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中後三線完勝對手成功報卻25年前之仇 中場失勢戰意不足以敗仗結束15年的執掌 歐國盃16強:英格蘭對德國賽後感

周二晚的歐國盃16強上演了一場矚目大戰,由英格蘭主場出擊,於溫布萊迎戰死敵德國,結果英格蘭憑著史達靈於75分鐘接應梳爾左路傳中近門射入,以及哈利·簡尼於86分鐘接應後備上陣的基利殊左路傳中近門頂入,以2-0擊敗對手,順利晉身8強,將會遇上瑞典對烏克蘭的勝方;至於德國於落敗後出局,亦令主帥路維以一場敗仗來結束執掌德軍帥印的15年歲月。
於分組賽首名出線的英格蘭,今仗變陣出擊,主帥修夫基一改分組賽時排出的4後衛陣式,改為排出了一個3-4-3陣式出戰,愛華頓門將碧福特繼續擔任正選把關,基爾·獲加、史東斯、麥佳亞、組成了3人中堅防線;兩邊翼衛由右邊的查比亞與左邊的梳爾擔任;迪勤·懷斯夥拍列斯聯的加雲·菲臘斯鎮守中場中路,進攻線則由薩卡、擔任正箭頭的隊長兼首席射手哈利·簡尼、史達靈組成,負責於前場攻堅並替球隊爭取入球的重任。今仗球隊有高水準發揮,防守上,3名中堅有著穩健的演出,位置及分工清晰,而且有足夠的溝通聯繫,不時互相作出補位,盡量保持防線的緊密程度;兩名翼衛查比亞及梳爾亦有著穩健的防守表現,加上門將碧福特神勇的演出,全場作出了幾次關鍵撲救,助球隊力保不失。中場線上,由加雲·菲臘斯夥拍著迪勤·懷斯組成的中場線,於場上活動及覆蓋範圍甚廣,作出了不少關鍵的攔截,而前者亦不時作出了傳送,協助組織的工作,而兩人助攻助守,以及不斷跑動的踢法,帶領球隊成功控制了中場,亦令球隊從後場以至前場所有球員的搓傳保持著十分高的流暢度,把對手玩弄於股掌之中,尤其是前者,延續於球會時的勤力踢法,整場比賽瞻前顧後,助攻助守,不惜氣力的作出跑動,於場上覆蓋範圍甚廣,亦是球隊於整場比賽絕大部份時間都能夠保持比賽節奏的主要原因,而且除了迫搶外,亦不時作出傳送,展示出極高攻守效率,是球隊今仗取勝的無名英雄。進攻上,球隊自上半場已不斷的向著對方進行高位壓迫,令對手難以把皮球運送至前場,亦因此製造出不少具威脅的攻門,今仗繼續擔任正選的年輕小將薩卡上半場於右路表現活躍,利用其個人技術及靈活的技巧作出了幾次突破,而史達靈於左邊不斷憑靈活走位於禁區內製造威脅,其推進往往成功引來對手多名球員的追纏,變相為隊友成功製造出更多空位進攻,只是這名曼城前鋒很多時於作出決定時未能太果斷,幾次引球推進入人堆當中,令攻勢亦被截斷,整場比賽除了上半場那記被紐亞救出的妙射,以及下半場近門射入替球隊先開紀錄的一球外,其餘時間表現其實未達預期;而隊長兼射手哈利·簡尼則繼續表現不於熱刺時的作用,雖然今仗多了回到中場協助組織攻勢,但攻門時卻稍為欠運,上半場兩度被曉姆斯成功瓦解其攻門,下半場再被後者回身快腳踢走腳下球,未能射入空門而替球隊先開紀錄,希望完場前接應梳爾近門頂入的一球能夠為其提升信心。除了幾名進攻球員外,兩名翼衛於進攻上亦付出了甚大貢獻,尤其是左邊的梳爾,今仗愈戰愈勇,不時壓上前場參與進攻,令球隊左路攻勢旺盛,且更作出一記助攻,令哈利·簡尼近門頂入,其助攻助守,瞻前顧後的踢法,絕對是球隊其中一名重要功臣;加上後備上陣的基利殊發揮出其重要性及改善了球隊進攻的侵略程度,最終助球隊以2-0擊敗對手,晉身8強。隨著球證吹哨完場,今仗用球能力十分出色的英格蘭憑著較佳攻守效率及把握力,成功擊敗死敵德國;而完場一刻,隨著修夫基向天振臂一呼,彷彿把25年前自己於同一地方及同一項賽事中所承受的壓力及抑壓,都一次過宣洩出來,或許這已讓其釋懷。
