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明翰打吡 — 從「柏豪」被襲看全英其中一個歷史悠久且最激烈及矚目的對碰

周日除了3場英超賽事外,於英國時間中午上演了一場受英格蘭球迷矚目,但令當地警方感到頭痛的一場英冠聯賽,連Skysports的「超級星期天」亦選擇直播這場賽事,而非同時間舉行的利物浦主場迎戰般尼的英超賽事。到底這場英冠賽事有何能耐力壓一場由爭標分子參與的英超賽事,得到全國性直播呢?這場賽事,由開始前已感到緊張的氣氛,比賽途中更有主隊球迷突然衝入球場襲擊客軍的球員,而比賽當天球迷未進場前,到比賽完結後要分開主隊與客軍球迷離場的安排,亦是令當地警方費煞思量的工作。這場是甚麼賽事?就是被譽為全英其中一個最大最激烈的打吡大戰,由2支伯明翰市球隊伯明翰及阿士東維拉合演的「伯明翰打吡」。
伯明翰是英格蘭第2大城市,亦是英國一個工業大城市;市內有2支主要球會,分別是伯明翰及阿士東維拉。前者於1875年由一班板球隊成員成立了前身的小希夫聯盟,到1905年才改名為伯明翰;後者則成立於1874年,由伯明翰地區教堂成員組成。伯明翰成立初期,只活躍於乙組聯賽;相反維拉則於成立短短幾年就在中部打出名堂,1887年更奪得首個足總盃冠軍,到1888年成為頂級聯賽創始球隊之一,並於之後曾6奪頂級聯賽冠軍,及5奪足總盃冠軍。不過,到了上世紀30年代後,維拉卻迎來球會史上首個黑暗歲月,不單於1936年首次降至次級聯賽角逐,更於該季於42場聯賽中錄得110個失球;之後一直未能重返頂級聯賽,更曾於戰後一度再降一級至丙組角逐;一直於乙丙組浮沉的維拉要到70年代中才能夠重返闊別了差不多40年的頂級聯賽。而伯明翰則於戰後有過一段輝煌歲月,球隊當時於頂級聯賽角逐,並於1956年參加當時新成立的國際城市博覽會盃(即現時的歐霸盃),成為首支參加歐洲賽事的英格蘭球隊。1963年,伯明翰更於聯賽盃決賽中擊敗死敵維拉,取得球會史上首個重要賽事冠軍,而這場勝仗亦成了最讓伯明翰球迷至今仍津津樂道的勝仗。但到了70年代,對比正在冒升的維拉,伯明翰戰績卻十分反覆,只能不斷於甲、乙組浮沉,到了80年代中,球會便進入黑暗時期,財困、易主、降至第3級別聯賽等,令球會一蹶不振,要到2002年才再次升上英超角逐。而維拉自1975年重返頂級聯賽後,便一直於頂級聯賽站穩,除了1987年曾護級失敗而降班,但只用了一季時間便迅速升班外,其餘時間都在頂級聯賽角逐,更曾於1981年勇奪頂級聯賽冠軍,及於翌季擊德甲班霸拜仁慕尼黑而奪得歐冠盃冠軍,而且亦是英超的創始球隊之一。不過,維拉自1996年衛冕聯賽盃冠軍後,便再沒有奪得過任何錦標,於英超亦每況愈下,最終於2016年「包尾」降落英冠作賽;相反伯明翰自2002年升上英超以來,則浮沉於英超與英冠之間,期間亦經歷了幾次降班、升班的日子,2011年於煞科日不敵熱刺後降班,至今仍只能在英冠角逐,但該季球隊卻於一致被看淡下,以2-1擊敗阿仙奴,爆冷奪得聯賽盃冠軍,已令球隊畢生回味。到了2016年,維拉降落英冠,2軍再次身處同一聯賽,令伯明翰打吡再次火熱起來。
伯明翰與維拉的恩怨,可以追溯至維多利亞時期的歷史,當時2支球隊代表著2個不同的地區,維拉代表著阿士東及其周邊地區,而伯明翰則代表伯明翰市。然而,隨著伯明翰市不斷的發展及擴張,吸納了周邊不少地區作市內範圍,包括阿士東也被劃入為伯明翰市內範圍,令很多阿士東居民感到不是味兒。另外,由於長年於成績上的差異,大多維拉球迷都看不起伯明翰,而伯明翰球迷則認為愛隊是代表著整個伯明翰市,維拉只是市內其中一小部分,並認為藍色(伯明翰的主色)才能夠代表整個城市。那麼,2軍的對立已到了何程度?伯明翰市內有一條名叫Washwood Heath Road,看似是一條普普通通的街道,但其實自古以來就是把伯明翰及維拉2支球隊的勢力範圍分開的不明文邊界,一條街道分開南北,南面就是伯明翰市中心及Small Heath、King’s Heath、Bordesley Green、Solihull等地區,北面則是阿士東及周邊地區如Erdington、Kingstanding、Perry Barr、Sutton Coldfield等,雖非官方劃分,但暗地裡已分了楚河漢界。
