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軍踢出鬥志被兩度追和光榮出局 德軍幸逼和對手出線將要惡鬥英軍 歐國盃:匈牙利對德國賽後感

周三晚的歐國盃F組最後一輪賽事,德國主場出擊,於慕尼黑的安聯球場迎戰匈牙利,於上半場11分鐘被對手的中鋒阿當·沙拉爾頂入而先落後;之後德國積極反撲,但要到下半場才能夠取得入球,憑夏域斯於66分鐘把握對手門將古拿斯出迎撲空頂入而替球隊追成平手,但當匈牙利於中圈再開後,即憑舒哈化把握德軍防線漏洞頂入,再度領先;德國之後狂攻對手,但只能憑後備上陣的哥列斯卡於84分鐘混戰中射入,最終於兩度落後下,以2-2逼和對手,並藉較佳對賽成績力壓同得4分的葡萄牙,取得次名出線席位,將會於16強作客硬撼死敵英格蘭;而匈牙利則只得兩分,於小組敬陪末席出局。
首兩仗先後令去屆冠軍葡萄牙及亞軍法國陷於苦戰,上仗更僅被法國逼和的匈牙利,今仗離開了其可坐滿6萬多名球迷的主場而作客慕尼黑,主帥馬高·羅斯繼續排出了一個3-5-2陣式出戰,RB萊比錫門將古拿斯正選上陣替球隊把守最後一關,博卡、奧班、艾迪拿·沙拉爾組成了3人中堅防線,一對翼衛分別由右邊的尼高及左邊的費奧拿出任;奧斯耶克的基連希士拿、布里斯托城的拿基、斯特里達的舒哈化組成3人中場線,鎮守中場中路;前鋒線則由一對箭頭隊長阿當·沙拉爾及弗賴堡的路蘭·沙拉爾組成。今仗球隊一如所料的繼續先求穩守,再伺機作出反擊製造攻勢,雖然形勢上與過去兩仗沒有多大分別,但球隊於反擊上卻處理得比前兩仗有所進步,就算中場沒有甚麼細膩美妙組織,但往往憑著從中後場簡單直接的傳送,都能夠製造出一定程度的威脅,上半場初段先開紀錄的入球,便是由中鋒阿當·沙拉爾接應路蘭·沙拉爾於中場附近位置送出的傳中頂入,過程十分簡單但到肉;而下半場再度領先的入球亦是一樣,若前場球員把握力再好一點,對手能否平反敗局也成問題,故球隊就是利用毫不細膩的組織,但往往幾腳簡單傳送就足以為對手製造極大麻煩。儘管球隊今仗絕大部份時間都受壓,全場只錄得僅30%的控球比率,但球隊於防守上的嚴密絕對有目共睹,防守表現十分出色及甚具紀律,整條防線都表現集中,儘管大部份時間被對手瘋狂圍攻,但一條彷如血肉長城的銅牆鐵壁防線,幾乎大部份時間都全軍退守後半場,憑著一人走多步的團隊踢法,加上門將古拿斯的神勇演出,加上一條中場線雖然技術平平,但勝在勤力爛打,當中基連希士拿及拿基於場上活動範圍甚廣,不斷的搶截及追纏,阻止對手有效的組織攻勢,令對手遲遲未能取得入球;最終於下半場因古拿斯一次判斷失誤,以及混戰中遲遲未能有效解圍下而兩度失球,可算是美中不足。雖然最終出局,但憑著堅韌防守幾乎令葡萄牙失分而回,之後更進一步接連於近兩屆世界盃冠軍法國及德國身上取得分數,就算最終未能出線,能夠憑著萬眾一心的於3強林立的「死亡之組」中避免全敗出局,匈牙利值得更多的掌聲。
上仗主場擊敗葡萄牙而壓過對手升上小組次席位置的德國,今仗只要賽和對手便穩奪出線權,若要爭取首名出線則必須擊敗對手,主帥路維排出了一個3-4-2-1的陣式出戰,門將位置一如所料由隊長紐亞擔任正選,堅達、獲重召入伍的曉姆斯、魯迪加組成了3人中堅防線,右邊的甘美治與左邊的高辛斯則擔任兩邊翼衛;皇馬的卻奧斯夥拍曼城的根度簡鎮守中場中路,而車路士的夏域斯則夥拍首次於今屆賽事正選上陣的辛尼,聯同擔任正箭頭的基拿比組成了進攻線,負責於前場為球隊爭取入球。今仗球雖然開賽後即採取主動,並迅即佔盡優勢,控制了戰局,卻遲遲未能攻破對手大門,同時又受制於對手簡單直接的反擊,於上半場初段時間便先失守。面對著對手整場比賽絕大部份時間都堅守城池的嚴密防守下,球隊縱然全場佔得超過70%的控球比率,又作出過壓倒性的攻門次數,但真正能夠製造出入肉的攻勢卻不算太多;中場上,卻奧斯與根度簡的組合雖然技術含量甚高,但缺乏效率,尤其是前者一向踢法都並非不斷作出跑動的類型,後者偏柔且擅於引球推進上前場,令球隊中場未能做到拉空的作用,面對著對手實而不華且踢法勤力爛打的中場,完全佔不到上風,反而下半場以哥列斯卡後備入替根度簡後,球隊的攻守效率得到全面提升,後者踢法機動且勤於跑動,於場上覆蓋範圍廣,讓卻奧斯得到保護,能專注於組織傳送的工作,並能與對手搶奪中場控制權,進一步有效的主導了比賽。進攻上,收起據報有傷在身的老將湯馬士·梅拿,以今屆賽事上陣時間不多的辛尼,聯同夏域斯及基拿比組成進攻線,利用3人的走位配合打亂對方防線,但面對著對手穩如泰山的防線,基本上能夠產生到的威脅力非常有限,而且辛尼偏向個人化的踢法,與兩人亦顯得有點格格不入,效果比過去兩仗更有所不及,影響到球隊的進攻流暢度,最終只能憑哥列斯卡於比賽末段時間一次混戰中射入而再度追成平手,但進攻表現卻不能否認遜於預期。今仗兩個失球,都是防守上的出錯,而且都是防守球員間溝通不足所引致,兩個失球的共通點都是被對手球員於兩名中堅之間後上突入頂入,曉姆斯未能領導好防線固然有責,但堅達亦應負上一定責任,首個失球正因與曉姆斯缺乏溝通,讓對手中鋒阿當·沙拉爾於兩人間頂入;而下半場的失球這名中堅更失位,要辛尼回防,但同樣與曉姆斯缺乏溝通下被對手中場舒哈化突入頂入;而其餘時間球隊面對著對手的反擊都承受著一定壓力,最終能夠逼和對手實屬有運。很多人說德國如此表現志在走線,但今時今日的德國還有走線的本錢嗎?於中前場配合還未能有穩定發揮及予人信心下,走線後面對死敵英格蘭,實在難言穩勝。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