到前景的話,則給其兩年時間也是多餘,畢竟一輛法拉利雖然硬件配套一流,但若車手只是一名永遠不敢開快車的人,又怎能把其性能盡情發揮得淋漓盡致呢⋯⋯?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