每逢有2軍碰頭的賽事,球迷甚至球員都熱切期待,惟獨當地警方則大感頭痛,因著2軍的歷史恩怨,球迷間的互相憎恨攻擊,加上伯明翰的流氓球迷於國內「享負盛名」,為免有任何大型意外或騷亂事件發生,令任何人受到傷害,警方於場外的部署需要十分周詳,更可能要於數月前便要展開部署行動,由伯明翰球迷出發之車站開始便要預計加強多少警力,並先沿著由下車地點步行到球場時的路途,看看有哪些地方有利監察球迷一舉一動,及於哪個位置需放置多少警員;又要預計離場時先讓哪支球隊的球迷離開,及離開時的路線又如何設置路障或需要多少警力等,都令警方如臨大敵般。就像以下片段中,便是去季2軍於英冠首循環對碰時,有當地媒體深入報導警方如何部署。
伯明翰與維拉歷史上於所有賽事中曾經碰頭126次,當中維拉曾勝出57場,伯明翰則勝出過38場,雙方握手言和的賽事則有31場,可見維拉佔有絕對的優勢,而且近5次碰頭,維拉都能夠保持不敗,而伯明翰對上一次取勝,要數到2010年12月的聯賽盃8強,於主場憑著瑞典國腳施巴斯坦·拿臣及塞爾維亞「長人」中鋒施積的入球,以2-1擊敗有艾邦拉賀建功而一度扳平的維拉,而伯明翰亦奪得該屆賽事冠軍,只是同時季尾亦因護級失敗降落英冠。不止球迷,連場上球員都給雙方對戰氣氛所影響,故雙方歷來碰頭時都出現過不少經典場面,如90年代一名伯明翰球員泰特曾於一場比賽中入球後,脫去球衣並展示寫上「Shit on the Villa」的內衣,最終被罰款;2002年9月,雙方首次於英超聯賽中碰頭,當時為維拉把關的芬蘭門將安格文接應隊友瑞典中堅美爾保的界外球時卻未能控定皮球,讓皮球直接滾進網窩,場面「蝦碌」,最終維拉作客慘吞3蛋;2003年3月,雙方再次於聯賽碰頭,今次主場出戰的維拉卻先有中鋒杜布連以頭撞擊對方的中場沙華治而被球證出示紅牌逐離場,後有冰島防中古莊臣雙腳飛剷對方的中堅厄遜又被逐,令球隊只得9人應戰,並以0-2落敗;2011年夏天,蘇格蘭領隊麥利殊從剛降落英冠的伯明翰轉投死敵維拉,被伯明翰球迷認為於球隊最需要支持時竟選擇「跳船」,更甚的是直接加盟死敵維拉執教,故視之為叛徒,而維拉球迷亦普遍不歡迎這位領隊,除了因為從死敵來投外,麥利殊執教4年內曾帶領伯明翰2度降班,而且足球風格並不吸引,而麥利殊來投後不時收到死亡恐嚇,但不止是人伯明翰球迷,當中竟有維拉球迷,可見認其於市內的不受歡迎程度;最終,麥利殊因未能帶領球隊殺入歐洲賽,於季尾被炒。
周日的賽事,伯明翰主場迎戰維拉,開賽10分鐘後維拉中場基利殊被突然衝入球場的一名伯明翰球迷米曹從後襲擊,後腦飽受米曹一拳並倒地,而米曹被場中球員制伏並被拘捕。該場比賽維拉就是憑著首次以隊長身分領軍作客出戰死敵的「維拉柏豪」基利殊於下半場一箭定江山,助球隊以1-0擊敗對手,全取3分。而施襲者米曹則被判監禁14天、罰款350鎊、10年內不得踏足全英國(包括英格蘭、蘇格蘭、威爾斯、北愛爾蘭)的球場、以及被伯明翰會方下令終身不得踏足球會主場。無論怎支持自己愛隊及有多討厭對手,都絕不能夠襲擊對方球員,這不是甚麼大賽氣氛,這只是流氓所為,故施襲者絕對是罪有應得。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英超  英冠  伯明翰  阿士東維拉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