於分組賽表現未算十分突出的德國,今仗強陣出戰,主帥路維排出了一個3-4-2-1的陣式出戰,門將位置一如所料由隊長紐亞擔任正選,堅達、曉姆斯、魯迪加組成了3人中堅防線,右邊的甘美治與左邊的高辛斯則擔任兩邊翼衛;皇馬的卻奧斯夥拍復任正選的拜仁球員哥列斯卡鎮守中場中路,而車路士的夏域斯則夥拍老將湯馬士·梅拿,聯同於今屆賽事首次上陣並擔任正箭頭的添姆·雲拿組成了進攻線,負責於前場為球隊爭取入球。其實德國開賽初段已採取主動,其中今仗復任正選的哥列斯卡表現活躍,瞻前顧後,無論於前場進攻還是於後場防守,皆看見其蹤影,不斷從中路引球向前推進,更曾因此搏得對方守衛犯規,只是效果並不算太理想,不久後更逐漸被對手搶回中場控制權。球隊的中場線今仗絕大部份時間都完全失勢,哥列斯卡除了開賽初段的活躍外,其餘時間的表現都甚為沉寂,而卻奧斯亦受制於對手中場不斷的壓迫,未能有效的控制節奏,更未能作出長傳組織攻勢,加上一對翼衛甘美治及高辛斯受制於對手的梳爾及查比亞,未能對進攻有多大貢獻,令前場的一眾進攻球員如夏域斯、湯馬士·梅拿、添姆·雲拿都欠缺供應,令中前場失去了聯繫,故上半場基本上只得添姆·雲拿單刀但未能逃得過對方門將碧福特這記具威脅的射門;防守上,基本上沒有甚麼大失誤,但其實於防守死球時,多次走漏了對方具威脅的球員,如麥佳亞、史東斯,甚至是哈利·簡尼,都曾讓這些球員於無人看管下接應並迎頂,而曉姆斯於上半場後段時間兩度趕至瓦解哈利·簡尼的攻門,亦算是為球隊的防線帶來了警號。換邊後,球隊曾於初段試圖把中場線壓上,搶回一些攻勢,包括夏域斯於禁區邊的「窩利」施射,僅被碧福特救出;今仗前場進攻鐵三角中,夏域斯表現落力,不斷於中前場利用個人技術嘗試作組織及個人突破,而添姆·雲拿雖然獲得的供應不多,但亦不斷於前場尋找機會,更有利用速度作反擊的作用,反而湯馬士·梅拿角色上最為尷尬,於這場比賽中到底是影子前鋒?還是右翼?進攻中場?彷彿沒有清晰的位置下,亦隨之猶如隱形,亦令進攻如折一邊;但奇怪的是路維換入基拿比,但換出的卻是添姆·雲拿,是否希望能配合湯馬士·梅拿擦出於拜仁時的火花,但最終未能成事,更出現了該老將單刀失機的畫面;而且隨著球隊壓上前但沒有效果下,後場亦出現更多空位,給予對手更多大打快速反擊的機會,尤其是兩名翼衛身後的位置經常成對手邊路進攻針對的目標,當中以甘美治那邊最為嚴重,結果於反段時間先後失掉的兩球,都是於左路而來。到比賽末段,雖然換入了辛尼及安利·簡,但未能帶來改變,最終不敵對手出局。其實最令球迷失望的應不是落敗,而是球隊於落後下的心態,大多低著頭沒有神氣,失去了昔日那種咬緊牙關扭轉逆境的日耳曼精神,這與一直以來的日耳曼兵團所帶來的表現有天淵之別,心理質素之差,亦令路維以一場失望的敗仗,結束其於德軍執教15個年頭的歲月。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